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宇宙騎士 —— 當你要殺光自己的親友

A+A-
「宇宙騎士 BLADE」中,主角的親友全被洗腦,只有主角一人能夠勉強脫逃;圖為劇照。

「宇宙騎士 BLADE」是典型地球人對外星人的故事,主角全家被外星人捉走後,將他們洗腦並改造成對付地球的生物兵器,只有主角一人沒有被改造完成,勉強脫逃,回到地球的陣營。

如果有留意喪屍電影,應該會看過一個橋段,那就是主角的朋友或親人變成喪屍,頂著一個自己熟悉的外表,卻被迫要殺死它們,使心靈受到嚴重創傷。它殘忍的地方,在於挑戰人類的親情,迫人類親手毀滅自己所愛的東西。

但在動畫當中,這件事更進一步,那些被改造過的宇宙騎士,也就是主角的家人們,並沒有變成失去自我的怪物。相反,他們保留了自我,性格與記憶也跟之前一樣,唯一改變了的,就是效忠的對象。他們變成了一群受外星主子操控的人類,奉命打擊地球人。

主角將親友一一殺死後,才發現他們的思想操控是有可能被解除的;圖為「宇宙騎士 BLADE」劇照。

這有沒有令你想到甚麼?對,現實多的是。我並不只是說政府走狗,可能還有你的父母、朋友、舊同學,明明仍是同一個人,卻因為不同的政治立場而跟你冷淡疏遠,或視為仇敵。你甚至還有可能在戰場上與其相見,親自解決他們。「宇宙騎士 BLADE」就是類似的作品。

在「閃電傳真機」播放時,我真的頗為討厭這作品,放學後想輕鬆一下,無綫卻給我看這種令人抑鬱的東西,但我還是忍不住把它看完了。而主角的不幸不絕於此,因為他被外星人改造過,所以總被自己人懷疑是鬼;前面是敵人,後面是懷疑自己的同伴。

故事作者的創作動機,難道是展現自己能夠怎樣在精神與情緒上虐待人,使其對家人出手?不僅如此。是失去唯一的親人?還是不夠。主角在差不多殺光了自己的親友之後,才知道他們的思想操控是有可能被解除的。你看,作者真的是有夠變態,他畫龍點睛地將最重的一擊放在後面。

想想你曾經失去的親情與友誼,當中有多少本來能夠修補或挽回的關係,卻因自己把話說得太絕、事情做得太盡而錯失機會?這些事情可能會有更好的結果,但最後你面對的,不僅是生離死別,還有最可怕的「後悔」。此名作真的令人心服口服。它現實得令人不快,卻又套著機械人的皮,吸引兒童觀看,讓人留下心理陰影。

不過,作者最後還是施予了一點仁慈,讓主角因過度使用能量而腦部受創,失去了所有記憶…… 也就是說,他所有的後悔及不快都隨之消失,猶如開展第二人生。這個結局幸福嗎?我想算不上幸福,但也是一點點的救贖吧。

忘記的能力,說不定是人類最大的祝福;甚麼都記得的人,是不會快樂的。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