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脈衝

|共1971篇|

智力上升與下跌,為何無助改變社會?

去年,挪威研究發現,人們的智商在 1975 年起逐步下降。研究指,近年人們智商持續上升的「弗林效應(Flynn effect)」趨勢,在不同西方國家已開始減弱、逆轉。假如智商發展真已到達巔峰,甚至開始倒退,是否意味我們將失去創新能力、無法解決現時各種社會問題?

陶傑:林鄭的「受害人心態」

「受害人」不可理喻,不可對話,不可寄望,因為這種人由自欺欺人始,以自毀毁人終,思維失落在另一個平行時空。他們與你,能見到卻視而不見,能說話而話不投機。這種心理性格的痼疾,固無法以「冷血」一詞可以概括,也難用「理性」兩字即可以治癒。

大英博物館應該歸還文物?

大英博物館以館藏豐富、海納百川名聞於世。有人戲稱博物館實為「賊竇」,因不少藏品均為帝國擴張及殖民時期,從世界各地「擄掠」得來。近年,歸還殖民主義時期所得文物的呼聲,於德國、法國等歐洲國家引起迴響,英國亦不例外。然而,英國的博物館普遍拒絕要求。支持歸還文物背後的去殖民化呼籲,與反對意見所提倡的堅持歷史真相,角力仍在英國博物館上演。

暴力:一種情境互動的結果

「暴力就是暴力」,在過去個多月,由 6 月 12 日警察開槍鎮壓示威者、7 月 1 日示威者衝擊立法會、7 月 7 日的旺角黑夜,甚至出現九龍灣大漢連揮 13 拳,香港充斥所謂「暴動」、「暴徒」。港人對暴力的意思似乎了然於胸,只是在現實中,暴力的出現並非三言兩語就能說清。美國社會學家 Randall Collins 的「暴力(Violence: A Micro-sociological Theory)」以微觀、社會學的方法,研究暴力如何在社會發生,啟發讀者去了解各種暴力的性質。

侮辱

“To limit the press is to insult a nation.”
— Claude Adrien Helvétius, French Philosopher

對媒體的限制是對國家的侮辱。
— 克洛德.阿德里安.愛爾維修(法國哲學家)

Moyashi:活動議題騎劫指南

6 月 13 日晚,東京涉谷街頭舉行了一場港人的反逃犯條例示威大會,超過 2 千人響應,參加者不乏日本人。活動主辦人元山仁士郎表示,是次的行動是為了告訴大家,香港的學生正冒著催淚彈與橡膠子彈,為日本有的集會與言論自由而戰鬥。

權威沒落,社會如何重建信任?

民無信不立,「信任」是令社會暢順運行的必酬品。只是,當戰爭即和平、暫緩即撤回等小說「1984」般的 Doublespeak 愈加普遍,謊言歪理橫行,公眾不得不字斟句酌,「信任」就變得愈來愈稀缺。如何重建信任,導正社會歪風,讀一讀於牛津大學任教的 Rachel Botsman 所寫的「信任革命」,洞悉現代社會的「信任模式」轉變,或有助益。

【揹住分數做人】社會信用體系,到底從何而來?

近日,中國政府發佈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規劃綱要」,欲加快建設該區的「社會信用系統」,實施信用激勵和失信懲戒制度。這套對全民一言一行「打分數」、鼓勵勞動養家愛國愛黨的系統,其實並非一朝生成。雜誌「經濟學人」的最新一期就刊登文章,簡述了信用評分的源由與未來。

打瞌睡不是你的錯,元兇是二氧化碳?

你是否有過以下的經歷:上課或辦公時總昏昏欲睡?躺在床上卻愈睡愈累?出現這些情況,或許不是因為你懶,而是與室內的二氧化碳濃度有關。近日一個在期刊 Nature Sustainability 發表的科學研究發現,即使是低濃度的二氧化碳,也會對我們的認知表現、腎臟、血管和骨骼健康造成影響。

改善世界

“How wonderful it is that no one has to wait, but can start right now to gradually change the world!”
— Anne Frank, Jewish writer

如果每一個人都能毫不猶豫地投入改善世界的行列,這將是多麼的美好。
— 安妮法蘭克(猶太作家)

暴力抗爭與非暴力抗爭:哪個模式更能達到民主化?

政治暴力又或者集體暴力,一直是政治學和社會學的重要課題。波士頓學院的伊朗社會學家 Mohammad Ali Kadivar 就提出一個新的觀點,他認為暴力抗爭的種類也十分廣泛,學者應梳理不同種類的暴力抗爭與民主化的關係。他提出一個新的概念:「非武裝集體武力(Unarmed Collective Violence)」。

拉丁美洲微型單位湧現,是年輕人的悲歌?

香港樓價高昂,偏遠地區的小單位也索價幾百萬。上車艱難,公屋輪候時間最長達 30 年,不少年青人只能租住劏房,或工作多年仍與父母同住,欠缺私人空間。在拉丁美洲大城市的年輕人,同樣要捱貴租和受超長通勤時間之苦。一些地產商抓緊商機,興建大量微型單位,售予大學畢業生和年輕專業人士。但是長居狹室,真能愜意生活?

廢膠太多,日本如何解決?

日本社會對整潔的注重,從其精緻的包裝便可看出。即便是便利店賣的一根香蕉,也要以膠袋包起來。看著衛生多了,廢膠卻也多了。去年聯合國環境署發表的一次性塑膠報告顯示,該國人均用於包裝上的塑膠垃圾量,在全球排行第二。作為今年 G20 峰會的東道主,日本決心解決這個難題。香港等鄰近地區,能否從中借鑒?

前蘇聯國家擺脫過去,先從字母開始

前蘇聯國家哈薩克自 2017 年起推動字母改革,目標是在 2025 年,全面由西里爾字母拼寫,轉為拉丁文字拼寫,旨在令這國家走向現代化。兩年過去,改革仍在進行。但據「德國之聲」報道,在鄉村地區學校,有教師擔心自身適應問題,致使難以在過渡期間教導學生認識新文字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