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疫得屋的新紐約人

A+A-
紐約的公寓空置率破紀錄地高,房租普遍下調,吸引一批外地人「逆流」而來。 圖片來源:Eduardo MunozAlvarez/VIEWpress via Getty Images

去年 3 月起,封鎖令、失業潮及連串反種族主義示威,令大批居民從紐約市出走,公寓空置率破紀錄地高。業主急找租客接手,爭相提供疫症「優惠」,從降價、免費車位到免租數月都有。眼見房租跌至 10 年來最低水平,一些外地人隨即把握機會,搬進他們的「夢想之都」,成為新一批 New Yorker。只是這些「好處」,有可能轉眼即逝。

24 歲的博客兼自由業者 Claire Smith,於去年 11 月從洛杉磯遷至曼克頓。「我常憧憬在這裡度過二十年華。若不是人人都在離開這座城市,我們根本住不起。」她在洛城辭掉工作,所租單位亦快約滿之際,從紐約地產網站 StreetEasy 留意到紐約的公寓租金明顯下降。結果,她找到格林威治村(Greenwich Village)一個翻新不久、並且免租 1 個月的兩房單位,除開後月租為 1,675 美元(約 1.3 萬港元 )。

雖然居於 4 樓而沒電梯可用,但 Smith 直言:「我愛住在這裡。我仍為紐約感到興奮,亦在努力建立個人品牌。紐約能幫到我。」這類「著數」租盤,至今仍有不少。根據 StreetEasy 分析,1 月份紐約市所有行政區的房租,都出現至少 10 年以來最大的按年下降,曼克頓的跌幅為 15.5%,布魯克林及皇后區亦降低 8.6%。現時在曼克頓及布魯克林的租盤數目是一年前的兩倍,皇后區的情況也差不多。

自由攝影師 Kris Taveras 倒沒多研究市價,只是從 Facebook 看到有人說因疫症失業,要把月租 1,000 美元的套房,以 850 美元(約 6,600 港元)轉租他人後,便收拾行裝由波士頓搬到哈林區。22 歲的 Taveras 直說「時機正好」,租金亦明顯比同棟其他單位要低。他認為市內公寓需求沒那麼快恢復,故期望約滿時能以優惠價續簽。「若我要離開這間公寓,相信它會空置 3 個月。」

疫症令大批人搬出紐約市,或因失業而要被迫離開,造成大量租盤空置,租金亦大幅下調。  圖片來源:路透社

留在紐約市的異鄉人,亦能從中「受惠」。30 歲的 Jorge Garcia 在去年 3 月、封城令頒佈前數天,以月租 2,900 美元(約 2.3 萬港元)的價格,從波多黎各遷到東村(East Village)一間單房公寓,位處 5 樓而無電梯可用。7 月時,他看到低兩層一個單位放租 2,300 美元,成功以此爭取減租至 2,700 美元(約 2.1 萬港元)。到了年底,同類單位跌至月租 2,000 美元,他遂於續約時要求與此看齊,業主拒絕後便另找租盤。

「我的意思是『看吧,很明顯這仍是紐約(價格)』。但我肯定租金水平已經下調,你現在甚至擁有更多空間去議價。」1 月初,Garcia 在東村找到新據點,剛翻新的兩房單位連電梯、健身房及天台,月租從 3,800 美元降至 3,650 美元,而且能夠免租兩個月,最終一年租約平均每月僅付 2,986 美元(約 2.3 萬港元)。「我付的仍是預算上限,卻擁有更多。因為往後都在家工作,所以需要舒適的公寓。」

惟「好景」不常,辦公室、食肆及商舖重開,以及推行接種疫苗,吸引人們重回紐約市,地產市場開始緩慢復甦。曼克頓地產代理商 Warburg Realty 的經紀 Bill Kowalczuk 指出,吉盤數目自疫症高峰期減少近 4 成。他更指租樓市場已變,議價沒之前容易,免租優待亦開始減少。「就像銷售市場的買家增多,尋找租盤的房客亦多了。隨著天氣回暖及更多人注射疫苗,競爭只會愈演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