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生活

|共2517篇|

小灰:諾曼第登陸,五個軍事冷知識

諾曼第戰役發生於 1944 年 6 月 6 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盟軍發起的一場軍事行動。透過登陸法國北部城市諾曼第,盟軍意圖打開歐洲西邊戰線,後來更成為擊潰納粹德國的一個重要關鍵。諾曼第戰役規模龐大,而且異常壯烈,經常成為電影電視題材。本文將講述五個有關諾曼第登陸的軍事冷知識。

推翻傳統教育,塑造「不被 AI 取代的人才」(上)

原本學校教育是為了培養優秀人才而存在,但不論是吉藤健太朗(Ory 研究所創辦人)或是林高生,他們卻因為脫離了學校的常軌,才取得今日的成功。兩位都異口同聲提到,「容許徹底鑽研自己的興趣」成了他們「從零到一」,藉此成功創業的關鍵。

【切爾諾貝爾】如何「求真」而成為最高分「神劇」?

剛播放完的 HBO 全 5 集短劇「切爾諾貝爾」在短短一個月內竄紅,更在影評網 Rotten Tomatoes 錄得 94% 評分,成為全站最高分劇集。影評盛讚製作團隊無論在科學、史實、角色甚至場景上,高度還原這場 80 年代末的大悲劇。在美國土生土長的編劇兼監製 Craig Mazin,何以能還原事故的細枝末節?

為何航空公司總是弄丟行李?

旅客滿心歡喜到外地度假,最怕丟失行李。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航空公司每年丟失約 2,500 萬件行李。上月,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投票通過,將在航空業中全面使用無線射頻辨識(RFID)技術,在原本的行李條碼帶上,加上無線射頻辨識晶片。機器會利用無線電波自動讀取儲存在晶片中的數據,令數據更加準確,方便中央監察系統追蹤。

$—— 美元符號的誕生

即使不說美元是最主要的外匯交易結算貨幣,本港的聯繫匯率制度,亦依賴與美元掛鉤。影響力無遠弗屆的美元,甚至連符號「$」都深入人心,象徵意義超越美元本身,成為流行文化裡最通用的金錢符號。不過,這個萬惡卻又人見人愛的資本主義化身,究竟如何誕生?

人到中年,健康老去的 7 個建議

英國作家 Annabel Streets,以及身兼電視監製及烹任書作者的 Susan Saunders 因家族病史與自身疾病,有感邁向更大年紀,維持身體健康最為重要。二人熱衷閱讀各種醫學研究,並將她們的發現寫在網絡博客「The Age-Well Project」上,更推出書本、食譜、課程及活動,推廣健康老去。

【不等價交換】荷蘭人為何以曼克頓,換一座印尼火山島?

紐約曼克頓是當今全球經濟中樞,荷蘭人原本捷足先登在當地殖民,但約莫 350 年前,荷蘭竟為了如今默默無聞的印尼火山島 —— 班達群島,把曼克頓拱手讓予英國。這椿看似蝕大本的交易,其實關乎歐洲人趨之若騖的貴價奢侈品:香料。

【展覽揭幕】村上隆的藝術世界,不只有太陽花

由 6 月 1 日至 9 月 1 日,大館當代美術館舉辦大型個展「村上隆 對戰 村上隆」,利用館內所有藝術展廳,展出超過 60 件村上隆畫作及雕塑,包括約 30 件全新作品,全部各走極端。既有「招牌貨」笑臉太陽花,亦有以後末世為主題的巨型作品,以及充滿佛教頓悟的「圓相」系列。同場還有首次展出的大膽戲服、私人藝術藏品,甚至其動畫作品「六心公主」及珍貴手稿。

成為大人後,維繫友誼的方法

投身社會之後,社交圈子改變,要維繫學生時代的友誼並不容易,即使有心維繫,也可能以失敗告終。究竟成為大人後,如何令舊知己在最後變得到老友?美國達特茅斯學院社會學副教授 Janice McCabe 最近撰文直指,若是有意義的友誼,就應好好經營,其他則讓其自然流失也不為過。

互相支援

“Oh, you hate your job? Why didn’t you say so? There’s a support group for that. It’s called EVERYBODY, and they meet at the bar. ”
— Drew Carey, American actor

噢!你討厭你的工作?怎麼不早說?有個針對討厭工作的支援團體叫做「所有人」,他們都在酒吧聚會。
— 德魯.加利 (美國演員)

Moyashi:我看的不是電影,是氣氛

正如 Guy Debord 在 The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 中的評論,文化在當代成為一種景觀。文化是一場直觀的體驗,文本是甚麼不再重要,重要是所有人都參加這場祭典。所有朋友都去看 Marvel 電影,與在奧海城一起看 TVB 劇集大結局的活動,在根本上是相同性質。如果要為「劇透」附上罪名,應該是「不合群」。

「破壞性策略」如何助 Puma 回歸籃球鞋市場?

2018 年夏天,德國運動品牌 Puma 宣佈將凱旋歸來,重返睽違 20 年的籃球鞋市場。談到 Puma 在籃球市場上的輝煌時期,已經要數 70 年代。在被 Nike 與 Adidas 兩大競爭對手長期壟斷的現狀下,Puma 揚言要在市場上作出「顛覆」的改變,令品牌重新在籃球場上站穩陣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