Neo:我的家政夫渚先生 —— 這種 Dream Man,你敢要嗎?

A+A-
日劇「我的家政夫渚先生」劇照。

此時此刻,大概是人生之中最為鬱悶的時候吧?除了工作,再無娛樂,外出恐會染病,論政更怕遭罪。若問在這時候,還有甚麼大快人心的日劇可看?儆惡懲奸的 MIU404、肝膽相照的 BG,還是相隔 7 年、再戰銀行的半澤直樹?本人首選的倒是「我的家政夫渚先生(私の家政夫ナギサさん)」。

雖然才看了三集,但已叫人萬分治癒。試問有甚麼比得上,當你在公司忙了一整天,回家發現全屋收拾乾淨,甚至有頓營養均衡的晚餐,更能慰藉身心?尤其當你看畢一集,再環顧自家四周,發現沒有最亂只有更亂,更覺渚先生這位家事萬能、還會在你飽受挫折時肯定你的大叔,完全就是 Dream Man —— 無論你是男是女。

職業女性固然多像女主角相原芽衣那樣,在外要獨當一面,在私想懶得就懶。但礙於「為女者該持家有道」的傳統觀念,明知出錢長聘萬能家政夫,就能達至 work life balance,卻還是拒絕到底。但試問現代男性,又何嘗不為家務而苦?寡佬獨居無法「呀媽前,呀媽後」,再累也要洗件衣服上班再穿,婚後與妻子「公一份,婆一份」,既然收支兩半,家務自然也兩半。你不想洗碗?那去抹地吧。

劇中男女主角均受性別定型所害,會做家務的男士不被欣賞;而事業型女性亦要面對母親和社會的期望;圖為劇照。

驟眼看來,多部未華子飾演的芽衣就是性別定型的受害者,為了滿足母親和社會的期望,見得世面出得廳堂,於是把自己搞得焦頭爛額。但渚先生何嘗不也是為此所苦的可憐人?記得第一集,芽衣見他把家裡收拾得井井有條,甚至準備好一份色香味俱全的飯菜時,她眼裡沒有欣賞,只有驚訝和疑惑。然後她與渚先生的一番對話,我覺得是全劇、至少是第一集的重點所在:

像你這麼會做家務的男士,明明想做甚麼工作也勝任有餘吧…… 為何要選擇當家政夫?做家務不無聊嗎?

對我來說,家務就是工作。能像這樣幫助他人,做這工作就很快樂。

家政夫的存在,對女主角以及我等一眾社畜來說,理應是一份治癒。就像辛苦工作以後,坐在餐廳吃喝一頓,我們付錢給食肆,把「煮食」和「清潔」等工作交給他們,好讓自己有餐安樂茶飯。但為何我們沒把「家務」也視為工作,交托給家政夫這樣的專業人員?既然「家務」也是工作,又為何家政夫卻是一份不太受到尊敬的職業,直至正式簽約,都被女主角私下稱為「大叔(おじさん)」而非「先生(さん)」?

社會依舊默認,女性就該擅長打掃和烹飪,男的能幹就要往外闖拼事業,結果「家務」成為了一種枷鎖;圖為劇照。

當你看了此劇,然後撫心自問,你會發現自己依舊默認,擅長打掃、烹飪的都是女性,男人長於此道就是怪咖。或反過來說,社會依舊默認,女性就該擅長打掃和烹飪,男的能幹就要往外闖拼事業。結果「家務」是種枷鎖,「家政夫」也是枷鎖。我們可以接受「家政婦」,男扮女裝的也 OK,但對於「家政夫」,我們需要卻不敢去用,他再稱職都沒受認同。尤其是像大森南朋這樣的中佬「家政夫」,始終帶著違和感。

但我尚不敢說,此劇試圖挑戰社會傳統、打破性別定型云云,因為以前被騙太多。遠的不說,近的有「鄰居家的月亮比較圓(隣の家族は青く見える)」,該劇以不育夫婦、顯擺主婦、不婚男女、同性戀人等「社會少數派」聚居一處為設定,結局卻幾乎走回傳統。尤其是本來誓不生子的女配角,後來母性大發、覺得「養娃也不錯」而樂當後母,根本就是另類說教 —— 你以為不婚不生才是好?可能只是你未知為人妻母的快樂呢。

「我的家政夫渚先生」也有類似的陰霾,特別是渚先生先牽著女主角的手陪睡一夜,其後抱住不慎滑倒的女主角那刻,又被女主角母親撞見,甚至累極暈倒也喊著「大叔」。而年青帥氣能幹兼住同層的男配角,則對女主角心生好感並步步進迫,在公在私都急速接近。以上種種,實在老土。但願編劇再保守也好,想法至少跟我一樣:兩位男角分工合作,一個負責執屋,一個負責約會,那肯定成為今季神劇。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Neo 劇用來追,不用來評

傳播系畢業。進電視台只做了三個月,記者一做就十年多。偶爾也是編輯,偶爾兼任翻譯,有時候還要搞公關。賺錢的都是副業,追劇那才是正職。喜歡「Love Generation」多於「Long Vacation」。老在西門町被當成日本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