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肺讓快閃音樂會遍地開花?

A+A-
事隔多月,音樂家終可再度合作。 圖片來源:Operation Gig/Facebook

不論是歌劇、古典音樂,還是 Hip-hop 音樂表演者,或多或少都被疫情影響工作甚至失業。不過,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近月美國表演者開始透過快閃表演網絡,得到久違的演出機會,能賺到微薄收入。街頭演出逐漸成為新的零工經濟(Gig Economy)。

近來美國各地有不少音樂家為克服武肺帶來的挑戰,選擇就地演出。歌劇歌手在維多利亞式房屋的陽台上演唱,而聽眾則在街道上觀賞;在展望公園(Prospect Park),爵士樂隊在秋日暖陽下表演,聽眾懶散地坐在毯子上;太陽開始下山時,色士風樂手在門廊前邊走邊獨奏。

在和暖的月份中,音樂家們有機會再次一起演出,紐約的快閃音樂會數量也激增。他們表演種類包括古典、鄉村藍草(Bluegrass)、雷鬼(Reggae)及 Hip-hop,吸引來自鄰里、城市及其他地區的觀眾。表演選址除屋前門廊、行人道、皇后區的停車場外,長島市藝術非牟利組織 Culture Lab LIC 更將其中一個場地改裝成設有美食車和供應啤酒的露天花園,樂手即席為食客演奏。

不過,對大部分職業演奏者而言,臨時的演出機會,仍無法取代在固定場地巡演及定期演出所帶來的收入及曝光率。但菲律賓籍歌手 Malaya Sol 說:「無論有錢還是沒錢,我們都會演奏。」現時她會於展望公園表演,及受僱於當地商店,在行人路上表演。

屋前門廊成為舞台。 圖片來源:Operation Gig/Facebook

自春末以來,軟件工程師兼業餘音樂家 Aaron Lisman 已經為包括 Malaya 在內的藝術家,安排過數十場收費演出。這項名為「Operation Gig」的計劃,讓表演者進入社區,在房屋的門廊及台階上演奏。

歌劇歌手亦能透過「Opera on Tap」計劃舉行表演,讓觀眾在草坪和人行道上聚集,每人貢獻 10 美元,或每個家庭貢獻 20 美元。Lisman 說:「如果能使觀眾做到這一點,表演者很快就可以獲得一筆可觀的收入。活動旨在讓被迫逐漸遠離觀眾視線的他們,能再次舉辦收費演出。」

古典音樂家也正嘗試移到戶外。Nina Lee 是四重奏樂團 Brentano String Quartet 的大提琴手,以及室樂(Chamber-music)音樂家,並在耶魯音樂學院任教。今年夏天,她邀請自 3 月份以來,就沒再與其他音樂家合作過的學生及同事參加過活動,至今已累計約 50 位音樂家。他們在 Lee 位於公園坡(Park Slope)的家門前進行室樂協奏,觀眾則坐在折疊椅上觀看。Lee 說:「這不是一場音樂會,而是一個人們可以聯繫彼此的地方。」她將捐款罐放在門階,收益會用作樂手的膳食費。

隨著冬季臨近,Lisman 正思考應付寒冷天氣的策略,包括在當地活動場所舉行觀眾人數不多的小型表演,或者在小後院圍著火爐演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