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yashi:野豬、馬騮、還有會轉彎的中華白海豚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香港政府最近正在忙著屠殺野豬,理由據說是因為野豬很危險,但由於一系列的動作都是某個警員被咬而開始,所以大家都心領神會 —— 野豬危不危險是其次,重點是太歲頭上動土,而太歲為人很小器,所以野豬便被抓去「交差」。

如果單就「危險」或者「擾民」而言,香港野豬的迫切性其實遠遠比馬騮低。「馬騮」即是粵語「猴子」的意思,明明與「馬」沒有關係,但名字中卻意義不明地有兩個馬字。位於九龍西北部的金山郊野公園因為交通方便,加上有大型的公共燒烤場地,所以是熱門的遠足地點。然而該區同時有大量的猴子棲息,所以又有「馬騮山」的別名。馬騮們高攻擊性,會主動搶奪人類的食物,而許多時候是直接搶袋子,再研究裡面有沒有食物。香港人普遍都有著中小學校到金山郊野公園旅行時,被馬騮襲擊的記憶。

「馬騮山」只是香港馬騮的其中一個棲息地,基本上馬騮是接近無處不在的。筆者聽說過最慘痛的案例發生在相距不遠的沙田寶福山骨灰龕場,馬騮把裝有骨灰的袋子搶去,家屬眼白白地看著先人隨猴而去。即使如此,卻從未聞政府要把馬騮人道毀滅,頂多把牠們人工絕育,控制繁殖數量,更常的做法是勸人不要餵飼。

不過千萬不要誤會香港政府厚此薄彼,對靈長類或者相對稀有的物種會特別關照。中華白海豚在香港屬於受保護動物,但當年討論興建第三條機場跑道會否影響牠們生態之際,機管局高官認為海豚會避開填海區域,等填完再游回來,與台灣某官員聲稱海豚會轉彎有異曲同工之妙。

對於香港的官僚,重要的從來都只是「交差」—— 達成交待的工作目標,實際產生怎樣的影響,從來不在工作清單內。馬騮不在屠殺名單上,只因為上層沒有下達這個任務。如果沒有政治命令下來,無論野豬有多滋擾,漁護都絕不可能主動發起要大規模捕殺野豬。就當有意外發生,頂多也只會捕捉該野豬。相反,只要為了「交差」,香港的官僚可以不擇手段。上週漁護署到大嶼山找一頭被狗咬傷的水牛治療,但遍尋不獲,竟想到可以改找另一頭牛回去絕育。

野豬們只能祈求太歲手起刀落幾次後便消氣,或者突然出現其他更重要的政治任務,於是忘記自己的存在。馬騮可能是下一個犧牲者,當然香港人也是替死鬼的大熱人選之一。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