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共2553篇|

Moyashi:讓 AI 畫漫畫?

從創作者的角度來看,這絕對是邪道。但對消費者而言,說不定沒有所謂。起碼這在廣告業已經成為潮流,不會有人堅持執字粒印廣告。「爆漫」的故事中,這種做法也得到市場成功,在商業上無法否定其可行性。只不過是劇情上的安排,在精神毅力論下被強迫自爆。

鄭立:2001 夜物語 —— 曾對於太空充滿期許,現在我們失去了興趣嗎?

畢竟在 1969 年已經能夠登陸月球,充滿自信的我們,在幾十年後能登陸火星,又有甚麼奇怪呢?然後過了 50 年,我們還是沒有站超過月球一步。沒有太空船,沒有殖民地,沒有核融合,沒有外星人,就是手機發展遠遠超越了我們當年的想像。明明我們的科技比以前更進步,可是星空卻像是離我們更遠了。當我想要重拾那時候的感覺時,就會想看星野之宣在 80 年代的作品 ——「2001 夜物語」。

紅眼:地獄兄弟,浪子歸來

歲月是把殺豬刀,相隔十多年沒見,當「地獄兄弟」與觀眾重逢,馬上就有點不對版了。闊別多年,跟當年病厭厭的邪氣小男孩相比,今日的內山真人,儼然是個抱著大肚腩的標準中年男子,畫面著實令人看得尷尬。誰都不能阻止年紀讓人走了樣,但我覺得,兄弟重逢的焦點應該是德山秀典飾演的「地獄哥哥」矢車想。不是說好了歲月是把殺豬刀嗎?怎麼弟弟已經中年發福,哥哥卻跟當年完全沒有分別?

Moyashi:我看的不是電影,是氣氛

正如 Guy Debord 在 The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 中的評論,文化在當代成為一種景觀。文化是一場直觀的體驗,文本是甚麼不再重要,重要是所有人都參加這場祭典。所有朋友都去看 Marvel 電影,與在奧海城一起看 TVB 劇集大結局的活動,在根本上是相同性質。如果要為「劇透」附上罪名,應該是「不合群」。

項明生:蛋包飯想到逃犯條例

2019 年 5 月 24 日,歐盟「廿八國聯軍」外交照會林鄭月娥,就修訂「逃犯條例」提出抗議。歷史總是最好的預言。119 年之前,1900 年 6 月 21 日,慈禧發佈「宣戰詔書」,向八國聯軍開戰。同年,德國派遣軍第一步兵團,雄糾糾跨過黃浦江,操到上海南京路,為租界內的中國人提供庇護。和今天的政情,正好相映成趣。

鄭立:紀念六四 30 周年前,先紀念港產三國卡牌遊戲 20 周年?

在介紹卡牌時,有一部分說將領的格子,描述它的用處時,就直接寫「用途是提升樂趣」,作為香港的遊戲,也用了很多粵語的字詞,例如「過檔」。它的說明書其實寫得很生動有趣,有看的價值,玩遊戲就不了,看說明書倒是不錯。畢竟說明書不僅是為了教規則,也是商品的一部分,在這部分有下苦功,當然值得加分。

石 Sir:英國虛擬銀行

這些新式銀行的部分創辦人,正正是因為受不了傳統銀行的不濟,而推出自家銀行,以靈活機制提供切合日常需要的服務,衝擊落伍的傳統銀行,固有 Challenger Bank 之名。提供的服務因切合日常需要,不少都辦得有聲有色,在較年輕的人口中,頗受歡迎。

Gloria Chung:下午茶可唔可以停止 crossover

品牌下午茶出現了近十年,幾乎要做的品牌都做過了,噏得出的大牌子細牌子,就算連汽車品牌、生活家品,我都見過。大部分都是流水作業式的,整個朱古力牌仔,貼在已有的蛋糕上,就叫做 Crossover;刻意做幾個新的蛋糕款,已經算有賣點;如果連三層架,都為品牌做一個特別的,那就算是破天荒了。

林喜兒:Killing Eve —— 令人著迷的女殺手

BBC America 出品的 Killing Eve 去年 4 月首播,講述一個英國秘密情報員,追查一名活躍於歐洲各大城市的女殺手。劇集播出後大受歡迎,一年後火速推出第 2 季 8 集,這個星期剛好播出大結局,而且已經續定第 3 季。其實這種題材不算新鮮,貓捉老鼠的故事看的是正邪兩方鬥法,此劇有趣之處,除了是打破慣常的兩個男人或是一男一女的兵賊遊戲,落在製作人 Phoebe Waller-Bridge 手上的兩個女人,當然不是一般貨色,繼續大玩性別政治。

綠色和平:成首名登上洛子峰的港人 黃偉建吶喊「氣候告急」

受氣候變化衝擊的不僅是雪山環境,更是阿建的心坎。「以前上山沒想太多,在山頂看看美景便回程,但親身體驗過這樣嚴峻的情況後,希望將我的所見所聞帶回香港,讓港人都知道全球升溫帶來的危機已迫在眉睫,且不單影響攀山者,更是全人類的存亡。」阿建說。

鄭立:我還記得在六四事件時,無綫在播「宇宙小戰爭」

我是在當時看了無綫播的「大雄的宇宙小戰爭」,是叮噹的大長篇。故事講述一個外星人很迷你的「比利加」星球,被獨裁者動用軍隊奪取了政權,當地民主運動的少年領袖,逃亡來到地球。被叮噹他們發現並收留,在叮噹他們的協助下,回去接觸當地的地下組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