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科學家反而搭更多飛機?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武漢肺炎重創全球航空業,商務旅行及觀光旅行近乎停頓。在此之前,航空業增長快速,由於比其他運輸方式的碳排放更高,許多氣候學家就關注如何從航空業界著手減排。但新發表的研究顯示,與其他學科的研究人員相比,氣候研究人員反而更多出行和乘坐更多飛機。

該研究於本月在期刊「全球環境變化」(Global Envionmental Change)上發表,對 59 個國家或地區逾 1,400 名科學家進行調查,以了解他們飛行的頻率和原因。 調查於 2017 年進行,為未有武漢肺炎大流行之時,大多數受訪者來自荷蘭、英國和澳洲。

研究分為兩大部分,第一部分是對氣候變化(包括可持續性和環境科學)研究人員,以及其他學科的研究人員進行的大型國際飛行調查,訪問了 1,408 名受訪者。第二部分則訪問 362 名受訪者,測試在提供各種信息,會如何影響研究人員的行為意圖和對減少飛行政策的支持。

氣候專家平均每年飛行 5 次,而其他領域的研究人員則有 4 次。但出於私人原因的旅程,氣候專家較其他研究人員較少乘坐國際航班,但較多乘國內航班。

研究團隊在論文提出,氣候專家的飛行頻率明顯高於其他學科的研究人員,部分原因是氣候研究人員需要進行大量實地調查。「自然」期刊報道引述了喬治亞理工學院(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氣候科學家 Kim Cobb,她指出國際會議或有影響。例如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等協調應對氣候變化的會議,便聚集了來自不同國家數以百計的研究員。

Cobb 說:「你需要經常召開一系列會議,以更新手上的數據,進一步發掘現有的資訊,並確保它們傳播至整個社群。」她也意識到,自己 2017 年碳排放量中約 8 成來自航空旅行。從那時起,Cobb 一直在努力減少飛行。

是次研究還顯示,氣候研究人員更有可能通過購買碳補償來減輕飛行的損害。約 44% 的氣候科學家和 26% 的非氣候科學家表示,他們至少有買過一次。近 3 成氣候科學家表示,由於碳足跡,他們曾選擇不出差,而非氣候科學家則只有 5%。

武肺後學術會議如何減碳?

武肺疫情迫使科學家和商界重新考慮甚麼是必要的出行。今年許多國際學術會議被取消,有些改於網上進行。例如,5 月歐洲地球科學聯盟(European Geosciences Union)的年度會議就搬到線上,它屬於歐洲最大的地球科學家會議,每年通常有約 1.6 萬名與會者。

Milan Klöwer 等環境科學學者在「自然」期刊撰文評論指,對於某些學者而言,尤其是在他們的職業生涯初期,面對面互動可能仍然很重要,例如有助建立人際網絡。

Klöwer 等學者就提出三項措施,以減少與國際會議有關的旅行排放。第一是慎選會議地點,應考慮與會代表的旅程長度,以減少部分運輸排放;亦應鼓勵有能力的人使用低碳替代品,例如火車、巴士或共乘來參加區域會議。

第二是增加虛擬會議比率。虛擬會議的作用不只是在網上複製現場會議。基於文本的在線論壇,能使討論更靈活,並且相較面對面的問答環節,參與度更高。第三是將年度會議改為兩年一次。在所有條件相同的情況下,將使會議的年度旅行排放量減少 50%。在兩年會議之間,則可以隔年舉行虛擬會議作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