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康宇:我的印度男友 ——「港產片」的一個新嘗試(含劇透)

A+A-
電影的剪接以及劇情發展過於跳脫,男女主角的感情線亦令人難以投入;圖為「我的印度男友」劇照。

先把難聽的說話寫在開頭:可能因為這是導演 Sri Kishore 的首齣商業電影,本片的拍攝剪接、場景轉換、劇情對白及角色塑造都相當粗糙。作為一部以印度裔家庭為核心的「港產片」,電影側重於將印度裔港人的生活經驗帶進大銀幕;但可惜的是,「香港」在戲中只是單純作為時代背景,劇作團隊對本港的社會文化明顯沒有充足理解。例如女主角陳欣妍竟然會在街邊公園和友人練習芭蕾舞、在瀑布穿紅裙拍照(扮女鬼?),又或者在打小人一幕中所講的說話,都明顯地與現實不符。另外,由在英國靠炒樓收租的演員喬寶寶飾演公屋爸爸,筆者認為是近年港產片選角上最大的反諷。

喬寶寶飾演故事中的公屋爸爸;圖為劇照。

有影評人誤將這些劇情上的缺點形容為「Bollywood 味道」,筆者實在不敢苟同。在舊有印象中,Bollywood 電影只是無厘頭加上大堆頭歌舞,但事實上,近年的印度電影,例如「打死不離三父女」(Dangal),雖然依舊有歌舞作過場,但在劇本和敘事上已經有明顯進步。即使觀眾對印度的社會文化了解不多,依然能夠透過劇情發展,將情感投入於父女 3 人之中。但本片的剪接及劇情發展實在太過跳脫,甚至可以講有違常理,筆者對於男女主角的感情線實在難以投入;一齣愛情片如果不能引起觀眾情感上的共鳴,可以說是一大敗筆。

電影側重於將印度裔港人的生活經驗帶進大銀幕,劇作團隊卻對本港的社會文化缺乏充足理解;圖為劇照。

有論者又講,其實這不是愛情片,而是一齣以愛情故事作包裝,像「家有囍事」般得啖笑的喜劇。但這又帶出新的問題:電影描述大量印裔港人在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困難,例如鄰居話喬寶寶一家好臭、男主角搵工被僱主講明不會請南亞裔等等。要將輕鬆的情節和嚴肅的議題混為一談,需要非常高超的敘事技巧,並好好掌握節奏及觀眾的情緒,導演的功力在此處明顯力有不逮,筆者作為觀眾亦相當困擾。正如電影原先的中文名稱「我男友係好差」(亦是陳欣妍少女日記中的標題),當中語帶雙關的「差」字,都令人覺得電影表達的訊息模棱兩可:究竟用「差」去稱呼南亞裔是否有問題呢?如果有問題,為何同為印度裔的導演會稱呼男主角做好「差」?

女主角陳欣妍身穿印度服飾令人驚艶;圖為劇照。

話雖如此,「我的印度男友」亦不是一無是處。戲中最大的優點,必定是男女主角的造型和演出,當中又以陳欣妍身穿紗麗(Sari)最為驚艶。男主角成家宏(Karan Cholia)的表演亦相當自然而有街頭特色,希望他日後可以打破南亞裔演員在娛樂圈只能做獄警或諧角之固定形象。在男女主角的加持下,「我的印度男友」不失為一套勉強合格的消遣之作,亦是筆者樂見、「港產片」的一個新嘗試。

男主角成家宏的表演相當自然而有街頭特色;圖為劇照。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作者為香港大學媒體、文化及創意城市碩士,2017 年赴英國華威大學媒體與文化政策研究院深造,現為英國劍橋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生。 曾任職媒體公司及公關部門,對創意經濟發展略知一二。熱愛香港文化,深信香港能成為亞洲最有文化實力的國際大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