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俄羅斯,日本壽司店也受害

A+A-
位於東京的鮮魚店。 圖片來源:Charly TRIBALLEAU/AFP

日本是俄羅斯海鮮的主要出口國,因當地能提供比歐洲、加拿大,甚至日本本土更低價的三文魚、螃蟹、魚子及海膽。因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引發的制裁行動,令壽司店及魚市場購買海產的成本大增,被迫承受疫情以外的重大打擊。

近日日本限制俄國產品進口,影響島國的海鮮供應鏈。據日媒報道,各國禁飛俄羅斯之後,從挪威進口的海產也因改道及歐洲航線取消而減少。餐廳老闆及魚市場供應商亦要擔心因戰爭引發燃料價格上升,以及制裁所帶來的長期影響。尤其是在日本上星期宣佈將取消俄羅斯最惠國貿易地位,預料會對該國進口海產徵收更高關稅。

據「朝日新聞」報道,大型連鎖店尚可儲存數月的食材。迴轉壽司連鎖店壽司銚子丸一度要暫停供應很受歡迎的菜色「極光三文魚」(オーロラサーモン),店員解釋:「材料來自挪威,因為航班問題無法進口,暫時改用急凍三文魚。慶幸目前其他產品未有受影響,而且我們有很多食材庫存。」小店經營者則較難解決問題,且難以從多個供應商及分銷商購入海產。

根據農林水產省的數據,來自俄羅斯的產品去年佔日本所有海鮮進口的 8.6%,成為日本第三大海鮮進口國。俄國更是部分海產的主要供應國,其中供給日本 79% 紅鮭三文魚、56% 螃蟹及 47% 海膽。

去年出現罕見紅潮,令北海道附近的海膽及三文魚大量死亡,日本海鮮市場更加依賴俄羅斯進口海膽。失去俄國供應,令北海道壽司店及海鮮市場的產品售價急速上漲,以當地壽司店くるくる寿し為例,原本用 650 日元(約 43 港元)就能購得兩件海膽壽司,在該店改用比俄羅斯貴兩倍的加拿大海膽後,同樣價錢只能買到一件。

日前,壽司銚子丸幾經協調終於恢復供應「極光三文魚」,但因應航班改道,必須限量發售,售價亦因成本增加而上調。而在以明太子聞名的福岡,食品老店福屋(ふくや)表示,他們 80% 的狹鱈(pollock)由俄羅斯進口。每年 1 月到 4 月是明太子季節,製造商通常在這 4 個月內購入一年的材料。雖然公司在 3 月份已買入食材,但高層人員擔心,長期制裁會影響他們在 4 月的採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