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詩敏:學語言這回事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很多時候學東西,包括語言,都會聽到別人問:「學這個有用嗎?」

記得讀大學時幫小朋友補習,有時是教全科,但更多時候是教語文。當時我已經有一個體會,導師的確可以傳授一些應付語文科目的技巧,但老實講,天生的觸覺一時三刻真的教不來。

好比學中文,我的中文成績從小就比較突出,特別是作文。除了歸功於家庭和老師的教育外,我想,多少也是天生的觸覺,還有對文字的敏銳度。畢竟一篇所謂的好文章,除了要行文流暢,還要寫出感覺,情感細膩,才能真正打動人。我不算是看書看得多的人,但對於看過的文字容易留下印象,也幸得一些天賦的筆觸。

不過,學語文,特別是外語,努力也是不二法則。在大學除了修讀社會學和新聞及傳媒外,我主修的是西班牙文。西班牙文於世界總使用人口排名第 3,更是逾 20 個國家及地區的官方語言。雖然知道其普及性,但在修讀時並沒有想那麼多,只是在文學院,法文、韓文及日文已經有很多人在學,而自己西班牙文的成績不俗,就決定主修下去。

當時確實有花心思去上課和學習,卻忘不了去西班牙上夏季課程時遇上的一位中國女生,她課本的筆記總是寫得密密麻麻。有天,她跟我們說:「你們香港人真厲害,中英文都那樣好。」但其實真正「厲害」的是她,因為她不諳英語(懂得英文有助學西文),有當時的西班牙文水平全靠牢記。

畢業後,我能用西班牙文的機會不多。倒是試過在香港「圍訪」外隊足球員時,不懂其他語言的球員一句:「Spanish, okay?」我見行家們相視無言,唯有膽粗粗舉手問幾句,總算派上用場。

也試過在德國柏林旅行,在街上想拜託路人拍照,對方聽著英語支吾以對,後來得知他們講西班牙文,便嘗試轉頻道問兩句,他們笑說:「這樣好多了!」

又記得去年底在荷蘭到訪朋友的老家,他的母親醉心語文和烹飪,學習多國語言。我們嘗試練習西班牙文時,她兒子在旁笑道:「你們的母語一個是中文,一個是荷蘭文,聽著你們用西班牙文溝通,真搞笑。」當初在大學修的一個外語,怎料之後會為人生帶來這些小片段?

我特別喜歡學語言,因為就像解密一樣,好比大致看懂西班牙文,也能讓我在看到葡萄牙文時猜其一二;學懂語言,也不至在當地逛個超市,對著一貨架同類型的東西無從分辨,只能靠科技或問人。

去過荷蘭後,我決定也要學一下荷蘭文。雖然很多當地人都說得一口流利英語,可是如我舉的例子,在超市還是有很多以荷蘭語為主的標籤。我下載了一個朋友介紹、很熱門的語文學習平台,不知不覺已經在裡面連續做了超過 110 多天的練習。當然,世界之大,要可以處處解密,尚有遙遙路途。

常說所謂學習,成績和興趣相輔相成;有天賦是幸運,但努力和堅持確實少不得。至於「學來有用嗎?」等問題,若然有心學,就先做好每一步吧。就如我不少朋友,最近都重拾以前放下了的外語課堂;我也一直想再學西班牙文。所以說,何時起步何時停,甚麼有用無用,人生哪能說清?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曾詩敏 漫遊者在途上

多媒體創作人,旱地冰球員,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碩士(媒體、文化及創意城市);帶著社會學背景的多棲體育人,節目主持兼旁述,亦從事不同的創作工作,也終究仍是一個「漫遊者」。相信文字,忠於創作,熱衷於遊歷,繼續以「漫遊者」的目光,陪大家探看這個世界。

關於曾詩敏:www.tsangsm-vien.com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tsangsm.v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