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脈衝

|共2927篇|

破碎

“It can take years to mold a dream. It takes only a fraction of a second for it to be shattered.”
— Mary E. Pearson, American writer

塑造夢想可能需要多年時間;但粉碎夢想僅在毫秒之間。
— 瑪麗.皮爾遜(美國作家)

DNA 資料庫:專家在擔心甚麼?

有醫學專家認為增加檢測量,可減低出現超級傳播者的機會,對抗疫工作有極大幫助。可是也有人擔心,政府會借機建立秘密 DNA 資料庫,配合生物監控系統,打壓公民社會。其實多年來,學界已有很多有關生物監控的討論,究竟 DNA 資料庫為甚麼值得人擔心?

尖閣諸島威脅:這次中國來真的?

有說漁船是中國海軍「第三艦隊」,會配合中國海軍、海警行動。隨著 8 月中休漁期結束,據日本「產經新聞」報道,中國已經預告日本政府,大量中國漁船將進入尖閣諸島(中方稱釣魚島)附近水域,日方無權阻止。美國海軍陸戰隊退役上校、現任日本戰略研究院資深研究員 Grant Newsham 認為,中國這次的威脅非常確實,並將付諸行動,而此舉亦正好喚醒一直不願相信中國會採取實際行動的日本人。

武肺下沒有慶祝,法國香檳業正受重創

踏入 8 月,本是法國香檳葡萄園的收成季節,葡萄變得成熟、飽滿及香甜,宜於釀酒。行業終於盼到一年之間最重要的熟成期來臨,但在武漢肺炎疫情下,卻也是煩惱的開始。在沒慶祝、無聚會的封閉日子,香檳自難派上用場。而香檳滯銷,連帶製造商對葡萄的需求減少,葡萄園主的心血不但付諸一炬,更面對行業生存危機。

干戈玉帛

“All conflict is about difference.”
— John Hume, Nobel Peace Prize winner

衝突源於差異。
— 休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真・女權之敵:專制主義

早期女性主義者專注爭取女性公民權益,如墮胎權和工作權利。但 90 年代第三波女性主義興起後,很多女權分子轉而關心一些非傳統議題,例如性解放、身體自主以及文本批判。然而,有學者提醒,在專制主義和獨裁化下,前人所關注的女性基本權益,其實還未得到保障。

逐家逐戶尋「無症狀患者」,是真正的防疫?

截至 8 月 3 日,武漢肺炎已奪去全球近 70 萬人性命,是 21 世紀最大的公共衛生災難。有些國家卻把握這個難得的機會,藉以永續數據監控,加速集權,打壓異己。菲律賓就計劃派出警察挨家挨戶搜索「無症狀患者」,有人權組織憂慮,新政策只會成為抓捕異見人士的藉口。

意大利熱那亞新橋建成,卻解決不了問題?

2018 年 8 月 14 日,意大利北部城市熱那亞(Genoa)塌橋事故造成 43 人死亡。悲劇兩週年前夕,新建的聖喬治橋(San Giorgio bridge)趕及揭幕啟用,取代倒塌的莫蘭迪橋(Morandi bridge)。但新橋高速建成,似乎仍不足以重新連接這座港口城市的居民。有專家認為,依山面海的熱那亞,至今仍依賴老舊的陸上交通系統,長遠並不能解決問題。

印度重燃「黃金熱」?

一年前,「經濟學人」才報道印度人厭了黃金,改買電子產品或較輕身的金飾,投資目標也轉移到基金之上。不過,世事難料。當地先經歷了銀行危機,今年再有武漢肺炎肆虐,為經濟帶來雙重打擊。現時印度人重投黃金這種最古老資產之一的懷抱,只是情況稍有不同 —— 他們不再是掏錢買金保值,而是拿金典當,借錢度日。

【*CUPodcast】灰姑娘情結:誰令童話女主角變質?

華文世界愛用「公主病」一詞形容女性不講道理、不負責任、嬌生慣養,把別人的幫忙當義務。在 1980 年代的西方世界亦曾有關於公主的論述 ——「灰姑娘情結」意指某些女性想自立又害怕自立,受到童話故事影響,希望坐享其成,等待好男人伸手拯救。為何偏偏要以灰姑娘命名?童話故事在不同時代與地方版本各異,是誰令灰姑娘由沉著刻苦變得軟弱無能?

陶傑:一個有道德的領袖

台灣前總統李登輝逝世,國際社會咸表哀悼,美日兩國更於李登輝讚頌有嘉。華文世界評論李登輝,多只著眼於其「台獨」主張,或看見李登輝穿一襲和服,認定其欺騙了蔣經國,奪取權力,是因為蔣經國判斷錯誤。一葉障目,百聲共舌,難怪台灣於大陸已經人心飄移,不再回頭。

【Soul Monday】青少年 Podcast —— 解鈴還需同齡人

真正了解年輕人的,也許只有年輕人。在美國加州安納海姆(Anaheim),有 5 位 16、7 歲的少年主持在 Podcast 節目 Teenager Therapy 中,自由自在地討論精神健康、學校、家庭、友誼及性行為等同齡人煩惱。這個 2 年前在睡房錄製的「柴娃娃」節目,竟迅速引起年輕聽眾共鳴;在病毒大流行下,他們的聲音也令愁困在家的青少年不再孤獨。

布科夫斯基的故事:19 歲那年,他站出來對抗蘇聯

現年 19 歲,已解散獨派組織「學生動源」的召集人鍾翰林,以及另外三名前成員,被指違反國安法,遭警方國家安全處警員拘捕。在 60 年代蘇聯,也曾經有一名年僅 19 歲的青年走出來,對抗整個蘇聯政權,後來被送進精神病院、流亡海外,然後見證蘇聯倒台。

第二波疫情下,東京都的「檢測難民」

過去一週,東京都爆發第二波疫情,每日新增逾 200 至 300 多宗確診感染個案。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解釋,確診數飆升與 PCR 檢測數目大幅增加有關。但東京都政府數據顯示,近日陽性率變化不大。更諷刺的是,不少都民投訴,明明已有病徵,卻遲遲未獲檢測。這些「檢測難民」要承受身體不適及心理壓力,同時增加社區傳播風險。

泰國反政府示威,與君主制有甚麼關係?

由 7 月 18 日展開的泰國示威浪潮,至今已在全國各地蔓延。最初的集會活動上,與會者提出「三大訴求」:解散國會、政府停止滋擾反對派、修改由軍方撰寫的憲法。與以往的大規模集會示威不同,是次抗爭期間,有人公開表達對君主制失去信心的言論、並舉起要求廢除刑法第 112 條「冒犯君主罪」(Lèse-majesté)的標語。當中,示威者如何理解泰國君主制度與限制自由的關係?

炎夏

“We are the first generation to feel the sting of climate change, and we are the last generation that can do something about it.”
— Jay Inslee, American politician

我們是第一代感受到氣候變化之害的人;亦是能夠對此有所作為的最後一代。
— 傑伊.英斯利(美國政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