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寫文章要盡量用簡單顯淺的文字

A+A-

基本上,中學老師喜歡收到措詞優美的作文,能夠帶點經典,裡面有集體回憶更是加分;至於大學老師要收的功課是論文,學術要求樣樣都要佐證,大量引經據典。所以這些都是老師眼中的好文章,或者說,至少是可以拿到老師分數的「高分文章」。

經歷老師權威的認證,我們不能否認,高分文章在某種意義下也算是好文章,但能否吸引別人來看,或者讓他們喜歡看呢?這顯然不能了。當然,這世界上有些人能夠掌握得很好,可以寫這些文章之餘,又能夠吸引人看。但是在大部分情況下,相當多讀者都沒有耐性看完這些文章。

這很多時候是因為看不懂。第一段就出了幾個沒聽過的鬼佬名字,甚麼約翰懷爾斯、托洛斯基、人盡可夫斯基之類。然後又有甚麼道德層次理論、破窗效應、套套邏輯、達達主義、社會民主主義、犬儒主義、乜乜理論、物物效應、咩盛學說之類。

一大堆平時說話和日常都不會出現的人名和詞語,突然大量出現,有些學生、學者固然像吃臭豆腐一樣大叫「正呀正呀」,但對大部分人來說,這是看不懂的東西,結果就不想看。

有些作者可能會說,托洛斯基你也不認識?犬儒主義你也沒聽過?那你應該讀多點書之類。可是業術有專攻,社會上大部分人都不是讀社科院的,如果一篇文章非要讀完某學院才能夠看得懂,那麼它先天就無法普及了。

同樣地,措詞很優美的文章,如「不是清泉,是天上虹!滿載一船星輝……」這樣的東西,美是很美,可是已脫離現實的人說話太遠,為了美而美的寫法,就會很造作,讓人感覺你在扮粵語殘片,也是很突兀。同樣地,這種文章也是難以普及的。

文章畢竟是寫給人看的,到頭來你還是想要多些人能看,也多些人能看得懂。因此,你需要用詞盡量淺白,畫公仔畫出腸,例如不要用「犬儒主義」,用「條友硬係中意潑冷水」;不要用「破窗效應」,用「有人開咗個頭,就有人跟」之類。

既然你理解那些主義和理論,自然就有辦法用人話解釋出來,除非你很確定所有目標讀者都有根基,否則不要對大眾使用。

盡可能用大部分觀眾聽得懂的語言去寫作,沒必要時不要彈個鬼佬名出來,要彈就彈希特拉、拿破崙這些人人都識的,不要用約翰懷爾斯。務求讀者能夠以最少的事前讀書,去理解最多你說的東西,文章才容易普及。面對大眾的文章,跟交給老師和學者的文章,不但基礎不一樣,用途也不一樣。

當然也可以說「我的文章不是寫給無知之輩看的」,如果不在意有多少人看的話,其實上面的東西就沒甚麼意義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如何拉出來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