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仔

|共163篇|

為工作,印度青年遠赴加國

印度失業率持續高企,年輕人在國內求職無望,紛紛萌生去意。據路透社報道,旁遮普邦一間外國簽證代辦機構 Blue Line 近年生意激增,每天處理大約 40 名客戶申請。任職該機構的顧問 Lovepreet 坦言:「這份工作我已做了 4 年,我今年或明年也會去加拿大。政客們不斷承諾向我們提供政府工作,卻從未兌現。」

感責:一個機構得以走向問責的關鍵

很多港人聽過所謂的「高官問責制」,原意是各政治委任官員須為過失向公眾負責任,但這個制度成功與否,大家心中有數。不論是公私營機構,「問責」都是組織能否有效運作的關鍵。2021 年,公共行政學權威期刊 Public Administration Review 就刊登一篇研究文章,提出「感責」(felt accountability)的概念,認為機構要達到問責,當從員工個人感知出發。

土耳其里拉大貶值,終令人才流失?

土耳其央行遵循總統埃爾多安之命,無視通脤飆升而一再減息,導致里拉大幅貶值。眼看鈔票快變廢紙,卻又無法遠走他方,遙距工作成為當地青年的出路。他們改為海外企業效力,收入以美金計算,生活質素不跌反升。但對於土國商界、特別是 IT 業而言,這波虛擬人才流失帶來沉重打擊。

香港眾生相:19世紀的白人工人階級(二)

前文提到,在香港開埠早期,除了港督、殖民地高官和一眾商行大班從英國遠洋而至,也有一班中下階層的白人來到這個遠東殖民地,希望碰一碰運氣。這班白人平民的故事,是香港早年歷史重要一環,卻被世人遺忘。前香港大學社會學教授黎必治(Henry J. Lethbridge),曾在 70 年代於「皇家亞洲學會期刊」發表文章,細訴一群白人工人的生活面貌。

香港眾生相:19 世紀的白人工人階級

1841 年 1 月鴉片戰爭期間,英軍佔領香港島,標誌著香港正式開埠。往後一百多年,香港由轉口港發展成工業城市,再化身國際大都會。對於早期殖民史,人們很常討論高尚白人群體,如高級公務員、軍官將領和銀行大班等對香港發展的影響力。然而,香港白人群體構成其實很複雜,當時也有一班白人工人遠赴這個東方小鎮謀生,並留下各種故事。

13 年後,美國迎來最大工資升幅

9 月,傳媒已報道中國的房地產、教育及跨境電商業界爆發大規模裁員和降薪潮。近日,中國各個網絡平台亦傳出消息,指多省的公務員被大幅度降薪兩至三成。在疫情、中美新冷戰,以及恆大債務危機夾擊下,有分析指中國經濟復甦緩慢,人民或許要「共同富裕」一下。不過另一邊廂,同樣深受疫情困擾的美國,工人們卻迎來 2008 年以來最大的工資升幅。

印度基德布爾與重慶大廈:如何在香港扣連起來?

香港本應是一個繁華璀燦的國際大都會,曾有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前來尋找機遇。在全球化下,除了來自歐美國家的商人和專業人士來香港發展,很多發展中國家的人民也會來碰碰運氣。或者不少香港人從未聽過印度加爾各答的小社區基德布爾(Kidderpore),但那裡不少年輕人都曾經到過香港重慶大廈工作,後來衣錦還鄉,以香港掙取的金錢和經驗,改變人生。

全球經濟陰霾下,澳洲就業空缺為何再創新高?

疫情持續差不多兩年,大大打擊全球經濟。經濟倒退,人們減少消費和投資,一般而言可能會推高失業率,可是澳洲卻剛剛相反,就業空缺數字持續高企。墨爾本大學經濟學教授 Jeff Borland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分析這個吊詭的現象。

葡萄牙人的「離線權」幻象

變種病毒 Omicron 來勢洶洶,萬一疫情又再急轉直下,上班族或需重新在家工作,等同隨時候命。適逢葡萄牙立法保障員工離線權,公司不得於工時外試圖聯繫他們,上司亦禁止以軟件追蹤遙距辦公的下屬。國際媒體紛作報道,全天下社畜更是羨慕。當地人卻不以為然,只因新法恐怕行不通。

串流盛世:外語作品大熱,字幕翻譯捱窮

從西班牙的「紙房子」到法國的「亞森.羅蘋」,以至韓國的「魷魚遊戲」,非英語影視作品廣受歡迎,字幕翻譯員可謂功不可沒。他們作為節目與觀眾的橋樑,讓大家跨越語言屏障,以故事交流。但當業內求才若渴,很多譯者卻陸續離開,因為串流平台賺個滿堂紅,自己卻長年受到剝削。

【日本過勞自殺】誰都有可能被壓垮

在 2015 年的聖誕節,新入職日本知名廣告公司電通、年僅 24 歲的員工高橋茉莉不堪嚴重超時工作而了結生命。她生前過著嚴重疲勞的生活,平均每日只睡 2 小時,更試過一個月加班 130 小時,事件引發社會對「過勞自殺」的關注,但過去數年間,此類職業傷害仍不斷發生。就此,日本政府日前訂定彙集過勞死、過勞自殺現狀以及政府防止措施的新版「過勞死等防止對策白皮書」。

英國扶貧新方向:大幅調高最低工資?

香港作為全球經濟最發達的地區之一,勞工權益問題卻一直為人所詬病。2010 年香港才立法通過最低工資,現時金額為每小時 37.5 元;而在港人熟悉的英國,最低工資現為 8.91 鎊,接近香港的 3 倍。當地報道指,英國很快會將金額進一步上調到 9.42 鎊;不過民間很多人仍然未滿足,現時就有聲音要爭取以 15 鎊為最低工資。

印度店員坐下的權利

印度服裝店店員 S Lakshmi 每天工作 10 小時,站足一整天後累得只能以緩慢步速回家,回去還要護理酸痛的雙腿及腫脹的腳踝。對於像 Lakshmi 這些必須久站的工人來說,曙光可能就在眼前。上月,泰米爾納德邦成為印度第二個在法律上賦予零售員工「坐下權利」的邦。

專業「起底」:為企業找出求職者的社交「小號」

儀容端正、履歷漂亮、談吐得體,就連社交媒體的帳戶也「收拾乾淨」,為何仍會求職失敗,未能被心儀公司錄取?若招聘的是日本企業,這可能與你的「小號」有關。「起底」在香港剛成為刑事,日本卻盛行對應徵方「起底」,委託調查公司查找他們隱藏在各大平台的分身,以此作為重要的篩選準則。多位專家質疑,此舉非但侵犯人權,更有可能違法,長遠還會窒礙年青人的言論自由。

英國增加國民保健稅:一場稅收正義之爭

9 月初,英國首相約翰遜正式宣佈,由於英國國民保健服務不勝負荷,將在 2022 年開始,把薪資稅和股息稅分別調高 1.25%,憑此每年徵收額外 120 億英鎊以作支援。可是,加稅的決定引起極大爭議,有保守黨黨友批評他違背當初不加稅的競選承諾,不少學者亦砲轟加稅對一般打工仔,尤其對年輕一代極為不公。

老闆也兼職:疫下南韓的「Two Jobs 族」

好不容易求職成功,過著薪水少工時長的苦日子,卻逢疫下收入減少,不得不再另找副業。韓國統計廳的資料顯示,這類「Two Jobs 族」估計多達 57 萬人。更出人意表的是,愈來愈多「老闆」也加入日做兩份工的行列。此類小商戶本來就要「一腳踢」,如今生意難做,還得抽空打工以維持生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