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林鄭和 John Wick 同級數對待

A+A-
「卡諾莎之行(The Walk to Canossa)」。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上星期據說全香港香檳脫銷,全城一度彌漫在齊歡唱齊慶賀的氣氛當中,理由不詳,但最有可能是美國頒佈了香港 11 人的制裁名單。

當然,特首林鄭還是和過往一樣嘴硬,真是令人不得不佩服,她的氣概很像過去中國革命電影當中的女英雄,臨死也要向鬼子臉上啐一口吐沫的決絕。

據她說,美國制裁沒有甚麼了不起,反正她也不喜歡去美國,也沒有在美國添置房產,兒子也立即從美國走人,十分灑脫,有理由相信她是真心不屑,不完全是在表演。

但是美國制裁令的效應,如果區別只是喜歡和不喜歡去美國,便稱不上「制裁」了,大家心裡當然都知道其連鎖反應的厲害,但是為何有如此巨大的效應,這其實是一個十分古老的傳統,連電影 John Wick 也有所借用,歸根究底是不再受到某個制度的保護。

這古老傳統是從羅馬教會而來,便是教宗對付所謂「大罪人」的「絕罰令」,而絕罰令的拉丁文 excommunicatio,正正就是斷絕往來的意思。和教廷斷絕往來,在古代歐洲是不可想像的事情,因為生活方式是由宗教主宰,在村落、領地等小共同體範圍內,沒有人能夠承受斷絕往來的代價,生活物質上而言,分分鐘有餓死的風險,從靈魂的角度,等於生命失去救贖的機會,死後要下地獄。

歷史上受絕罰最著名的例子,是神聖羅馬帝國皇帝亨利四世。亨利四世當時也很狂傲,要和當時的教宗額我略七世(Gregorius PP. VII)一爭長短,聯合境內多名主教宣佈廢黜教宗,結果遭到教宗施以報復性的回應,亦即「絕罰令」,如果一年內不會改,亨利四世的臣民都要宣誓,不再效忠皇帝,換言之,亨利四世的合法地位就作廢了。

最終,亨利四世只好服軟,即著名的「卡諾莎之行」,據說亨利四世和王后在卡諾莎城堡外的雪地裡站了三天三夜(估計應有隨從幫忙生火取暖吧),懇請赦免,教宗最後取消了絕罰令。當然亨利四世很不老實,一心都在想翻盤,後來發生的事就略過不提。

雖然羅馬教會的歷史角色非常有爭議,但是無論如何,絕罰令的手段之所以有效,是因為當時的社會秩序背後,有一個超然的主宰,也就是信仰,而所有人都在乎靈魂的救贖,權力的合法性等問題,換言之,某種共同的價值獲得公認,否則「斷絕往來」無從說起。

到了今日,古代歐洲那種形而上的價值認同,已經變得十分現實和具體,說到底,稍有常識的人率先認同的,是英式普通法傳統對個人生命財產的保護,是這個政治制度的信用,所以連林鄭也沒有在香港買樓,還說過她在英國的時候最開心

今日的美國可以和古代教宗一樣實施絕罰令,關鍵在於世上絕大多數人相信的是甚麼樣的政治制度,而不但是美元,還有美元背後的科技、軍事、產業、金融的實力。如果美國不能建立這樣超然的,獲得公認的主宰力量,也沒有所謂的文明世界的秩序,當然就沒有資格出手制裁。

林鄭等港府官員,本來都是受英國文化薰陶,又不是沒有出過門的土包,一輩子孜孜以求,無非是在英國、美國求田問舍,供書教學,怎麼會不明白這個道理呢?實在奇怪。

如今林鄭等人等於是不再受到文明制度的保護,但只要他們也像 John Wick 那樣,放下人生中所有包袱,錢財身家,房產股票,斷六親,還是可以視制裁令如空氣的。可是,如果他們有這樣特立獨行的人格,又怎麼會效力特區政府呢?

話又說回來,連教宗的絕罰令也是可以取消的,只要願意悔改。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