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電影「E.T. 外星人」的洗腦工程

A+A-
電影「E.T. 外星人」影響美國科學家對外太空生物的意識形態;圖為劇照。

科學家警告,美國太空總署(NASA)科學家帶領一項名為「銀河系中的燈塔」(Beacon in the Galaxy)的研究,若真的執行,可能導致外星人入侵。

「今日俄羅斯」(RT)在 4 月 17 日,NASA 向外太空發送位置數據和其他訊息的計劃,令牛津大學的科學家恐慌,發出警告,認為可能會導致危險的意外,包括引發外星人入侵。

雖然外星人在無數光年之外的不知名星球,到底如何克服光速,是通過蟲洞的捷徑或其他超越四維度的濃縮方式來到地球,尚未可知。但已故宇宙學家霍金早已警告:無緣無故,不要隨便向外太空超級智慧生物伸出友誼之手,因為惹來的可能是一群劫掠獵食者。

研究計劃發射的資料,包括 DNA 組成數據。 圖片來源:Beacon in the Galaxy

報道指出,該研究由 NASA 領導的團隊負責,通過發送資料實現與「外星智慧生物」打招呼的目標,並提到 NASA 希望通過位於美國加州 SETI 研究所艾倫望遠鏡陣(ATA)和被稱作「中國天眼」的 500 米口徑球面無線電望遠鏡(FAST)朝太空發送訊號,內容將包括諸如地球上生命的生物化學組成、太陽系在銀河系中的位置標記、人類的數碼化圖像以及邀請外星人作出回應等訊息。

牛津大學人類未來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桑德堡(Anders Sandberg)的觀點與霍金相同,這樣的計劃有風險,萬一外星文明接收到了這些訊息,他們的回應可能不僅僅是友好的問候。

桑德堡在上週日接受「每日電訊報」訪問時說,尋找外星生命的這一過程充滿了「可笑因素」,「許多人拒絕認真對待與此相關的任何事,這一點很遺憾,因為這本該是重要的事情」。

為何天文學家如此一廂情願?理由很簡單: 這一代天文學家在兒童時代,適逢 80 年代的科幻電影「E.T. 外星人」流行,導演史提芬史匹堡在這一齣電影中延續了自己兒童的狂想和浪漫,第一次將外太空生物「顛覆」為正能量的友善訪客。

「E.T. 外星人」這部科幻經典,對一代人影響巨大。在此之前,外太空生物包括火星人,在美國的冷戰時代,上一代的荷里活電影人和連環圖作者,連結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美國民眾仍處於戰爭後的創傷。50 年代初美國的恐共心理潮流,在國內搜捕共諜。蘇聯和中共聯手赤化全球,有如外太空恐怖生物侵襲地球,是毁滅人類文明的心理縮影。

史提芬史匹堡是戰後長大的獨立電影人,也是一代自由知識分子進軍荷里活的代表人物。這一代人對父母的反抗,首先表現在對外星人來地球的恐懼,提出「另類觀點」:為何假設外星人都是敵意的侵略者?為何人類不能與外星人做朋友? 「E.T. 外星人」中兒童與 ET 溝通建立友誼,散發的正能量,令觀眾離開戲院時熱淚盈眶。

這部電影開一代風氣,不但顛覆了外星人的銀幕形象,還造就了此後西方對第三世界難民和非法移民的包容。在墨西哥邊境建築圍牆,引起美國年輕一代選民和民主黨支持者巨大的反彈,潛意識就來自史匹堡的電影 ET 教育。

電影「E.T. 外星人」不但奠定了一代美國科學家對外太空生物的意識形態,還影響了克林頓到奧巴馬一代政府對中共的態度。這一切潛移默化,又影響了美國幾十年的外交政策。折射在天文學實驗室的望遠鏡中,外太空生物可以假設是好人,可以 engage,可以做朋友,甚至可以用西方文明的善良來感化「牠們」,令「牠們」與「我們」一致。

時至今日,西方對中國如夢初醒,與有專家警告勿對外太空生物過分樂觀,同步覺醒。幾十年過去了,不要仍活在兒童時代的童話世界,在大災難降臨之前,趕快醒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