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

|共38篇|

陶傑:我的國厲害上限研究報告

美國出手打擊中國的電子通訊產業龍頭「中興」,國會劍指「華為」,指兩大「國家名片」違約、說謊,向北韓、伊朗出售美國製造的晶片,令中國即時禁播自己製作的「厲害了,我的國」,因為其中誇耀的種種高科技「成就」,因美國狂人總統突然出手「剝光豬」而祼露令人尷尬的天大秘密,令中國民間受到啟蒙,第一次意識到所謂強國的真相。

中美貿易戰:候選 4 大「輸家」

美國企業多年來爭取立足中國,但中美經濟關係近日愈發緊張。美府上周宣佈對太陽能板徵收重稅,令主導行業的中國極為不滿;商務部長 Wilbur Ross 亦明確表示,白宮有意加強打擊侵犯知識產權;未來數月,杜林普還要決定是否對進口鐵鋁實施懲罰性關稅。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中國經濟專家 Scott Kennedy 相信,對華貿易行動若持續升級,美國或會遭遇猛烈的報復反擊。在這貿易戰一觸即發之際,美媒 CNN Money 率先列出多名候選「輸家」。

白銀:國際貨幣的起源

史上第一種國際貨幣不是美元,而是白銀;不在 20 世紀發明,而是早於 16 世紀通行。史家對全球貨幣起源有多種看法,其中一種為西方視角,以 1565 年西班牙商船隊首度往返亞洲與美洲為起點,又有一種是中國觀點,以 1540 年代明朝帝國大量需求白銀為契機,促成洲際貿易,並誕生第一批世界貨幣。

達沃斯論壇的暗示

全球景氣自 2012 年以來低迷至今,國際許多預測機構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銀行等,對 2017 年全球經濟局勢仍抱持悲觀態度。尤其隨著美國準總統杜林普上任在即,是否引發全球貿易戰的擔憂也持續加劇。就在此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達沃斯的一番談話,似乎打開了一線曙光。

美財長提名人選,料中美難爆貿易戰

隨著杜林普的財政部長人選出爐,我們幾乎可以確定,他在選前大放那些要制裁中國的狠話不會實現。史提芬‧姆欽(Steven Mnuchin),出身高盛(Goldman Sachs)世家,父親在高盛服務逾 30 年,弟弟曾任高盛副總裁,他自己也擔任過高盛的合夥人。他在華爾街的作風以精準、冷酷著稱。金融風暴期間,他收購一家破產銀行並重組改名,五年後出脫獲利超過一倍。其間該行客戶因老病失業繳不出房貸,姆欽「no mercy」,直接把對方掃地出門。

戴卓爾主義的終結?

1980 年代,戴卓爾與列根聯手開創新自由主義時代:交易自由高於其他自由;個體和市場之間,不存在所謂社會。國家原子化之下,福利削減、工會式微,人人在自由市場內浮沉,有私利無公益。戴卓爾主義行之三十年後,英國又出現了一位鐵娘子,但此娘不同彼娘,兩人甚至是對立面--起碼金融時報主筆 Martin Wolf 如此認為。

全球化下,一條酸青瓜的兩難

除了豬手和司華力腸,最德國的食物要數酸青瓜(gherkin)。作為常見入饌材料,酸青瓜深入德國民心,電影「快樂的謊言」裡,女主角昏迷 8 個月後甦醒,第一件事就是吃一條酸青瓜。酸青瓜又以施普雷森林(Spreewald)產地最負盛名,先後獲德國及歐盟認證,一如法國梅鐸紅酒和希臘菲達芝士,施普雷是瓜界翹楚。貿易全球化下,商品也趨向同質化,施普雷酸青瓜名氣不如上述紅酒芝士,對於地區美食,全球化是機遇還是危機?名物能否走向世界而不失原味?

英小企:脫歐是放眼世界

文翠珊上台後,強調脫歐事在必行,國內外則紛紛唱衰,指「離婚」會造成經濟浩劫。但「華盛頓郵報」發現,凡事皆有兩面,對英國一些中小企來說,脫歐才有商機。這些商戶相信,英國離開歐盟,意味著可從諸多制肘中鬆縛,營商環境更加自由開放,能爭取有利的貿易協議,重建以英國利益為先的新經濟秩序。

古雅典的沒落:揭示美國命運?

自由貿易、移民,國際聯盟、三個都是美國總統選戰的關鍵詞。不論民主黨還是共和黨的候選人,他們都批評自由貿易損害美國本土經濟、對貿易聯盟卻步;而杜林普對收緊移民政策的強硬立場,更是深入民心。或許這些主張均是為了「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但古希臘雅典的歷史卻告訴世人:保護主義難以收效,反會招致惡夢。雅典沒落時的政局,和今日的美國可謂有幾分相似。

脫歐十大迷思

英國公投脫歐新聞無日無之,連奧巴馬也加一腳,呼籲英國留駐歐盟,否則將大失貿易影響力。經濟利益是留歐/脫歐兩派的主要輿論戰場,分別在於一個看好一個看淡。金融時報首席評論員 Martin Wolf 嘗試破解脫歐派的十大論述:

聯手?杜林普希拉莉桑德斯的共同點

杜林普、希拉莉和桑德斯有個共同敵人,不是中共大國,也不是伊斯蘭國,而是自由貿易。三位的政綱各不相同,甚至針鋒相對,但講到自由貿易,就異口同聲 Say No。杜林普想對中國開徵懲罰性關稅;希拉莉曾撐「對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如今卻公開反對;桑德斯批評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令美國損失超過 70 萬個職位。豎立貿易屏障,成為三人的競選旗幟之一。難道是保護(本土)主義的先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