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又看「深夜食堂」—— 這次是為了學廚

A+A-
日劇「深夜食堂」第 2 季劇照。

胖子如我,愛吃也愛喝,所以辛苦趕稿以後,總要喝罐啤酒再配碗餐蛋麵,慰勞一下脾胃。這種時候,我都會看一集「深夜食堂」,假裝自己就在店內一角,默默吸著麵條,聽老闆與常客們閒話家常,等待還有誰會拉開門加入話題。不過最近,我終於用另一種方式打開這套經典日劇 —— 把它拿來當宵夜食譜。

其實我從不熱衷下廚,怕累怕熱更怕麻煩,與其煮一小時吃三個字再洗半個鐘,倒不如換件衣服到樓下買外賣。但你知我知,最近食肆都提早打烊,假如不幸十一、二點才收工,又不想去 7-11 叮燒賣,那就只能動手做些吃的填肚。而我本以為,「深夜食堂」裡出現的那些菜式,煮起來都簡單快捷,不然老闆也無法 one man band,下廚顧店一腳踢,閒時還能聊天看報紙吧?

哈,我實在太天真,等真正落手才知道,烹飪是門學問,你需要天分,也需要練習。而很明顯,我兩者皆缺。

雖然看來難度高的,像是炸豬扒、蛋包飯和奶油燉菜,我都已經跳過沒試,做菜前也都先看一遍老闆的料理過程,還有每集最後的小貼士,然後再到 YouTube 搜尋同一道菜式的教學影片,但結果還是弄得一團糟。玉子燒不是太老就是破掉;薯仔沙律烚不夠透、口感太爽;煎餃的皮黏底、一起鍋就穿。唯二算是能夠近乎百分百還原的,就只有茶泡飯跟八爪魚香腸。

日劇「深夜食堂」第 2 季劇照。

每次嚥下這些失敗作,我都想起在日本生活的日子。「深夜食堂」所在的新宿,白天永遠摩肩擦踵,卻感覺冷漠疏離。但在夜深時分,當大家摸著酒杯底,也不管旁邊坐的是知己好友,還是純粹的萍水相逢,都能天南地北聊上一晚。吃一碟炸雞,嘮叨一下職場破事,再呷兩口啤酒,聽另一人重提過去有多風光。這樣過上一晚,我們吸收了一堆脂肪,卻也放下了一堆心事。

有好幾次,都有酒客跟我搭訕,問我是從哪裡來的,在日本幹甚麼。而他們一聽到我說「香港」,都會興奮地回頭說「我有去過啊」,然後如數家珍般舉出一堆景點和美食,讚嘆從太平山頂看的海景有多美,懷念酒樓吃的點心有多美味,還驚訝在港買名牌比日本便宜多了。當下我總笑而不語,不忍告訴他們,那個曾經閃閃發亮的東方之珠,早已變得面目全非。

假如「深夜食堂」真的存在,或許老闆會在酒客離開後,默默給我送上一杯清酒,讓這遊子思鄉一番吧?不過,此刻東京再爆第二波疫情,都政府呼籲食肆要縮短營業時間。凌晨 12 時才開門做生意的「深夜食堂」,該不會改在日間做外賣吧?既然如此,電視台大可開拍一套 spin-off 叫做「午間食堂」,感覺也挺有趣。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Neo 劇用來追,不用來評

傳播系畢業。進電視台只做了三個月,記者一做就十年多。偶爾也是編輯,偶爾兼任翻譯,有時候還要搞公關。賺錢的都是副業,追劇那才是正職。喜歡「Love Generation」多於「Long Vacation」。老在西門町被當成日本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