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國盃:一個鼓勵不健康消費的舞台?

A+A-
烏克蘭球員 Andriy Yarmolenko 在 C 朗拿度事件後的記者會,開玩笑地把贊助商品挪到桌前。 圖片來源:UEFA/UEFA via Getty Images

6 月 15 日,葡萄牙首席球星 C 朗拿度在記者會上,拿開兩支可樂,並呼籲大家多喝水,一時成為全球佳話。除了歐國盃贊助商可口可樂成為焦點,也令人反思如何保持健康生活模式。格拉斯哥大學公共衛生學者 Robin Ireland 和社會學家 Christopher Bunn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用公共衛生角度分析歐國盃的贊助風波。

歐國盃是水平最高的其中一項賽事,更是球迷萬眾期待的盛事,展現了足球運動的極致。當現今最出色的足球員在綠茵場上比拼,歐洲足協以及一眾財團卻把賽事變成一場廣告嘉年華,而且推廣的產品很多並不健康,例如酒精、垃圾食物和博彩網站。Ireland 和 Bunn 舉例,今年歐國盃主要贊助商是知名啤酒品牌喜力,該企業每年給予歐洲足協接近 4,500 萬美元。2016 年歐國盃決賽吸引多達 2.8 億人收看,相信今年人數更多,喜力就可以輕易接觸這批觀眾。

足球世界盃始於 1930 年,而歐國盃則在 1960 年首辦。商業贊助在今天看來是足球運動不可或缺的一環,不過兩位學者指出,早期的足球賽事並非像今天般商業化,「贊助權」(sponsorship rights)其實到 70 年代才發展過來。1975 年,可口可樂首次贊助國際足協的賽事,而 80 年代,歐美著名香煙品牌雷諾煙草則是世界盃主要贊助商。直到後期,國際足協才以要成為年輕球迷的榜樣為由,停止與煙草商合作。

2019 年,Ireland 發表的一篇研究指,那些品牌之所以鍾情於贊助大型體育盛事,是為了取得「健康光環」(health halo),改變消費者眼中的品牌形象。不過全球還在疫情陰霾之下,歐洲足協和財團們依舊推廣不健康的產品,道德上更不可取。垃圾食物是一些慢性疾病,例如肥胖症和糖尿病的元凶,而慢性疾病病人如不幸感染肺炎,會更大機會遇上嚴重拼發症。至於博彩網站未必會做成直接健康毛病,但賭博成癮很容易演化成其他心理疾病,提高自殺風險。

國際足協很多時扮演重要角色,幫助贊助商繞過地方法律規定。Ireland 和 Bunn 舉例,2014 年巴西世界盃,國際足協要求場內要提供酒精飲品,但巴西法律其實禁止有關做法;2016 年歐洲國家盃,法國政府本來禁止體育賽事宣傳酒精飲品,但嘉士伯透過歐洲足協幫助,最終成功避開相關規定。疫情之下,球會亦愈來愈倚賴贊助收益,英超阿仙奴就有三個啤酒贊助商。熱刺剛剛有限度重開球場時,球迷只能坐上排,下排就有標語展示垃圾食物和博彩廣告,

Ireland 和 Bunn 警告,在 2019/20 年度,英格蘭有 100 萬人因為肥胖症而入院接受治療,垃圾食物已經造成巨大的公共衛生危機。當現職球員和球迷近年展現出對社會公義的關注,例如反種族主義運動,他們也是時候關注市民大眾的健康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