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

|共521篇|

疫下虧損 4 億歐元,反激出 Zara 戰略轉型關鍵年

2020 年的疫情衝擊造成 Zara 實體零售單季虧損 4 億歐元後,Zara 網絡銷售佔總營收比率躍升至 32%,原因是在更多傳統物流外,該集團還利用其全球門市的後台,為網絡訂購的 12 億歐元服裝進行包裝和出貨。這要歸功 Zara 母公司、西班牙時裝集團 Inditex 近年來致力開發的全新物流科技。

一個雪糕品牌的罷市行動,惹來國家級的恫嚇

各地抗爭者時常透過杯葛行動來推動社會革新,有些人會因此面對權貴的恫嚇。在以巴問題上,就有「抵制、撤資、制裁」運動,抗議以色列壓迫巴勒斯坦人。知名雪糕品牌班傑利公司(Ben & Jerry’s)近日就宣佈停止在巴勒斯坦佔領區的業務,以聲援抗爭者。事件最終惹來以色列和猶太社群的強烈反應,聲言要杯葛和興訟。

程總裁:中國債務危機前世今生,恒大出事地方平台亦堪虞

靠高槓桿借貸運作多年的恒大集團,其實只是中國宏觀債務風險下的一幀風景。中國企業以至地方政府的「借錢癮」,最早要數到 2008 年時的胡錦濤年代。為了減緩金融海嘯的影響,他們讓中國 GDP 增長繼續高歌猛進,容許企業以至地方政府舉行「債務派對」逾 10 年之久。

打破組織慣性、帶領豐田度過危機的兩大人物

每個公司在成立幾十年後,幾乎都會發生組織慣性,習慣用固定的模式做事。對於已傳承到第二、三代甚至歷史更悠久的公司,組織慣性更普遍,主要是後代不喜歡改變成功創始人的戰術與戰略。但不管是豐田英二或是石田退三,他們都在任內打破了組織慣性,開創新的戰術與策略。

80 年代中共構想的香港政制藍圖:日本經團連模式

1984 的「中英聯合聲明」,確立香港的「一國兩制」方針。解決香港主權問題後,中共下一步思考究竟如何執行「一國兩制」,讓資本主義在 97 後依然能順暢運行。1983 年,許家屯來港出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他在其回憶錄透露,中共曾經希望仿傚日本,在香港建立所謂的「經團連」模式,以商家財閥為管治核心,以維繫香港繁榮穩定。

靠一台健身器連賺十年,日本獨角獸如何從虧損地獄中翻身再起?(下)

2019 年度,MTG 淨損超過 260 億日元,但只花了一年時間就轉虧為盈,在 2020 年度以淨利 15 億日元作結,成為日本近年來反差最大的企業。2016 年危機爆發之際,松下剛抓住救命的最後一根稻草,試探大田能否重整經營。大田不忍看 MTG 漫無方向,便允諾協助並接下了會長一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