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已到達 5 項氣候災難的臨界點

A+A-
北極正在融化的冰山。 圖片來源:Ozge Elif Kizil/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最近有研究指出,現時全球平均氣溫較工業化前上升攝氏 1.1 度,可能已超出 5 個氣候災難的臨界點,其中包括:格陵蘭島冰蓋融化,將令全球海平面上升最少 25 厘米;影響北半球氣候的大西洋環流持續減弱,干擾降雨量;北極永凍層急速融化,將釋出大量含二氧化碳和甲烷的溫室氣體。

預測全球氣溫還將上升至少攝氏 1.5 度,屆時還可能觸發另外 5 個氣候災難,包括北緯地區如斯堪的納維亞、愛沙尼亞、立陶宛、俄羅斯、阿拉斯加和加拿大,將經歷更猛烈的森林火災幾乎所有山地冰川消融等。研究暫時發現共有 16 個關鍵的氣候災難,若氣溫上升攝氏 2 度或以上,將引發餘下的 6 個,影響長達數年至數世紀不等。

當地球暖攝氏 1 度,或已超過所謂「安全」範圍。人類文明一直是在低於此基準發展,一旦越過某一災難的臨界點,可能引發骨牌效應,導致其他災難,惟需待進一步研究,意味著目前只預測了最低程度的災害。德國波茨坦氣候影響研究所所長 Johan Rockström 預計全球氣溫可能上升攝氏 2 至 3 度,無疑將觸發更多災難,殃及更深遠。

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PC)在「科學」雜誌發表報告,分析 200 多項有關臨界點、氣候觀測和模型研究,定義「臨界點」為溫度超過臨界值,導致無法阻擋的氣候變化,即使全球暖化結束也不能逆轉。報告又確認 9 個引發全球災難的臨界點:格陵蘭島、南極西部,以及東部兩處冰蓋消融;大西洋經向翻轉環流(AMOC)部分或完全消失;亞馬遜森林枯萎(未計砍伐影響);永久凍層崩塌,以及;北極冬季海冰流失。

至於另外 7 個臨界點,可能帶來嚴重的區域影響,例如自 1998 年起全球珊瑚礁因海底熱浪導致白化死亡、非洲西部的季候風變化等。其他潛在臨界點仍有待研究確認,包括海洋中被稱為「死區」的低氧水域於過去半世紀以來不斷擴張,以及印度夏季風的異常變化等。

瑞士政府於 5 月向 IPPC 提出了一份關於氣候臨界點的特別報告,提出自 2008 年首次評估臨界點以來,其名單和相關風險急劇增加。英國雅息特大學教授 Tim Lenton 指出:「我們的新工作提供了令人信服的證據,證明世界必須加速發展脫碳經濟。為實現目標,我們需要觸發令社會積極響應的引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