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 Monday】遲還不罰錢:讀者回來了,失書也出現了

A+A-
紐約公共圖書館廢除逾期罰款後,大批借出已久的資料被人以郵寄方式或經還書箱送返。 圖片來源:Education Images/Universal Images Group via Getty Images

疫症和伴隨而來的封城,令紐約公共圖書館系統轄下逾 200 間機構在一年半內只能有限度開放,除了使用率急降,不少館藏更一借不返。於是在去年 10 月,紐約市政府宣佈廢除逾期罰款,結果令人喜出望外 —— 非但人流回升,連帶消失甚久的書籍,以及一封封道歉信,陸續送到館來。

早於 1800 年代末,紐約的公共圖書館便對遲還資料設有罰款。罰則廢除前,大部分資料每逾期一天便罰 25 美仙,童書每天 10 美仙,DVD 則罰數美元。書本逾期 30 天會被視作丟失,將收取重置費。任何人若欠款 15 美元(約 118 港元)或以上,會被禁外借資料。2019 年,紐約、布魯克林及皇后區的公共圖書館所收的逾期罰款就超過 300 萬美元(約 2,349 萬港元)。

雖然長者及殘疾人士的罰款較輕,但仍有一些市民對此感到吃力,所以紐約公共圖書館館長 Tony Marx 上任 10 年以來 ,致力推動永久取消罰款,惟始終未能成事。直至疫下暫緩罰款,他終於看到時機來臨。「我們意識到可以調整預算來做要做的事,以及彌補損失的收入。」Marx 解釋:

因為我們不為獲利。我們從事的並非精品收藏業務,而是鼓勵閱讀和學習。我們成為了自己的絆腳石。

紐約公共圖書館廢取罰款制度後,回訪率增長 9% 至 15%。單親媽媽 Dominique Gomillion 為女兒所借的書逾期甚久,拖欠逾 50 美元,從此再未踏足館內。直到數月前她往另一間圖書館碰碰運氣。「我已準備把書放回架上,館員卻說『有好消息給你,現在已再無罰款』。」長島市圖書館員 Tienya Smith 直言:「我無法形容那些罰款對用戶造成多大壓力,撤銷以後便再無負擔。」

重返圖書館的,還有「失蹤」館藏。秋季以來,在曼克頓、史丹頓島和布朗克斯,已有超過 2.1 萬項逾期或遺失的資料歸還回來;而在布魯克林和皇后兩區,更分別約有 5.1 萬及逾 1.6 萬項資料返還。部分舊得已經不在圖書館系統,或是出借的圖書館早就搬到別處,有的甚至附上道歉信。一位匿名讀者就寫道:

隨信是我外借並放在家裡 28 至 50 年的書!我今年 75 歲,這些書助我度過為人師表及母親的生涯。我很抱歉和這些書共處這麼久。它們已成家人。

紐約公共圖書館最大分館、Stavros Niarchos 基金會圖書館主任 Billy Parrott 表示,大部分資料皆以郵寄方式或經還書箱歸還,而非親身交予館員,似乎反映逾期還書者多數自覺羞愧。不過,一眾圖書館員強調,他們不作批判。正如 Parrott 所言:「我們只在乎書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