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詩敏:疫下,運動員無奈退賽

A+A-
基於防疫限制,香港運動員難以受訓備戰,以致需要退出比賽。 圖片來源:Hong Kong Rugby Union 香港欖球總會/Facebook

數個月時間,是幾分之一年,可以是一個學期,也可能是一次夢想。

香港籃球總會因港隊缺操(後有說另一原因是預算不足)棄戰國際籃聯(FIBA)亞洲盃外圍賽,事件一度發酵,多名港隊主將於社交平台發聲,批評籃總單方面作出退賽決定,亦令球員錯失實戰機會。及後籃總指事件是溝通問題,又因疫情轉趨下滑,他們將會向國際籃聯提出重新參賽的要求。執筆之時未知挽回成數如何。

另一邊廂,香港欖球總會宣佈,由於持續的社區防疫措施影響球員作賽的安全,無奈決定讓香港男子十五人欖球代表隊退出 5 月 28 日至 6 月 6 日於南韓舉行的「亞洲欖球錦標賽」,該比賽同是「十五人欖球世界盃 2023」外圍賽,因此,這次的退賽決定亦表示港隊將失去進軍世界盃的機會。這次也是繼今年 1 月,欖總宣佈香港女子十五人欖球代表隊放棄出戰世界盃外圍賽後的另一次退賽。

欖總亦表示,根據現時的防疫限制,本地運動處所和社交距離措拖需維持至 4 月 21 日,而對於欖總的精英十五人欖球運動員而言,自 1 月起便無法訓練,亦已 4 個多月未有參加比賽,短短數週並不足以為比賽備戰。

退賽固然是令人失望,而港隊原本是以衛冕身份出戰亞錦賽,今次退出會為比賽帶來重大影響,對港隊而言亦是可惜。

精英及頂級運動員深受影響,其他運動員及運動人也都久疏戰陣;筆者的旱地冰球隊當然亦久久未有訓練。對於業餘運動員來說,是否外出比賽及訓練,除了要如常衡量工作及生活的安排,這段日子,也多了一層是否能負擔隔離日數的考慮。當然,近月也陸續有運動員出外訓練及比賽,隔離和檢測也許已成日常。此外,隨著政府宣佈在符合特定條件下,體育處所可開放予香港代表隊及梯隊運動員,以備戰亞運、亞洲足協旗下比賽等指定賽事,也有球隊陸續重啟暫停數月的訓練。

許多事情,我們習以為常。疫情之下,口罩彷彿成了我們衣服的一部分(聽過兩、三歲孩童出門前反過來提醒大人要戴口罩,小孩都習慣了);實體課和網課斷續,體育場所一再關閉,還有晚市、限聚…… 面對疫情,逆來,也順受著。防疫及抗疫是重要,無奈光陰對某些人而言特別昂貴;譬如莘莘學子,譬如運動員。時間巨輪不會停下,世界以新的方式運轉,我們要如何追回落後了的、錯過了的事物,或者,要學習何樣的柔韌,是香港人更大的考驗和課題。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讀社會學的多棲體育人,體育節目主持兼旁述,亦從事文字工作;多媒體創作人,旱地冰球員,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碩士(媒體、文化及創意城市);相信文字,忠於創作,熱衷於遊歷。帶著「漫遊者」的目光,期待跟大家用不同角度認識體育,也用體育探看這個世界。

關於曾詩敏:www.tsangsm-vien.com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tsangsm.v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