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失落的封印 —— 人人都是勇者的世界,這可能嗎?

A+A-
「失落的封印」裡的所有角色,上至國王下至販夫走卒,每一個都是勇敢的人;圖為遊戲畫面。 圖片來源:長谷雄君的電玩圖書館/YouTube

客觀來說,「失落的封印」這遊戲一切都很平均,世界觀就只有劍與魔法,非常簡單,沒甚麼很驚艷的設定。戰鬥系統就是回合制,魔法就是最典型的回復魔法和元素魔法。武器裝備全部只有價錢和性能的分別,連特殊屬性都沒有,遊戲美術叫順眼但不叫驚艷,女主角的臉還有點畫得怪怪的。

他的系統完全沒有任何特殊或可觀之處,比起 RPGMaker 的遊戲還簡單很多;劇情也非常直白,就是失憶勇者結識同伴最後打魔王,沒有歷史背景、沒有大道理、沒有陰謀論,也沒有愛情大悲劇,順利把魔王砍掉就有人結婚,音樂還要好像在「風之谷」聽過的樣子。

但是這遊戲卻頗受玩者懷念,很多人都對他感覺良好,卻又很難說出其特異之處,這其實非常的有趣,為了找到原因,我就重玩了一次。

原來答案是角色,不,這不是說他有甚麼很特別深刻的劇情,而是你會發覺,原來這遊戲裡的所有角色,上至國王下至販夫走卒,每一個都是勇敢的人;不是只有主角們是勇者,而是每一位都是勇者。

去到最後進攻魔王時,各國的海軍都聯合起來支援最後一戰;圖為遊戲畫面。 圖片來源:長谷雄君的電玩圖書館/YouTube

其中大家比較有印象的,就是魔法師蒂莉亞被家人抓去跟他國的王子結婚,最後逃婚回到隊伍的事情。這裡有一個細節,那就是王子的反應,面對自己老婆逃婚這種沒面子的事情,他竟然能夠坦然接受,即使可能有一點 hard feeling,但也瞬間抹去了。

去到最後進攻魔王時,各國的海軍都聯合起來支援最後一戰,而不是像很多 RPG 般,只得勇者一行人去解決問題,你會看到整個戰場上,都是同伴們的激烈交戰。劇情雖簡單,卻令人很有感覺,因為在故事裡,同伴不僅是你的隊友,也是整個世界。

玩遊戲時,小角色們的勇敢果斷會讓你很有感覺,雖然在系統上,他們對你是毫無幫助的,但這些小老百姓們以及小兵們,完全給人一種「鄉親」的感覺,表現得非常「阿莎力」。這個故事不是勇者去解救無助的小老百姓,而是全世界一起奮勇自救,主角們只是聯合起所有人的一個引子。

整個世界都是勇者,都是跟你並肩作戰、充滿熱誠的鄉親。如果你是一個香港人,可能也曾經感受過,對,就是那種感覺。

整個戰場上,都是同伴們的激烈交戰;圖為遊戲畫面。 圖片來源:長谷雄君的電玩圖書館/YouTube

我想我理解為何這遊戲能為玩者留下那麼好的感覺,因為愈講劇情的遊戲,愈少對人性的描寫,也愈不童話化。一般而言,愈多內涵的故事,就有愈多人性的現實面,自私、怯弱、背叛、悲劇,這些都締造了很多深刻的好故事,卻沒法營造出過去熱誠純樸的 80 年代風情。「失落的封印」雖然是 90 年代的產物,卻剛好抓住了時代的尾巴。

「仙劍」的愛情悲劇、「軒轅劍」的政治寓言、「異塵餘生」的幽默現實,其實都是很好的東西,但曾經是那麼常見、「失落的封印」裡的「純樸」,現在卻成為了稀有的價值。如果真的再有這樣的作品,恐怕大家都會嫌他太膚淺、太童話、太黑白分明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