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

|共120篇|

【選舉迷思】花錢愈多,勝算愈高?

美國總統大選將於 11 月 3 日舉行,全球屏息靜候這場被喻為歷來最重要的選舉。這次大選結果或會左右中美關係,以及後武漢肺炎的世界格局。拜登和杜林普陣營已各出其謀,進行最後拉票。要勝出選舉,競選資源至關重要,「石英財經網」就分析,要勝出大選,每票究竟要花幾多錢。

報章拋棄共和黨候選人,選民拋棄了嗎?

假如留意美國新聞,不難發現今屆美國總統大選,大量報章均為民主黨候選人拜登背書。如此情況 4 年前大選亦似曾相識:美國 20 大報章裡,無一支持杜林普;多年來不明確表態的「今日美國」其時更表明不支持杜林普。然而,候選人獲多少主流報章加持,似乎未能成為他們最終所獲選票的參考。英國雜誌 Press Gazette 便在大選前,整合及比較過去 40 年美國報章及選民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支持度的差異。

【鄂蘭很累】為批判杜林普,美國輿論忽視的思想家真意

美國大選氣氛熾熱,輿論對爭取連任的杜林普也窮追不捨。耶魯大學歷史學與法學教授 Samuel Moyn 卻撰文警惕,過去數年間,主流評論最愛引用思想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攻擊杜林普,卻按自由主義的陳腔濫調穿鑿附會,罔顧納粹德國與當下美國難以比擬,錯過鄂蘭真正啟迪人心的見解。

【美國大選】明知必敗,依然參選的第三政黨

每屆美國總統大選,共和黨及民主黨候選人都是焦點所在。儘管兩黨制下,總統寶座幾乎必然由共和或民主黨人取得,但選舉期間,參選總統的政黨代表不一定限於兩黨。今屆大選,亦有自由意志黨(Libertarian Party)及綠黨(Green Party)等第三政黨及獨立候選人參選。

總統大選過後,美國會發生大規模暴力衝突嗎?

近年,很多非民主國家都出現所謂的選舉暴力(Election violence),例如去年的印尼和委內瑞拉,以及今年的白羅斯。當權者會設法操控選舉,落選者則指控選舉不公,然後雙方動員,繼而爆發激烈衝突。美國擁有極深厚的民主傳統,過往鮮有發生選舉暴力,但依然有人擔心,皆因今年美國社會十分兩極化,而且左右派陣營都武裝起來,今年大選過後,或會出現大規模暴力衝突。

美國大選提早投票預測 —— 早鳥一定有優勢?

截至 20 日,美國總統大選提早投票人數已超過 3,500 萬,打破 2016 年 10 月 23 日 590 萬人提前投票的紀錄。誰人得勝自然最令人關心,提早投票選民的意向,就成為部分人預測的根據。有分析人士相信,提早投票有利拜登選情、打撃杜林普部署。然而,美國政治分析員兼記者 Steve Chaggaris 提醒,不要被提早投票率高企所騙。

唐明:美國鄉民美國的心

在一些歐洲國家,「其居民認為自己是外來移民,毫不關心當地命運。他們也不參與當地的重大變化,甚至並不了解,只是偶然聽到而已,更有甚者,他們對自己村莊的遭遇、街道的治安、教堂的處境,都無動於衷……如果一個國家,每個人都軟弱無權,又缺乏任何共同利益,無法聯合起來,怎能抵抗暴政呢?」

FB 洩密:捉到選民心理,不等如捉到選票?

數據公司「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被指借助心理測驗,套取 5,000 萬名 Facebook 用戶的資料,分析選民心理從而操控選舉,影響美國總統大選及英國脫歐公投。 FB 為求賺錢,未有嚴管個人信息,「教主」朱克伯格自然成為眾夭之的。不過,多名數據科學專家均向全國廣播公司(NBC)表示,「劍橋分析」也沒那麼厲害 —— 即使捉到選民心理,也不等如捉到選票。

秋後算帳:希拉莉才是該問 What Happened? 的人

希拉莉多年來精心部署,渴望成為美國首位女總統,豈料最後大熱倒灶,輸給杜林普。等了大半年,她終於出版新書「What Happened」,總結競選過程,剖析落敗原因,告訴大眾當時到底「發生甚麼事」。不過「華盛頓郵報」外交及內政專欄作家 Marc Thiessen 認為,書名應改為「What Happened?」才對,因為她本人似乎仍未搞清,大選期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致其白宮夢碎。Thiessen 更對她這種「我雖有錯,但他們更錯」的態度,逐點提出反駁,直指她對敗選責無旁貸。

【法國大選】Slavoj Žižek:惡性循環開始

中間派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以 65% 選票擊敗極右陣營的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膺選法國總統,自由派媒體對此反應正面,普遍認為 the Centre holds,制止了 things fall apart;斯洛汶尼亞左翼哲學家齊澤克(Slavoj Žižek)則不表認同,認為兩者之間純屬虛假選擇,在恐懼選戰策略下,法國選民只會不斷被自由派勒索,陷入惡性政治循環。

黑客自白:入侵選舉比入侵 eBay 更易

20 出頭,做甚麼可月賺 10 萬美元?做黑客。Sergei Pavlovich 是活躍於 2000 年代早期東歐與俄羅斯數一數二的網絡黑客。黑客一向予人神秘的形象,甚少人清楚真實的黑客到底在想甚麼,現年 33 歲的 Pavlovich 早前接受莫斯科時報專訪便透露:入侵國家選舉隨時比入侵 eBay 容易。

俄式威脅是如何運作的?

共和黨議員麥凱恩(John McCain)交予 FBI 的一份秘密檔案日前洩露,內容聲稱俄羅斯支持杜林普起碼有 5 年之久,目的是「分化西方聯盟」、「終結以理想價值為綱的戰後國際秩序」,做法包括向杜林普提供政敵情報,同時用性醜聞--於莫斯科 Riz Carlton 總統套房召妓表演「黃金浴」--要脅這位候任美國總統。報告真偽未明,但已激起輿論風暴,杜林普極力否認,批評有份報道的 CNN 和 BUZZFeed「造假」、「有病」、「壞組織」,俄方則辯稱從未搜集「黑材料」。檔案是真是假尚待查證,但俄羅斯的自白必定是 fak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