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像恐龍一樣的旅遊記者 —— 如果有多一張機票,你會唔會跟我走?

A+A-
新加坡樟宜機場。

好多旅遊記者行家,不是轉行做團購,就是已經移民台灣,「旅遊記者」這種生物,已經愈來愈少見了。雖然我知道好些報紙雜誌還在招聘,但他們會做甚麼呢?有些會繼續做「炒稿」,即是在網絡、旅遊局或官方機構索取資料和相片,「炒」成一份專題;有些會負責聯絡外地的記者或博客去促成一些文章;實地採訪則完全斷絕了。有些報紙,例如「明報」,已經將整個旅遊版面停頓接近大半年;而一度成為香港最受歡迎旅遊雜誌的「新假期」,亦即將結束實體雜誌。感覺上這個行業的人和事,都一點一滴在流逝。

我跟一些行家吃飯,大家都在想,旅遊記者會否絕跡呢?我仍然抱有希望,覺得未來還是需要媒體,不過是時間的問題而已。而另外一個討論點,大概是如果現在可以出遊,你會去嗎?第一站應該會是新加坡吧,當地宣佈和香港做 travel bubble,來回兩地,總共要做三次新型冠狀病毒檢測,如果以現今的價錢水平來計算,幾乎要花數千元才能基本完成檢測,還未計算機票、酒店及使費,在物以罕為貴的情況下,相信當地的旅遊使費只會有增無減。計算下來,原本屬於短途旅遊、三四天吃吃喝喝的新加坡之旅,分分鐘未見官先打 300 大板,基本支出萬幾蚊。如果不是有人請客,我們一致決定,絕對不去。

有行家就去馬爾代夫出差,到埗後只要在機場和酒店完成檢測,不足 1 小時就可以馬上跳進「李施德林」色的大海,在沙灘上做瑜伽,還不用戴口罩呢!一班行家大讚馬爾代夫是第一個會去的地方,因為水清沙幼人傑地靈,鬼影都冇隻,完全不用隔 1.5 米的距離,反而和海龜零距離接觸,除了羨慕,還是羨慕。不過問到會否跟隨,他們一致 Say No,聲言「最污糟其實係機場」,「飛機都有好多單」。

也有行家接到 12 月到杜拜的出差邀請,就算不用在當地隔離,回來以後還是要隔離兩星期,是否值得呢?雜誌記者每天都要工作,去一星期的旅遊,變了三星期,成本效益相當之低。像我這種自由身,問題更大,一份稿件的價錢,絕對不能支付三星期的工作時間。但是因為太久沒有飛行了,就算飛去廣州我也會考慮,也許杜拜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雖然行家馬上起哄:「就算去也不能狂 post,一定有網絡警察罵你不負責任,周圍散播病毒。」

唉,真是旅遊甚艱難,總括一句,希望新疫苗真的有效啦。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