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衛六

|共209篇|

身故計劃:積極地過渡生死

許多人會避免思考和談及衰老死亡,好些人亦相信離死亡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因此不會與朋友和家人分享他們有關身後事的偏好。美國有初創公司不畏「死」, 嘗試打破禁忌,協助客戶訂定「身故計劃」,著他們提早思考和決定好有關醫療保健治療、葬禮、財產規劃以及離開後如何被紀念等安排。

3 年後才(錯誤地)讓步,喀麥隆只剩獨立一途?

喀麥隆分裂危機持續逾 3 年,引發的動亂已造成逾 2,000 人死亡。最近喀麥隆議會授予兩個英語地區「特殊地位」,試圖平息分裂危機。但「特殊地位」的讓步,對於喀麥隆分裂危機似乎來得太遲、太輕微。武裝分裂組織表示,只有獨立才能滿足他們。

甚麼人會反抗暴政?

許多親政府的「藍絲」或中國人,相信示威者必然是收了錢,才會出來「搞事」。他們不明白,如果沒有好處,為何人會出來示威,與政府對著幹。也有些人,或本身同情和理解示威者,但沒有勇氣與統治者對抗,結果還會默默承受社會的不公義。電影中的鐵甲奇俠、神奇博士、蜘蛛俠,甘願犧牲生命,對抗邪惡敵人,他們被稱作「超級英雄」,但甚麼時候才會有「英雄」挺身而出?

「多巴胺齋戒」可減低負面情緒,重拾激情?

都市人工作繁忙、日理萬機,日常生活充斥各種等待接收的資訊。香港人流行以旅行吃喝玩樂放鬆身心。近期美國矽谷流行一項新玩意:「多巴胺齋戒」。在一段時間內隔絕外界刺激,如不使用手機、電腦或其他電子產品,只喝水而不進食,避免與他人互動,包括眼神交流。實行者相信,通過禁絕多巴胺影響,可讓大腦得以重新啟動,從而得益。

善心何處放?捐錢時要注意甚麼?

施比受,更有福。不少香港人熱心公益,慷慨捐贈,希望為世界和平、扶弱濟貧出一分力。近日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因拒絕介入理大協助救援而引起不滿,大批網民揚言停止捐款。施者雖然有福,但最怕善款用不得其所,「所託非人」,浪費一番善意。大家或可參考理財顧問及作家 Phil DeMuth 在「福布斯」提出的建議,令善心得以安放。

與其磨爛蓆扮工,不如每日只做 5 個鐘?

德國有企業正在推行「日做五小時」的政策。企業家 Lasse Rheingans 在 2017 年收購了一間小型科技顧問公司。他意識到過往自己在辦公室中,浪費了不少時間在查看 Facebook 或回覆電郵,使他需要花額外的時間待在辦公室。於是他在新公司大膽提出,在不減工資和假期之下,把工時由 8 小時縮減至 5 小時。

派錢提升生育率成效如何?

香港生育率多年來呈下降趨勢,總和生育率從 1981 年的每千名女性有 1,933 名嬰名,下降至 2003 年的 901 名。2012 年雖曾回升至 1,285 名,2017 年卻又再下降至 1,125 名。這狀況同樣出現於歐洲的先進經濟體國家,一些國家採取增派育兒福利作為應對方法,但這些金錢利誘成效又是如何?

不能維修的 AirPods 是差劣的設計?

Apple 官方有提供電池維修服務,如在保養期內,電池維修是每「個」 389 港元(一對即 798 港元)。如果已過保養期,費用則為每個 549 港元,與遺失的收費相同,也跟購入新 Airpods 的價格相若(現為 1,299 港元)。雖然 AirPods 有維修服務,但維修公司 iFixit 卻指出,其在設計上的可維修空間是「零」,屬於不可維修。

護眼防失眠,遮蔽藍光不足成事?

生活忙碌的都市人,在返工時要盯住電腦,在家時也手機平板電腦不離手,如何避免眼睛疲勞和保障睡眠質量值得探究。一些產品如防藍光眼鏡或標榜能減少藍光吸收,有助保護眼睛及改善睡眠,然而,俄亥俄州立大學視光學助理教授 Phillip Yuhas 日前在於學術媒體 The Conversation 撰文提出,在保護視力和保持眼睛健康方面,藍光並不是最大的擔憂。

為甚麼在斯德哥爾摩沒人炫富?

在香港,冷不防便會有親朋好友或同事探問:「你搵幾錢一個月?」如街頭遇上訪問,不少人亦不介意透露自己的收入或資產狀況。在許多國家,高收入是成功的標誌,甚至會以收入斷定一個人的價值。然而,在瑞典,隨便探問別人的收入卻是禁忌,那裡有種叫做 Jantelagen 的文化。

遠端工作增壓力損健康?

不用回辦公室固然有其好處,例如彈性上下班時間、可同時在家照顧幼兒、避免在辦公室中分心。對於在家工作者,更節省了惱人的長途通勤時間。但世事往往不是十全十美。英國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商法學院企業教育首席講師 Stephanie Russell,於學術媒體 The Conversation 撰文指出遠端工作的弊端,包括有可能增加壓力,甚至影響健康。

中國式愛國心從何而來?

香港中文大學學者 Yifu Dong 早前在「華盛頓郵報」的評論寫道:「在世界各地的中國公民,丟臉地站在北京政府一方對付香港。」最令作者震驚的是,世界各地的中國大陸人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組織起來捍衛北京的言論:「大量生活於擁有自由、民主和政治權利社會的海外華人,選擇站在北京政府一方,但上述這些權利在中國卻近乎不存在。」這些生活在自由國度的中國式愛國心到底是從何而來?

南非排外襲擊,譴責暴力於事無補?

南非是非洲最先進的經濟體之一,吸引了來自整個非洲大陸的移民,外國工人與本地人爭奪同樣的工作。有指目前一系列的暴力事件,乃在嚴重的經濟困難下出現。南非金山大學非洲移民與社會中心教授 Loren B. Landau 在「紐約時報」發表的文章提出,這些排外事件,並不是非理性的暴力或突然而生的民眾反抗,也不是單純的「犯罪」事件,「相反,它是一種植根於南非轉型失敗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