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大人:GameStop 的公關課

A+A-
全球散戶發起「YOLO」行動,爆炒美國遊戲零售商 GameStop。 圖片來源:路透社

近日全球散戶爆炒美國遊戲零售商 GameStop(GME)的「YOLO」(You Only Live Once)行動,使這家在疫情封城下大受影響的零售企業,由年來低位 17 美元,一度升至 483 美元升幅超過 2,800%。這次由散戶聯合的行動,震動了華爾街,更逼得原先看淡 GME 而大量沽空股票的沽空機構香櫞(Citron Research)面臨巨額虧損,認輸平倉。

今次爆買事件的觸發者,是香櫞創始人 Andrew Left。他早前高調在社交媒體嘲諷購買了 GameStop 的散戶,並形容他們為「牌局中的傻瓜」(suckers at this poker game);加上網民相信沽空機構需要在 1 月 29 日買回股份平倉,於是紛紛入手搶高股價。

Andrew Left 犯了社交媒體時代的致命錯誤,不了解自己攻擊的不單是網絡上冷冰冰的帳號,而是真實的個體,以及群眾的尊嚴。

透過公開的論壇,人們對流動訊息的快速反應,創造出巨大動能,情況猶如前年反送中社會運動時,本港連登討論區的翻版。

事件發展到後來,投資的散戶變得相當情緒化,他們認為媒體報道偏袒機構投資者。同時,相關討論區突然被關閉、散戶買賣受到限制等,都令他們感到被體制打壓。不少人在討論區分享自己及家人在 08 年金融海嘯後所受到的影響,以及對當年華爾街高層未為事件負責的憤怒,更將買入並持有受到沽空的股票,視為對整個華爾街精英階層、以至金融體系的反抗。這與香港的社會運動非常相似。

貧富懸殊、階級固化是全球各地政府都在面對的問題,美國的「YOLO」和香港的「攬炒」都反映出一種不甘於現狀,不惜一切尋求改變的民氣。在網絡世界成長的一代,習慣在網絡上人人平等。他們不接受高高在上的姿態,並且相信人民有智慧解決複雜的問題。

「YOLO」行動再一次示範在沒有固定領袖,或領袖角色不明顯的情況下,社交媒體如何動員全民。它的影響不單在於政治,亦可與各大企業及個人有關。

事件至今仍在發展,但每個行政人員及管理層都應該警覺,高高在上的「離地」精英形象已不合時宜,學識「貼地」是公關管理必修的一課。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包大人 關公論戰

包大人,資深傳媒人,同關公外型相似,日日面燶燶。閒時最喜歡觀察時事,研究各大小政客關公拆彈化粧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