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脈衝

|共2111篇|

幾時才能停雨?全世界都在問

香港近日滂沱大雨,深夜更不斷行雷閃電,導致部分地區一度停電;在日本九州,亦連續兩個夏季暴雨成災;西班牙馬德里地區本週受暴風吹襲,大雨導致道路停滯、地鐵線路受阻及航班改道。何時才能停雨?全世界也在問。一項最新研究顯示,暴雨在全球愈發常見,專家們更指趨勢或會愈加嚴峻。

蘇聯「封閉城市」隱瞞核事故前科

本月初,俄羅斯北部發生嚴重爆炸事件,引發外界對核輻射水平激增的憂慮。然而,俄國政府對此語焉不詳,令人質疑情況可能比估計更惡劣。1986 年的切爾諾貝爾核事故固然令人印象深刻,在此之前,蘇聯其實亦曾發生嚴重核事故,被政府極力掩飾、隱瞞多時。

坐困愁城:困居前蘇聯公寓的蟻民

HBO 劇集「切爾諾貝爾(Chernobyl)」逼真還原 1986 年切爾諾貝爾核災。劇中凝滯於蘇聯時代的社區場景,不是為拍攝而臨時搭建,也非 CG 特效,而是在立陶宛首都一隅。時至今日,波羅的海三國過半數人口,依然屈居於同類的前蘇聯公寓之中,部分樓齡近 60 年。究竟原因為何?

工時過長,南韓上班族如何苦中作樂?

去年,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 對 39 國的工時統計,韓國排名第三,每年人均工作 2,005 小時,以一天工作 8 小時計算,相等「加班」85 小時。留在辦工室的時間愈來愈長,難免會感到日子一成不變,但上班文化又無法輕易改變。韓國上班族於是絞盡腦汁,尋思如何苦中作樂。

抗議

“There may be times when we are powerless to prevent injustice, but there must never be a time when we fail to protest.”
— Elie Wiesel, American Jewish writer

有時我們無力防止不公義的發生,但決沒有我們無法抗議的時候。
— 埃利.維瑟爾(美國猶太裔作家)

美國警察開槍爭議

「喺美國,警察一早開咗槍」。每年遭美國警察開槍撃斃的死亡人數,平均約 1,000 人。但「早已開槍」,並不代表美國警察的處理手法無可爭議。近日,加州議會成功推動一項新法案,訂明警察只有在「必要」時,方可射殺他人。警察開槍的合理性,與開槍的必要性,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跨國婚姻背後,韓男的家暴問題

早前網上流傳一段影片,拍得一名南韓男子赤裸上身,毆打從越南來的妻子,旁邊站著的幼兒哭個不停。大批網民發起聯署,要求嚴懲施暴男子。兩天後,警方以懷疑傷人及虐兒的罪名將他拘捕。事件在南韓引起極大迴響,不只基於案情嚴重,還因為韓男對外籍妻子根深柢固的家暴問題。

投選不文明行為背後的社會控制

在北京街頭,不難看見將上衣扯上胸部、露出肚皮乘涼的大叔。「北京比堅尼」究竟是一道城市風景線,抑或是不文明之舉,每個當地人可能都有不同意見。北京、天津以及河北在內的京津冀,最近決定讓居民就「文明」與「不文明」作「投票」調查。澳洲廣播公司報道指,其實在中國式調查背後,自有一套專制社會的控制。

Skyfall:俄羅斯的「末日」武器?

8 月初,俄羅斯發生爆炸事故,至少 5 名核專家罹難,附近核能監測站被關閉,挪威在俄羅斯邊境測出少量放射性物質。導致爆炸事件的,是一枚代號「天降」的核動力巡航導彈。這次爆炸轟動國際,並重新預示普京想要擴張軍事力量和建造核武的慾望。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作出詳細分析,「天降」到底所謂何物,且為何引起外界憂慮。

手牽手

“Alone we can do so little; together we can do so much.”
— Helen Keller, American author

一個人能做的不多,但一群人可以創造無限可能。
— 海倫.凱勒(美國作家)

木剛則折的強勢領導

尤其是世局混亂、面臨危機之時,人民總渴望強人橫空出世拯救世界。牛津大學名譽政治學教授 Archie Brown 的「強勢領導的迷思」,總結近百年世界各地政治領袖的經驗,指出這種強人崇拜只是一種迷思,強不一定好,讀者或可從書中管窺管治之道。

太平洋島國陸沉,移民是唯一出路?

從地圖遠觀太平洋,可能只見一片藍,但太平洋島嶼數目實際多達 25,000 個,即便在一般地圖上看不見,太平洋島民依然存在。不過在氣候變化下,太平洋不少島國正面臨海平面上升的淹沒威脅。人們可以怎樣拯救他們,避免從地圖上消失的一日真正來臨?4 名來自英美的學者,就以島國基里巴斯為例,撰文呼籲國際伸出援手。

先鋒還是暴徒?該如何判斷激進社運

荷里活曾經將 20 世紀初英國婦女選舉權運動,拍成電影「女權之聲」, 但原文 Suffragette 所指,並非「女權」之籠統,而是選舉權,目標非常明確。Suffragette 這個字,最終無可避免地和女權主義畫上等號,與她們本身具有爭議有極大關係。爭議之處在於她們的抗爭手段,可算「恐怖主義的苗頭」,還是可容忍的激進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