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大人:「真」記者和新聞自由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近期香港出現了很多與新聞自由有關的負面新聞。Now 新聞台換老總;有線新聞換上「不夠班」的高層兼解僱工程主管惹來爭議;Hong Kong Free Press 的記者和海外新聞學者未獲發工作簽證;最震撼的,當然是 200 名警察搜查蘋果日報

香港新聞自由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傳媒正面對各種政治和經濟壓力,自我審查情況普遍。

很多人說新聞自由已死,但必須指出幾點觀察:香港至今仍未有傳媒或記者,因新聞報道而被捕、被告或惹上官非(蘋果日報社長張劍虹因其他指控被捕);電視、電台、報社及網媒報道新聞時毋須經官方審查;任何人受聘於傳媒,又或者自組傳媒,便可當記者,不用政府批准;絕大部分傳媒仍然由私人企業擁有;香港資訊仍然開放快捷。

香港新聞自由每況愈下,但不是已死。

那麼高官眼中的新聞自由應該是怎樣?似乎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早前接受傳媒專訪的內容最具參考價值。

他說符合條件的「可信媒體」,會獲安排較近距離採訪,界定準則是有關媒體的過去表現,有無作出非專業記者的行為,包括參與報道以外的活動、阻礙警務人員工作,以及報道是否持平。

過去一年多,很多高官私下抱怨投訴傳媒不專業,政府被針對,不報道他們的觀點角度,甚至其所提供的事實;不少記者公開政治取向,甚至參與示威活動,成為社會運動的一分子,毫不持平。他們對學生記者和部分網媒尤其不客氣,認為他們不是專業的「真」記者。

星期日旺角某商場內的小規模示威中,數名網媒學生記者被指不是認可記者,違反限聚令遭警方票控,相信類似情況將繼續發生。

那麼誰才是「真」記者?香港對記者入職沒有專業標準,但很多都是新聞傳理畢業。西方民主國家也沒有分辨甚麼是「真記者」或發牌。新聞專業有別於醫生、律師、工程師,沒有註冊與發牌制度,即是沒有入行門檻。這做法與新聞行業崇尚自由開放的核心價值息息相關。讓某機構甚至政府負責註冊與發牌,可能引致壟斷並控制新聞內容。因為沒有入行門檻,記者專業沒有保證,收入亦比其他專業差,這是記者為新聞自由付出的代價。

在外國,部分政府或國會向採訪記者發出出入證件,香港新聞處和立法會現時也有類似做法。若果政府就記者資格下定義或發牌,將會被視為從根本破壞新聞自由。而香港立法會秘書處要求網媒提交社團或公司註冊登記,證明曾採訪立法會新聞,以及每星期至少發表一篇就立法會事務的原創新聞,才可獲發「現屆通行證」。

特首林鄭月娥早前接受內地傳媒訪問,指傳媒需要「撥亂反正」但「不容易」,希望傳媒「自己來處理,怎樣可以做到比較客觀持平(報道)。」正是如此,當局應該做的,是和新聞機構及行業組織商討如何便利採訪,而非干預新聞傳媒運作。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包大人 關公論戰

包大人,資深傳媒人,同關公外型相似,日日面燶燶。閒時最喜歡觀察時事,研究各大小政客關公拆彈化粧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