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學

|共1篇|

陶傑:探星河之秘,不妨以此為起點

學問大宗師饒宗頤逝世,世界少了一位真正的通人(Man of Letters)。論窮通之博,陳寅恪、王國維、季羨林自成一國,而饒宗頤屬於這個系統,卻又因為 1949 年南來英治香港,得到殖民地庇蔭,尤得香港中文大學龐大的學術資料之利,兼有長達六十年的學術、言論、行動自由,且又得享高壽,可以從容歸匯百家、融通六合,用學之博,思慮之深,則饒宗頤先生為千古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