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空牙 —— 真懷念那個為機械賦予自己個性的 80 年代

A+A-
「空牙」遊戲畫面。 圖片來源:Martinoz/YouTube

小時候我最喜歡的玩具,就是雞精盒和廁紙筒。你說這些不是垃圾嗎?但至少它們是免費的。對我來說,它們是卡紙和圓柱體,只要有膠水、剪刀及膠紙,就可以把它們做成任何玩具,可以是汽車,可以是恐龍,也可以是機械人。

玩遊戲也是這樣,我喜歡有創造元素的東西,這些在策略遊戲就很常見,例如「模擬城市」及「模擬市民」。一般來說,動作射擊遊戲不會很個性化,畢竟它們的重點都是技術與反應吧?但總有例外的。

80 年代是射擊遊戲的黃金時期,不過我的反應不算靈敏,因為玩得不好,所以它們一直吸引不了我,看到就略過。在六四事件發生後不久,由於沒錢買電玩,便在小學同學的介紹下,看了一本叫 GAMECLUB 的遊戲雜誌來望梅止渴,偶然留意到一個叫「空牙」(Rohga: Armor Force)的街機射擊遊戲。它竟然可以自行設計機械人的功能?這令不玩射擊遊戲的我立即找來玩。

結果沒有令我失望,遊戲一開始,你就可以將 3 部分組合成一個機體,分別是武器、身體與足部,每部分都有 4 種選擇。不同的部件不僅會形成不同性能的機體,連名字都會不同。

「空牙」可以自行設計機械人的功能,不同機體有不同的名字;圖為遊戲畫面。 圖片來源:Martinoz/YouTube

比方說,你做一個很標準的拿機槍的人型機甲步兵,就會叫作「雷電」;四足型的機械人就會叫作「土蜘蛛」,名字一聽就知道是拿來滿足成長期男孩的中二病吧?正好,我需要的就是這個,雖然對遊戲毫無影響,卻讓機械人有著個性。

現在可能很難解釋給新一代聽,在 7、80 年代,大家都偏好為機械賦予自己的個性,有錢的大人改裝汽車機車,青少年自己塗裝模型,小孩則自行改裝四驅車。只要能加入自己的個性,明明性能沒有分別,就是特別滿足,最重要的是可以打給遊戲機中心的其他人看吧?

遊戲戰場中可以找到步兵,他們能坐上機體支援作戰;圖為遊戲畫面。 圖片來源:Martinoz/YouTube

而「空牙」正正抓到那個年代的精髓,讓人駕駛自己設計的機體去打戰之餘,裡面亦蘊藏很多細節,例如你的機體被打破之後,駕駛員可以彈射出來繼續作戰。你還可以在戰場中找到一些步兵,他們能坐上機體支援作戰,像現實裝甲兵步兵聯合戰術一樣,補充機體射擊不到的死角,這些細節都非常觸目。

這遊戲真的可以說是射擊遊戲時期的頂峰,不過亦同樣是該時期的末期了,隨著六四事件與蘇聯解體之後,對於科幻與太空的期許,不知為何也漸漸消退。之後就開始興起戰略遊戲和 RPG,射擊遊戲並不是沒有,但買少見少,去到今天,連街機這種玩意也差不多消失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