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私隱

|共34篇|

潘度琳:當大家都是網內人,誰還是無辜?

透過一宗悲劇,小說想說的是網絡的魔力,網絡欺凌甚至可以把一個人從懸崖邊推下去,殺人不見血。但在網中的所有人也是共犯 —— 留下不負責任的留言、對欺凌視而不見的人都責無旁貸。當我們自詡文明,卻原來一直處理不了內在日益滋長的惡念,不知不覺間使世界倒退,變得更醜陋。

Chester Ho:封殺小熊維尼的背後——網絡主權爭奪戰

對於中國網絡管制政策,我們著眼的大概是會否波及香港的網絡自由,然後調侃一下小熊維尼被網絡封殺的新聞。可是對中國來說,中國管制互聯網的手法將會是網絡空間治理的「中國方案」,回應了國際社會在網絡安全、反恐上的不安。中國方案旨在提出一種互聯網新秩序,解決了現時互聯網強調自由人權,卻忽視了公平和均衡的老問題,同時提升中國在網絡空間的話語權。

請備份:8 招保電子私隱

WannaCry 讓全球電腦用家人人自危,沒想過電腦危機那麼遠這麼近,一時人人關注電腦安全。及時更新系統和程式、不打開可疑電郵和網頁、不隨便安裝不明程式,如此電腦也中招,實在是非戰之罪。不過,在電子網絡世界危機四伏的,除了是個人電腦安全,還有你的個人資料安全。開源社群 Free Code Camp 創立人 Quincy Larson 在博客上提出多項建議,更好保護你的電子私隱。

Google 掌握你的過去,你卻難以奪回來

你以為自己只是在家中隱閉地上網,實際中你的一舉一動已赤裸裸地暴露在網絡世界,即使是無痕上網,仍能偷窺你的網絡行蹤,更不消說你無時無刻都在使用 Google、Apple 等科技公司的服務。Google 近乎掌握了你日常生活的所有並非新聞,除了如多數人般默默同意以外,丹麥便有人對此感到惴惴不安。

網上最大謊言:點擊同意條款

不論是社交網站、購物網站抑或串流媒體,舉凡需要登記使用的網站,除了要你提供個人資料外都不能免俗彈出長如文集的「使用條款與細節」,密密麻麻的排版中佈滿不知所云的法律名詞,冗長深奧偏偏頁尾還故作大方提供同意或拒絕的選項。不過有實驗發現此等條款根本無人會讀,麻木點擊同意,不禁叫人質疑究竟「使用條款」意義何在。

諜戰中的科技

保安及情報記者 Gordon Corera 說過:「電腦天生是便利監視和偵查。」最早期的電腦,包括 Colossus 與 SEAC,就是英美情報局用來破解密碼,後來的電腦更演變成極佳的儲存資料的工具,在電腦資料庫中搜尋資料遠比在書架中翻閱文件來得輕鬆,到底科技在諜戰中是甚麼的角色?

【讀者投稿】如果你討厭政治,請不要使用 WeChat

又到十月,這個紀念被同胞鮮血染紅的偉大祖國誕生的日子。全國各地也進入這一年一度亢奮的慶禮,不但內地各個名勝景點被亢奮地擁擠佔領,就連那些移民海外的中國新移民也在大中國社交網絡比如微信上亢奮地表達對這個花盡心機千辛萬苦離開的祖國的愛戴。於是,偉大的祖國母親大人深受感動,在這普天同慶的喜慶日子,恩賜給它的子民一個全新法例:微信微博等社交網絡內容可成為呈堂證供。

無痕上網,仍能偷窺你的網絡行蹤

要安全上網,不留痕跡,以為使用瀏覽器的「無痕式視窗」,或完事後清除 cookies 就一了百了?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發表的研究就揭示,這些小把戲不足以讓你遁跡於網絡,因透過監察裝置的電池狀態、瀏覽器的字型組合等特徵,仍然可追蹤網絡行蹤,例如最終仍可投其所好,向目標提供特定廣告。

Qwant:保你私隱的搜尋器

科技與私隱此消彼長,似乎已成常態。Google、Facebook 等網絡巨頭被指囤積個人資料,未經同意打包轉售商業機構,面對不少侵犯私隱的指控,科技界亦不甘示弱,Google 就曾明言:「Gmail 用戶不應期望有私隱。」一片呼聲之中,法國搜尋器 Qwant 誕生了。

Chester Ho:從來都沒有的網絡私隱

美國有大學教授懷疑 Facebook 會監聽用戶生活,並分析資料推送廣告。類似的懷疑時有聽聞,Facebook 亦明確承認其手機應用能夠紀錄聲音,並重申早於 2014 年為美國用戶增設的功能,在張貼個人狀態的時候,可以開啟「聆聽」功能去辨認周圍環境的音樂、電視節目資訊。不過,Facebook 聲稱所得的資料並不會用於廣告推送,因為從統計數據已足以做到準確的廣告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