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美麗新世界 —— 為何依附建制?因為依附建制的人生,活得比較輕鬆

A+A-
在故事中的未來社會,雖然人人都得到小確幸,卻失去了靈性及創造力,只是縱情享樂的行屍走肉;圖為同名小說改編劇集「美麗新世界」劇照。

宮崎駿是個很好的創作者,他的作品都很好看,可是有時我並不太喜歡。因為他很會寫文明與科技發展對人類的異化,像「幽靈公主」、「風之谷」及「天空之城」,文明的代表都是反派。而代表自然的一方,多是漂亮而美好的。對我來說,這種做法,其實就是環保樣板戲,太刻意驅使人站在環保的一方了吧?

在這部分,我就比較欣賞「美麗新世界」的寫法。作者會寫這樣的小說,當然也是站在控訴文明社會對人類的扭曲,以及小確幸主義去到極致的病態。在故事中的未來社會,雖然人人都得到小確幸,卻失去了靈性及創造力,只是縱情享樂的行屍走肉。

他對社會的病態描述得充足,態度也相當明顯。可是,為何人類要發展出這樣的社會呢?就像環保,如果環保是那麼好、那麼正義、那麼必然的真理,人類為何又要發展邪惡的工業文明呢?

故此,在「美麗新世界」的故事中期,就講述一群討厭依附現代建制的人的生活。

他們沒有了建制的保障,失去了被安排的工作,自此沒有了穩定的生計,必須要自己找方法生存,如果沒找到辦法,就會窮死餓死,也沒有任何人會為他們負責。然後,法律也不再保障他們,當生命與財產受威脅時,也只能夠自己解決,包括以武力自衛。

在文明社會的人個個都青春常駐;違抗文明的人,則會隨年紀發福、生病、皮膚粗糙、肥胖而醜陋;圖為同名小說改編劇集「美麗新世界」劇照。

同時,他們也失去了可以令人長期保持健康苗條的醫療。在文明社會的人個個都青春常駐;違抗者則會隨年紀發福、生病、皮膚粗糙、肥胖而醜陋,即是變「殘」。

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不願被過度的文明異化,但是,自然與自由,也不是純然美好的東西。自然是辛苦和殘酷,自由是風險和恐懼,我們討厭病態的文明與社會,又何嘗能接受赤裸的自然與自由?

我覺得,大部分人其實並不那麼喜歡自由,他們只是喜歡免費的自由,可是自由總會伴隨一定代價的。如果有人向你推銷沒有代價的自由,那他一定是騙子,因為他只是不將代價告訴你,那多數意味著你會失去更重要的東西。

可是,我相信,這世界上就是會有人像小說裡的角色般,即使犧牲青春、性命,不惜付上一切代價,都要追求自由。如果你看了小說,知道要拿出這麼多東西才能夠得到自由,仍然想要追求的話,那麼,你是真的想要自由了。

但大部分人,想要的只是簡單快樂的一生,並不想要自由,也不想要知道那麼多。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