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共263篇|

何詩蓓姓氏的背後:愛爾蘭政壇貴族

何詩蓓勇奪奧運 200 米自由泳銀牌,亦是香港在今屆東奧的第二面獎牌。不少人去發掘何詩蓓背後的傳奇故事,她不單是世界頂級運動員,亦在 DSE 文憑試取得 35 分的非凡佳績。也有人發現,何詩蓓叔公是愛爾蘭前總理查爾斯豪伊(Charles Haughey)。豪伊家族可說是愛爾蘭政壇名門,查爾斯豪伊本人就執政近 10 年。

史太林 —— 蘇聯運動與政治的交纏

「運動無關政治」只是似是而非的說法。運動長期與政治始終聯繫在一起,冷戰期間尤其密切。早於 1930 年代,蘇聯國內的體育宣傳已達高峰,其時史太林、黨內高層及外國貴賓,還會觀看紅場規模龐大的體育巡遊:充滿力量與技巧的表演,配上蘇聯國旗及大型史太林肖像,令運動與政治的界線愈發模糊。史太林治下的蘇聯推廣運動不遺餘力,有其政治考慮。

80 年代中共構想的香港政制藍圖:日本經團連模式

1984 的「中英聯合聲明」,確立香港的「一國兩制」方針。解決香港主權問題後,中共下一步思考究竟如何執行「一國兩制」,讓資本主義在 97 後依然能順暢運行。1983 年,許家屯來港出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他在其回憶錄透露,中共曾經希望仿傚日本,在香港建立所謂的「經團連」模式,以商家財閥為管治核心,以維繫香港繁榮穩定。

尼泊爾的摩提舍獨立運動

面對政治壓迫,以及各種社會經濟矛盾,一些地方民族會希望進行獨立運動,令自身真正得到自由、民主和尊嚴。南亞小國尼泊爾在 2006 年爆發革命,結束君主制,走向民主化道路。可是,建立普選制度後,該國依然要解決複雜的種族問題,近年尼泊爾就出現所謂的摩提舍獨立運動(Madhesi Movement)。

後電視年代:如何談電視文化政治

5 月 21 日,ViuTv 的「Error 自肥企画」迎來了最後一集。過去三星期,該節目成為香港的全城熱話,不單內容輕鬆諧趣,更能喚起人們深刻反思,令不少港人看到香港電視業的一絲曙光。威斯康辛大學密爾瓦基分校的新傳系教授 Elana Levine 曾經撰文,講述大家在「後電視」年代,可以如何探討電視文化的政治。

Ryan Fung:核廢水背後的政治角力,揭示 ESG 政治功能

這種利用環保議題去成為政治角力工具的現象,在 ESG 大勢席捲全球資本市場下,未來只會有增無減,畢竟政府是個妥協的藝術。難道大家認為,一個在環境(E)、社會(S)和管治(G)全方位備受爭議的國家,會真的關心海洋生態、農產品和漁業產品等議題嗎?

【展覽】遊走政治與詩意之間 —— 概念藝術家 Francis Alÿs

令比利時藝術家 Francis Alÿs 一直關注空間、邊界、人口遷徙及地理政治,這次於大館當代美術館舉行的香港首次個人作品展「水限 __ 陸界:邊境與遊戲」,除了展出有關上述事件的作品外,亦展示出他多年來紀錄世界各地,甚至於戰事和衝突不斷的地區內,小朋友的遊戲情況及其文化意涵。

長達 15 年的衰退期:正在萎縮的自由世界

伴隨著中俄崛起,冷戰結束以來,由西方民主國家主導的世界秩序受到嚴峻挑戰。2014 年,美國外交關係協會出版著作「民主在退潮」,警告民主正在衰落,希望讀者思考民主制度的出路。6 年過去,情況未有好轉,很多本來民主的社會變得專制,同時很多專制國家走向更獨裁。「自由之家」最新報告就顯示,全球民主已經連續 15 年倒退。

同情有價:流亡人士面對甚麼困境?

香港人素有移民經驗,但流亡海外卻是前所未見。加拿大學者 Ashwini Vasanthakumar 為流亡泰米爾人後代,她撰文分析流亡的複雜面向 —— 流亡領袖雖則代表原居地的異見聲音,但長期離家使他們與社會脫節,容易惹來「他不代表我」的批評;更無奈是國際對異地苦難同情有限,要贏得國際支持,流亡領袖無可避免要面對殘酷的「全球道德市場」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