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座

|共2篇|

Chester Ho:讓座難題——你要關愛座還是讓座提示燈

狂人 Boris Johnson 仍在競逐連任倫敦市長的時候,曾提出立法要求青少年承諾讓座,如被發現不讓座則會取消其免費乘車優惠。立法會議員田北辰亦曾經提出類似的立法讓座概念,後來被人批評小題大做而覺今是而昨非。在襟章和立法之間,南韓為我們找到一個中間方法。今年 4 月,南韓釜山市在鐵路設置粉紅色提示燈,當孕婦登上車廂,鄰近的提示燈就會亮起,孕婦就坐後提示燈便會熄滅。這幫助乘客判斷有孕婦需要就坐,避免讓錯座和開不了口的尷尬時刻。

當關愛成為美德,讓座就是義務?

港鐡日前宣布,決定為全線列車增加關愛座,數目由每卡 2 個增至 4 個,預計 2017 年完成。除非是立法規定必然要讓座,否則讓座與否依然是自願的道德問題。多數人認為讓座是美德,但這種美德是否構成義務呢?佛羅里達農工大學哲學系教授 Michael LaBossiere 就曾歸納常見有關「對陌生人是否具有義務」的論點——我們對陌生人有必然的義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