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人效率:既是美德,亦沒人性

A+A-
1912 年,德意志帝國時期,一名德國女工在操作織布機。 圖片來源:Berliner Illustrations Gesellschaft/ullstein bild via Getty Images

想起「高效、精準、守時」,下一個字眼可能是「德國人」。德國人辦事講求效率的想法深植人心,回顧歷史,「效率」似乎一直都是德國人的民族性。

效率可以理解為運用最少資源實現目標。「德國之聲」文章指,今天德國的高效聲譽,可追溯至幾個世紀前的兩大源流。著有「德國簡史」(The Shortest History of Germany)的作家 James Hawes 認為,早在中世紀,西部萊茵蘭 (Rhineland)地區的工匠,就憑藉生產極為專門的產品,在國外打響高效的名堂。Hawes 舉例:「緬恩斯(Mainz)的製錶師,或索林根(Solingen)的盔甲匠,在整個中世紀都十分有名。」

德國人高效的另一根源,則來自東部的普魯士王國。1750 年代,普魯士在腓特烈大帝(Fredrick the Great)治下發展成一個講求效率的官僚制國家,同時發展出強大的軍事力量,由神聖羅馬帝國時的弱者,搖身一變成為強大勢力。普魯士最終在 1871 年統一並創立德意志帝國,又在帝國中傳播普魯士制度,例如通過稅收建立公立學校、軍隊專業化等,極具組織與現代化特徵,成為國外讚譽及仿傚的對象。

歷史學家認為,納粹將「普魯士美德」,化為極權統治手段。 圖片來源:HO/THE NATIONAL ARCHIVES/AFP

19 世紀的普魯士,更為公務員及軍人制定一條價值觀清單,當中包括守時、節儉、責任心及勤奮等。儘管沒有獨立申明「效率」,但單是列出支持國家體系運作所需要的特質,已體現了何謂「效率」。這些價值觀當時被命名為「普魯士美德」(preussische Tugenden)。歷史學家 Julius Schoeps 早年曾指:「有關普魯士美德的討論,僅於 19 世紀後才開始。他們花了一段時間建立這套集體價值觀。」

「普魯士美德」亦在 19 世紀中,漸漸成為外國人眼裡的德國民族性。隨著英國遊客開始到訪由普魯士控制的萊茵蘭,Hawes 指人們經常在遊記中強調當地「火車準時運行、海關人員辦事俐落、旅館乾淨、供水系統運作正常」。

直至 20 世紀,德國良好的經濟及有序運作的國家組織,均有助維持該國的高效形象。1930 年代,德國出現一切事物必須「井然有序」(Ordnung)的思想。文章解釋 Ordnung 含意為「結合規則與務實嚴肅的態度,提升效率」。1930 年,「紐約時報」便形容總統興登堡(Paul von Hindenburg)的口號「必須井然有序」( Ordnung muss sein舉世聞名。1934 年興登堡成為「時代」雜誌封面人物時,亦出現這句口號。

高效有序固然是美德,但在納粹時期,卻成為實現極權治國的手段。Schoeps 認為,納粹黨採用了所謂的普魯士美德,但經其扭曲,「自信變成狂妄自大,有序變成迂腐,履行職責變成為毫無人道」。最終,過去強調的「普魯士美德」,淪為納粹極權主義下系統性謀殺的工具。Hawes 指:「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德國人馬上被視為擁有『難以置信地不人道』的特質。」

5、60 年代西德經濟奇蹟(Wirtschaftswunder)下,西德工業產品質量備受推崇,重振了德國在效率方面的正面形象。只是近年,柏林新機場拖延 9 年才終於啟用、官僚機構仍依賴紙本與傳真辦公,再加上武漢肺炎測試、疫苗接種進展緩慢,或多或少偏離其享譽國際的「高效」。不過,德國國際合作協會(GIZ)高級政策顧問 Andreas von Schumann 總結工作經驗指,即使如此,世人轉變看法依然非常緩慢,德國人高效的民族性,將繼續存在於人們的印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