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無間道 —— 唔鍾意警隊又唔鍾意黑社會,所以兩樣都加入可行嗎?

A+A-
電影「無間道」中,兩位主角既是黑社會又是警察;圖為劇照。

有人說,你要改變甚麼,就應該加入甚麼,比方說,你對警察不滿,想要改變警察,就加入警隊;你對政府不滿,想要改變政府,就去參選加入政府的行列;你討厭別人販毒,就加入販毒;你討厭「國安法」,就去自己立「廿三條」之類。電影「無間道」就探討過這構想。

「無間道」的兩個主角都有一共通點,就是他們既是黑社會又是警察,分別是劉德華是先加入黑社會再加入警察,而梁朝偉則是先加入警察再加入黑社會。不過,他們還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去到最後,兩個都比較喜歡當警察,而不是黑社會。

他們改變了警察嗎?沒有,他們改變了黑社會嗎?也沒有。不論是警察還是黑社會,他們最終只是受體制所支配,體制限制與指揮了他們的行為。他們能改變身邊的人嗎?也不能。如果劉德華說自己親黑社會,或者梁朝偉透露自己親警察,都會立即從自己的體制裡被消滅。就算想法跟自己身處的體制不同,只要生存在裡面,立場就只能和體制一樣,沒有主張與言論的自由。

在故事中,劉德華與梁朝偉耗盡心力,都只為求在體制內生存;圖為電影劇照。

他們在故事中耗盡心力,都只為求在體制內生存,最後梁朝偉還失敗。要在「在體制內改變體制」,前提是支配體制,李登輝是怎樣成功的?他不單是加入體制,還成為了體制的頂端、體制的支配者,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夠在體制裡改變體制。

就算是真心相信體制,努力向上爬也不見得能去到頂點,而一個想從內部改變體制的人,只怕更難做到。成功的李登輝只有一個,王莽、范仲淹、王安石、梁啟超這些失敗的例子卻是佔了絕大多數。

任何無法走到頂端,甚至只是中下游的人,就只能是被體制支配的人,他們只能像「無間道」那兩位一樣,為了保命,很難做甚麼明顯的反抗,只能成為線人,向外洩露情報。這難度沒有支配那麼高,可是又會面臨另一個問題,也就是故事裡的「無間地獄」,你接受一個自己不喜歡的身份,裝出假面具與身邊的人,甚至朋友相處一輩子,這是一種很大的精神折磨。

這也是為何大部分人最後還是會選擇被體制同化,如果所有同事都跟你貌合神離,每天上班都是地獄,最終還是會寧願跟同伴的想法、說話比較相近。體制之所以同化你,是因為體制並不是死的,他會化為習慣與意識形態,投射到你的工作與生活環境。除非有極強的意志力,否則必然會被同化。

故此,加入體制,就要預備有兩個結果:正常來說,你會被同化,不然就是變成意志異常堅強的非人怪物。無論是哪一種,都不可能是加入體制前的你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