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 日劇情史

|共179篇|

紅眼:W 與角木肇(上)

在 1995 年開播的電視版,五大主角機最初由高達系列的「親生父親」大河原邦男(Okawara Kunio)設計,至於 OZ 的機設,則由後輩角木肇(Katoki Hajime,簡稱 KA)負責。歷年以來,五台高達最多人談論,亦有過大河原邦男和 KA 版本之分,雙倍的主角光環下,斯人獨憔悴的反而是最初由 KA 負責的 OZ 機體。

紅眼:東出昌大的啟示

壞事情來得太多,近期相對比較 Juicy 一點沒那麼壞的「壞消息」,應該是日本著名男演員東出昌大鬧出婚外情,過去多年努力經營的早婚、顧家、無緋聞,用心工作賺錢的好爸爸好男人形象,就跟北京過年前聲稱武漢疫情「絕對安全受控」一樣,一夜之間完全粉碎。

紅眼:天道總司的味噌鯖魚

曾在 2006 年「假面騎士 Kabuto」飾演男主角天道總司的水嶋宏,近年轉為自家經營演藝事務之後,已甚少機會公開露面。不過,前兩個月開始,水嶋宏開設了其 YouTube 個人頻道,推出不定期更新的烹飪節目「Hiro-Meshi Japanese Home-style Cooking」,並於影片中介紹一些日式家常料理。而在這幾天剛剛上傳的新影片,他的挑戰菜式就是一道「味噌鯖魚」。菜式簡單便宜,但對於假面騎士的支持者而言,箇中意義非比尋常。

紅眼:當黑夜太黑,就別迷戀蝙蝠俠這個「左膠」

到底小丑是否真的在邪惡一面以外,擁有善良一面?有沒有變回好人、「洗白」的可能性?沒有。絕對沒有。故事搧了蝙蝠俠一巴掌,別太天真,所謂善良一面,就算有,都是假面,是為了狡猾地隱藏惡意,以便繼續作惡而故意裝出來。

紅眼:「喪青獻世樂團」—— We are Zombies but alive

他們看待世界的觀點,跟長久允的電影鏡頭一樣奇特,跟 Zombies 的走路姿勢一樣奇怪。明明活在一個廢墟之中,卻又總是恐懼著,當他們長大以後,未來需要面對一個怎樣的廢墟。因為他們仍在想像未來的世界末日,但其實,世界早已來到末日,未來就是連世界末日都沒有。

紅眼:繼續做個過了時(效)的刑警

在今日這個圖片、影像甚至閉路電視片段都可以輕易造假的後真相年代,在法律(制度)和真相之間,站在真相一方這種逐漸過時的堅持,珍罕老派的「刑警魂」,顯得滑稽而又天真可愛。今日還會用上天真可愛來形容警察的地方,應該就只有這種過了時效的刑警喜劇。

紅眼:禁了蒙面,幪面超人仍在

「禁蒙面法」實施之後,香港某處的「連儂牆」突然出現一幅抗爭海報,所畫的就是「幪面超人」。犯禁反抗,原是他的真實本貌。在日本、香港,作品風格會隨潮流而變,政治制度會隨時代而崩壞;但在心中,它傳達的訊息,眼罩下的淚腺,蒙面之志,跨越時代而不變。

紅眼:在中華街尋找一些壓縮的城市備份

如果我們各自帶走屬於那個城市的一些東西,把它們作為家當一起撤離呢?譬如在那個城市已經逐漸流失的文化、風俗和身份認同,譬如平民食物的味道、烹煮方法,衣著習慣或關於某些商店和街道的名字?然後另覓一個地方,將這些被移民者零星帶走的家當,將記憶還原。而其實,這就是唐人街/中華街了。

紅眼:「飛翔吧!埼玉」—— 埼玉獨立運動的政治宣言(下)

故事雖然瘋狂超現實,但對照現實社會,明白的人,會接收到它的奮鬥訊息,不明白的人,都無所謂,就當光復埼玉是一場華麗的鬧劇吧。任何一個不甘受暴政壓迫、踐踏尊嚴的城市,都是埼玉。對抗暴政,光復埼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