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曾覺得電視裡的東西是不能溝通,但有一天,我可以指揮他們了?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我是很坦誠面對自己感覺的人,看著「蒙羅麗莎的微笑」,我一點也不覺得她漂亮,「我係小忌廉」裡的小忌廉明顯畫得更漂亮;看到古老有奇怪花紋的陶器,對我來說只是個舊壺,還不及我那個流線型的塑膠水壺吸引;古老的建築看起來很殘破,太空館讓人感覺好得多了。

可是我覺得美的東西,卻欠缺老師所說的藝術價值,蒙羅麗莎為何會比小忌廉好呢?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小時候未解的問題。雖然我家沒錢,但沒錢的人還是能逛百貨公司,看最新的遊戲機,與其說我是個愛玩遊戲的人,不如說是個愛看遊戲的人,看著那些展示畫面,就會讓我感到好奇期待。

要怎樣形容我對電玩的感覺呢?我是看電視長大的,但它卻是單向的,即使不滿意當中發生的事情,我也不能予以任何干涉,是個不可動搖的聖物。直至有一天,我發現電玩讓我能夠改變電視上發生的事情,將過去的不可能變成可能。

套用在今天,我當年的感覺,就像有人突然拿出一個機器,說你可以跟動物對談了。

20 年過後,電玩不斷發展,玩家大量的增加;過去我沒有機會玩的遊戲,也因為有了模擬器和更快的電腦而可以補玩。但是,當我推介它們給較新的玩者時,卻很少人會接受。他們玩過新的遊戲後,對於古老的畫面、音效以及界面都不感興趣,也完全不覺得美好。明明在我眼中,它還是好的東西,可是對他們來說,這些東西都欠缺魅力。

我想了想,為何會有這些分別呢?好的東西會隨時代而失去光彩嗎?還是只是因為我懷舊,才認為它們好呢?我才發現,這不正如我小時候不懂欣賞蒙羅麗莎嗎?

因為看過那些遊戲的頂峰時期,所以我能感受到它們當年帶來的衝擊,我對電玩的看法又因而有多少的改變。可是對於後進者來說,要想像那個時期是很困難的,不但無法由此感受作品的美,也無法體會它們帶來的感情。即使今天還能玩,也找不回那些感受的,你需要代入那個時空,才能夠重拾作品給你的完整感受。

就像我能欣賞這些作品,並能體會製作者需要多少的創意和努力才可以做到時,我就慢慢理解,蒙羅麗莎、金字塔的出現,也為當時的人帶來了多大的感動。只是我所知的東西不夠多,所以才無法想像,不能感受。但當知道的愈來愈多,也就慢慢有回到那個時空、重拾那種感受的能力。

我覺得,我開始懂得怎樣去品味這些東西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