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淚彈

|共3篇|

全球最年輕記者:鏡頭就是我的武器

3 年前,只有 10 歲的巴勒斯坦女孩 Janna Jihad 無畏無懼,親身紀錄以色列在西岸等地的不公義行為,令她成為全球最年輕記者。時至今日,這位少女仍然謹守崗位,以影片向其 30 萬名 Facebook 追隨者報道拉姆安拉的實況。「這是我唯一的武器,向世界展示巴勒斯坦兒童的遭遇。」

致命催淚彈荒謬 —— 禁止用於戰爭,卻成鎮壓恩物

兩個月以來,催淚彈成為警隊對付示威者最常用的武器,即使香港執業藥劑師協會呼籲警方,不要隨意使用,因為嚴重者可導致死亡,警司協會卻以「莫名其妙」回應。催淚彈是否如警方所言屬「非致命性武器」?觀乎歷史,催淚彈作為化學武器,亦曾奪去性命;將這種禁止用於戰爭的催淚彈用於人民身上,更不合邏輯。

從血肉戰場到示威現場:催淚彈的演化歷程

催淚彈早自 1920 年代便派來鎮壓示威,縱然至今造成數百人死、數千人傷,但依然被國際認可為「人道」鎮壓工具。英國學者 Anna Feigenbaum 為此梳爬史料,研究催淚彈是如何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化武,搖身一變成為鎮壓示威的「人道」工具,而生產商又如何鑽研示威者戰術,與示威者暗中對奕,以改良催淚彈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