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也不買」的反消費浪潮

A+A-
用完不要的杯,或者可以成為別人栽種植物的工具。

地球上怎會有人想要魚缸的廢水、雞糞、廁紙筒或者半個破馬桶呢?除非他們瘋了?

然而,對於「甚麼也不買」(Buy Nothing)社交群組而言,這些都被視為「禮物」,一放上網,就有機會被會員看中。

甚麼也不買」隱隱然在壯大,成為一種新的社會運動,會員在自己所屬的社區内交換資訊,送出自己不需要的物品,互相交換,全部免費:他們在網絡上提出各種各樣的要求,通常都會得到滿足,從家用電器、園藝工具、衣物家具到嬰兒產品,應有盡有。英國倫敦其中一個相關社區網絡的管理員 Alisa Miller 形容,他們的實踐,生動證明了「一個人的垃圾可以是另一個人的寶藏」。

免費交換物品,或者「以物易物」的做法,和人類演化一樣古老。除 Buy Nothing 之外,互相贈送或交換物品的網站並不缺乏,譬如 FreecycleFreegleOlio 等。但是 Buy Nothing 的重點不在於物品,而是在於建立社區網絡:在群組裡,用戶如果想要免費得到某件物品,他們可以分享一個故事或者笑話來解釋背後的原因。群組又鼓勵用戶發佈信息或者圖片,來展示這件物品對他們的意義,等同向送出物品的人道謝。

「甚麼也不買」創辦人是來自美國華盛頓州的 Rebecca Rockefeller 和 Liesl ClarkRockefeller 表示,物品本身是一回事,但隨之附加的内容,其中的故事、幽默、辛酸、回憶,才是我們真正想要的東西。兩人曾在住所附近的海灘上,見到許多塑膠垃圾被潮水冲上岸,感到相當震驚,開始思考到底消費物品的意義是甚麼?每一個人在消費和生產過程中扮演了甚麼角色,又可以如何減少人類對環境的影響?

Clark 是一名電影製作人,她曾經與丈夫和孩子一起游歷尼泊爾與西藏邊境,發現大部分當地人會交換使用過的物品,這種方式已經維持了幾個世紀;當地人在缺乏商店的情況下,發展出自己的「消費文化」。

當然,這個群組並不指望建立一個完全無現金的經濟模式,事實上在過去兩年的疫情期間,Buy Nothing 甚至改變了部分規則,允許會員互贈現金和禮物。但有別於一般的消費購物,他們對禮物的定義可謂靈活多變,一條香蕉、一片石屎,或者 10 美元都是禮物。 

有人在 Buy Nothing Project 的社交網絡發帖文指「贈送一隻大蜘蛛,能多快就多快,自己來帶牠走」,結果成功被接收。 圖片來源:Buy Nothing Project/Facebook

2013 年第一個 Buy Nothing 群組成立的時候,Rockefeller 是一個失業的單身母親。她感到美國的救濟制度有其局限,給予領取救濟的人很少的選擇餘地,甚至令人覺得自己很可悲。通過 Buy Nothing 的社交群組,她重拾正常生活的感覺,可以每日照常買一杯咖啡,或者為孩子買書和衣服,給了她經濟上的喘息空間;她可以用自己做的麵包與別人交換,使她重新獲得一點尊嚴。

會員也可以用提供服務,當作禮物贈送給其他人:譬如擔任保姆、園丁、修理電器,這類被稱為「時間的禮物」;如果是提供自己的陪伴,譬如舉辦聚會,一起健身,這一類則稱為「自我的禮物」。這些超越消費物質層次,上升到生活體驗的禮物,是 Buy Nothing 得以維持的關鍵。 

如今,Buy Nothing 已經擴大到 7,000 個群組,530 萬個用戶,分佈在危地馬拉、冰島、阿曼、越南和津巴布韋等 44 個國家和地區,擁有近 13,000 名義務管理員,但核心工作人員只有十幾人。最近 Buy Nothing 推出了智能手機應用軟件,他們希望該通過這個軟件,可以獲取關於群組減少廢物,以及廢物管理成本的數據,譬如說,經過 Buy Nothing 的交換活動,有多少物品得以繼續保存使用,而不是被送去垃圾堆填區?如此一來,他們便可以與各地的市議會談判,以籌集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