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藥拯救阿爾巴尼亞經濟

A+A-
阿爾巴尼亞人在藥用植物田中拔除雜草。 圖片來源:Gent SHKULLAKU/AFP

自疫症大流行以來,基於防疫及健康的需要,各地對藥用植物的需求急促上升。相關趨勢帶動阿爾巴尼亞的草藥行業蓬勃發展,並成功拯救國家因旅遊業停擺而出現的經濟危機。

過去數年,阿爾巴尼亞一直是歐洲最大的草藥生產國之一。位於當地南部的山 Mali i Thatë,山腳村落 Sheqeras 就正值矢車菊(Cornflower)季節,婦女在清晨採摘鮮藍色的矢車菊,置於黑暗的房間中變乾,以保持其色彩,再將乾花出口國外。大約 95% 的產品會出口到美國、澳洲、紐西蘭、法國、德國和意大利。

阿爾巴尼亞是歐洲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國家經濟很大程度仰賴亞得里亞海岸(Adriatic Sea)的旅遊業,當行業在疫情中遭到打擊後,草藥需求激增帶來意外之財。自疫症出現,人們對號稱可以增強免疫系統的草藥、天然及有機的產品等興趣大增。草藥公司 Albrut 負責人 Altin Xhaja 說:「黑暗中總有一線光明。」公司正擴大種植面積,並增加採收野花。他指出:「現時,矢車菊是最貴的草藥,1 公斤乾花價格約為 30 歐元(275 港元)。」

阿爾巴尼亞在 2020 年出口逾 14,000 公噸草藥及香草,價值 5,000 萬歐元(約 4.6 億港元),數字比上一年增加 15%。此一趨勢今年仍然持續,2021 年首 3 個月的出口量比去年同期增長 20%。蕁麻(Nettle)、野蘋果樹、牛油果及其他藥用植物,讓大約 10 萬名阿爾巴尼亞人得以維持生計,而他們本來就一直在傳統療法中使用藥用植物。

草藥及香料公司老闆 Filip Gjoka 表示,在其位於首都地拉那(Tirana)北邊的工廠中,數十名工人正忙於挑選及分類植物。Gjoka 直言行業從世界緊張的局勢中受益:「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戰,迫使許多西方企業轉向阿爾巴尼亞市場。」目前大約 30 間阿爾巴尼亞公司已獲授權出口草藥,有些草藥具有抗炎、抗菌、抗壓力的特性,會被用來製成富含維他命 C 的茶、抗氧化劑、油或藥膏。

阿爾巴尼亞北部的岩石高原是鼠尾草(Sage)的原產地,由於近期對鼠尾草的需求急增達 40%,促使當地農民擴大種植面積。其中一位農民 Pjeter Cukaj 說:「這實屬意料之外,必須迅速完成,才能應付需求。」他續指:「這些植物為這個地區過半家庭提供生計。」更稱讚當地鼠尾草、薰衣草及野生草藥對健康具有「神奇的力量」,甚至有老人相信野生草藥能夠對抗冠狀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