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錢的盡頭是愛情的開始 —— 談戀愛前,先來講錢

A+A-
日劇「錢的盡頭是愛情的開始」中,從頭到尾都在講錢,女主角對每筆消費都深思熟慮,男主角則是揮金如土的二世祖;圖為劇照。

剛過去的星期二晚,新劇「錢的盡頭是愛情的開始(おカネの切れ目が恋のはじまり)」終於首播。我跟很多人一樣,為了春馬的最後一部連續劇而看,對情節倒沒太大期望,以為「清貧女子」和「浪費男子」純屬人物設定,最後又是富二代愛上窮家女的經典劇目。沒想到,編劇未有「掛羊頭賣狗肉」,第一集從頭到尾,都在講錢。

本文劇透

松岡茉優飾演的九鬼玲子任職會計部,工作時仔細核對員工報銷的帳單,下班後對每筆消費亦深思熟慮,不作過多消費開銷,也不讓人花冤枉錢,所以吃頓午飯要為付出的 160 日元感恩,買一隻擺設用的小碟要考慮上一年,見同事聚餐吃得少,更會少收些費用。旁人只看到她一板一眼,不知她只是對人對錢都「均真」。

偏偏九鬼所屬的玩具公司,有男主角猿渡慶太這個揮金如土的二世祖,得罪社長兼父親而被調到同一部門,為免此人敗了家業令自己失業收場,她只好承擔指導角色,「調教」對方的金錢觀。可想而知,九鬼因猿渡的大花筒作風而屢翻白眼,但後者不以為然甚至狀甚無辜,因為他純粹習慣想花錢就有錢花。就像上一秒才被嚴父停掉信用卡,下一秒慈母就把現金送到面前。

這是家庭教育所致,無法完全怪到猿渡本人頭上。更何況他長得帥氣,對旁人又出手闊綽,而且個性開朗積極,還有對玩具的熱愛及童真,所以就算看到他出差一次就把幾十萬花掉,你只能羨慕嫉妒恨,卻無法對他生氣。但這僅限於泛泛之交,彼此的人生沒太深入交集,對方再是揮霍無度,對自己來說也不痛不癢。但要共度一生,那就另作別論。

三浦春馬飾演的男主角猿渡慶太對旁人出手闊綽,個性開朗且積極,讓人沒法對他生氣;圖為劇照。

同一筆錢該怎樣花,從此由「個人主意」變成「兩人共識」。小至買個煲,大至買層樓,假如每次都要拗一餐,或看對方的決定不順眼,即使當下忍住不說,但不滿日積月累,等到最後一根稻草壓下來,結果就是撕破了臉力數不是。那又何必呢?與其幾年以後辦離婚,倒不如像猿渡的前女友那樣,談談戀愛可以只講感情,談婚論嫁嗎?還得看你怎花錢。

這套劇就是如此現實,貼地得讓人忘了這是戀愛劇。尤其是中段一場為猿渡而辦的歡迎會,後輩板垣平日省吃儉用,只為存錢養家還學債,卻被上司抓來自費應酬,偏偏還是兩小時任飲,而自己卻不會喝酒,怎樣想都只覺虧,可是又不好拒絕。相信每個不愛交際的打工仔,看到這裡肯定大有共鳴。

編劇大島里美上次在「凪的新生活(凪のお暇)」,帶觀眾看「讀空氣」文化如何令人窒息、抹殺自我,沁入心脾且不說教。這次挑戰原創劇本,她再次探討都市人的價值觀衝突。故事雖然圍著「消費」、「收支」、「負債」、「經費」等現實到不行的事打轉,卻在猿渡的燦爛笑容和九鬼的冷熱反差下,營造出一種輕鬆歡樂的氣氛,令人看完有所反思,卻不至於感覺沉重。相信餘下三集值得期待的,不只有春馬的燦爛笑容。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Neo 劇用來追,不用來評

傳播系畢業。進電視台只做了三個月,記者一做就十年多。偶爾也是編輯,偶爾兼任翻譯,有時候還要搞公關。賺錢的都是副業,追劇那才是正職。喜歡「Love Generation」多於「Long Vacation」。老在西門町被當成日本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