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

|共83篇|

【英國大選】年輕選民將再次成為關鍵?

英國 2017 年大選,海量新登記的年輕選民成功令工黨議席大增,導致第一大黨保守黨無法在國會中取得過半席位,結束壟斷狀態。2019 年 12 月 12 日,英國大選將提前進行,以儘快解決僵持不下的脫歐問題。兩年過去了,年輕選民有增無減,英國國會或再次迎來巨變。

【英國大選】「洗樓」能助工黨翻身?

「橋唔怕舊,最緊要受。」此話放到大英帝國,同樣行得通。英國國會大選在即, 保守黨固然出盡法寶,務求守住執政地位。不過「經濟學人」報道,工黨有機會搶佔部分地盤,靠的卻是至為傳統的「洗樓」大法。在這個連種票都用社交媒體的年代,黨員仍用拍門方式,與遊離選民促膝長談,或在支持者的門窗貼海報。

偽民主的國度,人民將「奉陪到底」

今年 4 月,高齡 82 歲的阿爾及利亞時任總統布特弗利卡在輿論壓力下正式辭任,結束 20 年領導者身分。12 月 12 日將為新一屆大選投票日,23 名候選人當中最終只有 5 人「入閘」,而且均為布特弗利卡的舊下屬或支持者,民眾質疑他們是前總統的傀儡,所謂的民主選舉不過是「掛羊頭賣狗肉」,於是再度上街抗議,要求他們全數退選,否則罷絕投票。

加拿大艾伯塔省也要脫加(Wexit)?

近年各地要求主權獨立的聲潮愈漸響亮,繼 2016 年英國公投決定脫歐後, 加泰隆尼亞也於隔年進行獨立公投。今年 10 月,加拿大選舉成績揭曉,主張加拿大西部「脫加(Wexit)」的保守黨,於選舉中成功拿下數個西部省份,為脫加打下根基。究竟這只是政治噱頭,昂或是人民心底的聲音?原來艾伯塔省脫加,並非一朝一夕的事了。

推動民主的特別「墨水」

在香港,當選民在票站內出示身份證領取選票後,工作人員就會在登記冊將人名劃線作識別。但新一屆區議會選舉中,有選民投票時卻發現身份證已被登記。在不使用電子科技的情況下,到底要如何避免上述情況?印度做法是,在已投票選民手指上塗上擦不掉的墨水,以防舞弊及重複投票。

選舉式威權政體:近年有甚麼國家押後了選舉?

反送中運動一日比一日激烈,親北京陣營就曾放風可能延遲原定 11 月 24 日舉行的區議會選舉,而一班和理非政黨和市民則希望力保如期選舉,並稱之為「官方公投」;亦有人認為,DQ 過後,區選已無認受性可言,可有可無。其實過去數年,國際社會也有不少延續選舉例子,媒體間也有很多文章討論押後選舉的影響。

鎮壓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強化我們的民主信念

10 月,加泰隆尼亞獨立領袖 Jordi Cuixart 被西班牙法院判處監禁 9 年時,兒子才出生 3 星期,判刑預示他未來都不能陪伴兒子長大,但 Cuixart 堅信監禁將帶來更大的好處。他在獄中回應英國「獨立報」時指:「我不急著離開」,因他想「力盡己任」後才出獄,他說:「我不是獄中的政治人物,而是一個用坐牢來譴責西班牙侵犯人權的政治犯。監獄簡直成了大聲公。」

德國政黨「自我訪問」成風,記者地位岌岌可危?

每近選舉,候選人除了加緊宣傳政綱,往往會出席論壇、接受訪問,以增加曝光率。不過,近日德國總理默克爾一段受訪影片在國內引起討論,爭議點和她的言論無關,而是主持人的身份 —— 同屬基督教民主聯盟(CDU)的議會黨團領袖布林克豪斯(Ralph Brinkhaus)。自己人訪問自己人,令「德國之聲」不禁質問:「誰還需要記者?」

唐明:美國國父反民主?

至少在他眼裡,美國的政治制度,不但不適合其他人,而且還不夠好,他並不想把這套制度強加給其他人;但是,反過來也可以說,任何和他們相同道德信仰的人,自然會認同以及擁護美國的憲法。美國的憲法精神,只對這些有道德信仰的人有吸引力。

選舉網上投票,還未是時候?

近年,不少國家參與選舉的人數均見減少。如果投票能夠更為方便,例如容許選民網上投票而不必特意前往投票站,或許能夠吸引更多人運用他們神聖的一票。除非通過郵寄,傳統投票通常在受控的私密環境之中進行;網上投票則為遠程,令人產生欠缺私隱的疑慮。據法國電腦科學與自動化研究所學者 Steve Kremer 所指,要以網上電子投票取代親身投票,還有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