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服來辯:我正式宣佈倫敦是美食天堂

A+A-
希臘大拼盤。
文:貝立棠
旅居倫敦的博士生

香港,曾經是引以自豪的「美食天堂」,一座遠東小城,卻能盡收歐亞佳餚。不過,這場兩年多的抗疫亂局,令香港變成了市民的兩餸飯堂。

英國,是多年來被戲謔的「美食沙漠」,一個世界大國,卻無美食能登大堂。然而,過去大半年的倫敦生活,令本人拋開對英國的刻板印象。

這不是惡搞,我亦不認為自己是味覺敗壞,我真誠覺得倫敦絕對是一個「美食天堂」。道理很簡單,當一個國家能海納百川,萬民來訪,百國精英匯聚,沒有地產霸權,沒有連鎖壟斷,想找到高質餐廳又會有多困難?

意大利薄餅。

來到倫敦之後,我吃過至少廿個國家(或地區)的佳餚,前文提過在胡域治(Woolwich)吃到淡淡清香的藏菜,至今依舊難忘。除此之外,在我家 30 分鐘步程之內,還有吃港式燒味的「三叔」、斯里蘭卡的上等黑咖哩、良朋共享的希臘大拼盤、優閒嘆茶的葡式咖啡吧、熱情如火的墨西哥佳餚,比較大路的有日本室友也讚好的「淺草餐廳」,中國同學也驚訝的「素食星球」,另外還有馬拉菜、泰國菜、意式餐廳、美式漢堡,再偏門的有菲律賓菜、牙買加菜、西非菜

印尼炒飯(Nasi Goreng)。

當然,我沒有提及到英國知名的炸魚薯條和英式早餐,因為一般來說,它們確實很難吃,又鹹又油膩。用心找的話,還是可能會找到一流的傳統英式餐廳,例如我到過伊斯咸(East Ham)的寶琳酒館(Boleyn Tavern),1900 年開業的 200 年老店,是韋斯咸球迷的基地,據說聖雄甘地在 30 年代曾到訪該酒館,一邊飲忌廉梳打,一邊跟球迷高談足球和政治。那天我簡單點了一個肥肝烘麵包,加上特製甜醬很清新。

Boleyn Tavern 的 foie gras。

不過,價錢當然也是考慮,一般餐廳結帳都要接近 9 鎊起跳(當然 2021 年的時候,我認識的香港也不便宜)。我只能說同一個價錢層的話,比起香港的大型商場,倫敦的餐廳是更多樣化,質素通常也有保證。

我希望強調的是,倫敦不單是英國首都,更加是世界之都,打開好奇心,盡情涉獵環球佳餚,就能大飽口福。

有時候我會想,港式食物(雲吞麵、港式西餐、快餐、街頭食物)或者是倫敦美食王國的最後一塊拼圖,而隨著香港移民潮不絕,可能很快就會填上。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