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

|共214篇|

不作為的尼加拉瓜,只會漏夜下葬死者

武漢肺炎疫情開始至今,尼加拉瓜當局堅持不封城、不採取任何應對措施。據「紐約時報」報道,該國國民即使患上肺炎,只要沒有進行冠狀病毒測試,就當成沒有確診;如果不幸染病身故,則安排在午夜快速安葬。但當局愈掩蓋,似乎愈顯得疫情嚴重。

製作殺毒防菌的利器,由改變物體表面開始

現時每年多達 70 萬人死於抗藥症疾病,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令問題更受關注。研究顯示,在中國死於武肺的病人當中,有半數同時感染另一種病原體。而武肺患者常被處方抗生素,令人愈發憂慮此舉會加劇抗生素耐藥性細菌的問題。科學界正在尋求新的解決方法 —— 把病原體用以傳播的物品表面,轉為對付它們的武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疫情穩定後,泰國何時開放旅遊業?

各地因應武肺疫情封關,靠旅遊支撐經濟的國家首當其衝。歐洲各國打算於暑假開關迎客,日本亦逐步重啟旅遊業。同為旅遊大國的泰國,卻堅持抗疫為重,最快都要數月後才容許遊人到訪。要繼續封關防疫,泰國人如何自強,以便日後走更遠的路?

專家也無所適從的隱形傳播者

繼上月中梨木樹邨出現本地武漢肺炎確診個案後,日前再新增數宗本地感染個案;兩個感染群組現時仍未找到源頭。中大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認為,香港社區明顯有源頭不明的隱形傳播鏈。不僅香港,隱形傳播鏈亦對其他國家構成威脅,但感染者既為隱形,要找出源頭自然不容易。新加坡衛生部傳染病司司長李堅明,早前便與專家們嘗試揪出當地 1 月時的隱形傳播鏈。

印度打壓示威活動,無所不用其極

現在公民要表達不同意見,不管是遊行示威、集會,亦要獲批「不反對通知書」,難過登天。加上因應武漢肺炎疫情實行並無科學根據的「限聚令」,公民可以表達政治訴求的空間就更少。而去年 12 月,印度通過具爭議的新公民法,引發大規模示威遊行,無獨有偶,當地政府亦用上不同手段,包括以控制疫情為由,企圖遏止民間反對聲音。

【醫療系統崩潰中】墨國病人「送院」即「送死」

墨西哥的醫療系統長期崩壞,導致醫護及設備嚴重短缺。結果當武漢肺炎襲來,無論是不幸「中招」也好,其他傷患也好,送院反而等同送死。有男士被經驗不足的護士誤拔呼吸器而喪命;有病患因無人監控其生命跡象,死於敗血性休克;一些病人被「棄置」於病床數小時,導致呼吸管被堵塞。救命不成反奪命,如斯荒謬,何以至此?

夕立:「雙層公寓」、武漢肺炎與網絡欺凌

在木村花事件與武漢肺炎所衍生的網絡欺凌行為後,新一輪加強規管網上言論的修法勢在必行。雖然政府並非直接決定言論的性質,而是要求 Twitter 等社交平台代勞,但如何在言論自由與保護弱勢之間取得平衡,還是一個難題。

350 年前的自我隔離 —— 以肉身截斷瘟疫傳播

英國村莊伊姆村(Eyam)因在瘟疫中自我隔離而聞名。17 世紀英格蘭爆發鼠疫,倫敦商人把布料樣本寄給伊姆村的裁縫 Alexander Hadfield 時,裡面的跳蚤使瘟疫在村內蔓延,超過 260 名村民染病身亡。但他們自我隔離的決定,拯救了北部無數人的生命。在同樣急需自我隔離的傳染病大流行年代,英國「獨立報」記者重回伊姆村,希望了解多年前的疫症,對現今有何啟示。

矽谷富豪逃難首選:紐西蘭

紐西蘭前總理 John Key 表示:「如果有人擔心世界末日,他一定會選擇世界上最遙遠的角落,以及環境最安全的地方,打開地圖一看,非紐西蘭莫屬。紐西蘭一向被譽為南極之前的最後一個巴士站,我聼很多人説過,如果天塌下來,他們都希望自己在紐西蘭有一間容身之所。」

意大利醫護:「我們曾經是英雄,現在卻被遺忘」

醫護在疫情期間,冒上生命危險拯救病人,成為眾人心目中的「救人英雄」。然而,在意大利疫情轉趨緩和後,世人似乎開始忘記他們的功勞。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當地醫護經歷長時間照顧大量危重病人,以及目睹疫症中最可怕的情況,已留下難以磨滅的創傷及疲憊,現正是他們最需要支持的時候。

防疫建築學:武肺過後的室內設計想像

防疫是一門跨學科的學問,包括建築學。都市人很多活動,無論休閒抑或工作,都在室內進行,室內空間設計直接影響人與環境的關係。一個好的室內設計師,不單會考慮美學和舒適度,也會考慮衛生問題。隨著更多有關武漢肺炎的研究誕生,或會慢慢影響往後的室內設計。

俄羅斯疫情,揭示政府失信於民

截至本月 20 日,俄羅斯的武漢肺炎確診數字已超過 30 萬,死亡人數為 2,972 人。俄羅斯目前雖為全球武肺病例第二高的國家,但「經濟學人」認為,該國的疫情要比官方承認的數字更嚴竣。而上至克里姆林宮,下至地方政府,均為疫情塗脂抹粉,反映地方政府以至普京的威權本質 —— 地方取悅總統,總統則向精英階層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