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

|共34篇|

Moyashi:人生存除了需要餅還需要柏青哥

柏青哥是日文パチンコ(Pachinko)的音譯,另外有翻譯成彈珠機店。大家到日本旅遊時,可能都留意到一間間門口擺放著「新台入替」等意義不明招牌的商店,驟眼看貌似「X 國冒險樂園」,但自動門打開後所傳出的聲浪,比地盤打椿還高,那就是柏青哥店。

阿嬋:東京近郊御岳山森林浴

最近一次去東京,就在旅程中段花了三日兩夜到距離東京市中心只有約兩小時車程的御岳山,淺嚐日本森林浴。其實東京近郊有很多深入大自然的好選擇,香港人較為熟悉的輕井澤、橫濱、箱根等等…最後選擇青梅市的御岳山只因一個很膚淺的理由——青梅(Ōme)這名字很可愛。由東京乘 JR 青梅線到御嶽駅,大約需時一個小時,然後再分別轉乘巴士和登山纜車,便到達御岳山。

消失的東京的士行燈

每個城市總有其獨有風格的的士,黑色倫敦的,黃底黑格紐約的,香港的花樣多極也不外乎紅綠藍的,只有日本的外表不盡相同。有何不同?且看車頂的小燈牌。東京市內大約有 5 萬輛的士行駛,的士公司為了從市內眾多豐田皇冠中辨別自己旗下的士,就在車頂裝上代表所屬公司的小燈牌,就像現代版的家紋,日本人俗稱為「行燈」。

東京樓價長期平穩之謎

近年中港流行日本置業,市面出現一本又一本的買樓天書,日本樓如此吸引,主因當然是價格較低。過去廿年,全球各大城市樓市大幅見漲,溫哥華飆升近五倍,倫敦漲逾四倍,香港則已升穿九七高峰,唯獨東京增幅極微,僅四成半。東京平穩樓價背後原因眾多,金融時報東京分社社長 Robin Harding 認為,主因在於自由放任的城市規劃。

旅日趨勢:一起放下東京,面向九州吧!

愈來愈多旅客到日本觀光,東京、京都和大阪卻再不是壟斷旅客流量的地點。據日本觀光廳統計, 回看 2015 年共 6, 561 萬人次的外國住宿旅客中,便有 56 %( 3,451 萬人次)在一都二府(即東京都、大阪府、京都府)以外的地方過夜。到日本旅遊的人數有增無減,4 年來,一都二府佔全日本的旅客住宿比例卻首次跌破 5 成。就正如香港還有鶴咀、塔門和東平洲,台灣不只是台北、花蓮和墾丁;日本不應只得東京、京都和大阪,大抵是上列數據所反映的新一代旅遊共識。

哥斯拉來襲的話,日本如何應付?(下)

對極具憂患意識的日本人來說,哥斯拉一直是現實議題:2007 年防衛省曾召開記者會,公佈應付哥斯拉的對策;防衛大學校及幹部候補生學校(培訓自衛官的軍校)有課程探討「哥斯拉登陸東京並撞倒 Sunshine 60 瞭望塔」如何應付;自衛隊甚至會認真分析哥斯拉的戰力,衡量兵力與戰況。日本記者秋山謙一郎就此採訪多位自衛官,了解各編制的災難對策。

哥斯拉來襲的話,日本如何應付?(上)

電影「真 ‧ 哥斯拉」票房超越 2014 年荷里活版,打破日本同類作品紀錄,片中怪獸大鬧東京的情節,也引起極具災難意識的日本人一陣熱議:哥斯拉真出現的話,日本政府會如何處理?日本前防衛大臣、現役自衛隊員對此均發表了意見,自衛隊各編制之間的看法不乏分歧,甚至有隊員大膽批評:防衛省才是敵人。

東京奧運之時,日本首相是誰?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以馬里奧裝扮登場里約奧運閉幕禮,有人驚喜亦有人批評,譬如體育評論家玉木正之就認為政客不應現身競技場合,僭奪運動員的風頭。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亦有出場接棒,身為舉辦城市的首長,預期主力籌辦事宜,起碼順理成章,2020 年就未必關安倍馬里奧的事了。按照自民黨黨章,黨總裁任期限兩屆,合共 6 年,東京奧運之時內閣應已面孔一新。不過近日有聲音指,安倍或有意修改黨例,延長任期,收割奧運紅利之後再下台。即是說,開幕禮屆時可能會出現安倍比卡超(Abémon)。

江皓昕:「東京,一期一會」We will always have Tokyo

「哈韓」抑或「哈日」是一個人的品味指標。當韓風盛吹,師奶愛煲韓劇、電台狂播韓文流行曲、Re-U 飯愛約在韓國餐廳、MK 都愛作韓式打扮。那些還會聽日文歌、讀日本文學、看日本戲、穿日系衣服的,都是一群留守到最後的貴族騎士。他們穿的盔甲叫格調,悍衛的東西叫質素。禮樂崩壞,美好價值逐漸失去,騎士們不會發出最後的吼聲,而只會在原宿的咖啡店裡聽著爵士樂,默默守護著那個縱然被輻射感染,卻還沒給壞品味玷污的文明島國。畢竟東京日和不是每個人都懂得欣賞,中古小姐的著作「東京,一期一會」就是寫給懂的人看。

K 房大變身 唔唱歌做會客室

如今在東京,去 K 房,不再為唱歌消遣,而是開會傾生意。貿易公司伊藤忠商事和連鎖卡拉 OK 店 JOYSOUND 合作,由 2 月起推出名為「ROOM K」的服務,在日間出租 K 房當會議室用。用家透過電腦或者手機 app,按地點及時間尋找合適空房,選擇房間種類譬如吸煙或非禁煙後,就即時確認訂房,收費約為一般的八折,主打地產、保險或者股票經紀見客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