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 劇用來追,不用來評

|共15篇|

Neo:那些日劇誘我買的物品

追星也好,追劇也好,愛上了誰就會想跟誰同款,不管那是偶像還是角色。所以我買過的「主角款」產品,遠不只那隻杯。「美麗人生」裡佟二愛用的藍色 Outdoor 背包、「交響情人夢」中野田妹的格仔連身裙、「求婚大作戰」內健三借來的 Mongol 800 大碟,這些自不用說。就連看「ON 異常犯罪搜查官藤堂比奈子」,見女主角總是隨身攜帶七味粉,吃甚麼都灑一堆後,我也去買了一瓶。

Neo:關懷母親,由追劇開始

聊著聊著,不難發現我媽的表情愈來愈生動。想來也是,她身邊應該沒有可以一起討論劇情的對象,畢竟看大台膠劇或大陸劇的人還是佔多數,尤其是跟她年紀差不多的太太們。於是在那一刻,我的存在更多是個同好,陪她吐槽「戀久」裡的車禍有多兒戲、感嘆金秀賢的哭戲有多令人動容。縱然劇集是分開看的,我倆的感想卻是互通。一場有 social distance 的親子活動,由此而生。

Neo:錢的盡頭是愛情的開始 —— 談戀愛前,先來講錢

這套劇就是如此現實,貼地得讓人忘了這是戀愛劇。尤其是中段一場為猿渡而辦的歡迎會,後輩板垣平日省吃儉用,只為存錢養家還學債,卻被上司抓來自費應酬,偏偏還是兩小時任飲,而自己卻不會喝酒,怎樣想都只覺虧,可是又不好拒絕。相信每個不愛交際的打工仔,看到這裡肯定大有共鳴。

Neo:MIU404 —— Not Found 其實是甚麼?

就像志摩和伊吹,在舊拍檔喪生和恩師殺人報仇後,一路走來的價值觀受到動搖般,「久住」在當年的天災,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心中也留下巨大缺口。只是他沒那二人那麼幸運,得到彼此的撫慰和扶持。於是在人生的分歧點上,如同沒被接住的彈珠般墜落,用「垃圾」的諧音來自稱,抹殺自己的真實身份,成為社會中的 Not Found。

Neo:今田美櫻很忙

現在看來,倒是因禍得福。同一個晚上,今田美櫻先是演繹半澤的女下屬,雖然初出茅廬,但與半澤等人並肩作戰,更在關鍵時候幫上一把,半小時後她又化身女大學生,聰明爽朗活力四散,與清純遲鈍的女主角相映成趣。兩個角色的反差之大,突顯今田美櫻的演技多變,口碑和人氣同時急升。

Neo:半澤直樹 —— 買股票也是一種支持

明明在問買哪種股票才好,半澤卻說「選那種(愛到)想要給他們寄情信的公司吧」,妻子也禁不住笑了。誰知道就這幾天,香港人倒是身體力行做到了。「蘋果日報」的創辦人及多名高層被捕,辦公大樓遭受「抄家式」搜查。事發不到半天,該紙的股價卻飆升逾 300%,翌日更漲近 1,000%。

Neo:我的家政夫渚先生 —— 這種 Dream Man,你敢要嗎?

反過來說,社會依舊默認,女性就該擅長打掃和烹飪,男的能幹就要往外闖拼事業。結果「家務」是種枷鎖,「家政夫」也是枷鎖。我們可以接受「家政婦」,男扮女裝的也 OK,但對於「家政夫」,我們需要卻不敢去用,他再稱職都沒受認同。尤其是像大森南朋這樣的中佬「家政夫」,始終帶著違和感。

Neo:交稿?劇終再說吧

甚麼是青菜,而甚麼又是鹹魚?正是因人而異,所以毋須多評。只不過,我自認為嚐到了人間美味,自然想要公諸同好,期望對方給予認同,感謝自己沒有「獨食」:而當誤中地雷不幸陣亡,更加想要公告天下,警告世人遠離危險,以免有人重蹈覆轍,浪費時間傷眼傷神。

Neo:要走還是留?BG 的島崎和演他的木村

島崎作為一個離了婚剛失業的中年單親老爸,為理想堅持之前,先要為獨生子打算。他不能死更不能窮,至少要供兒子唸完大學才行。所以島崎已經想好,租個又殘又小的單位,獨力接些有點賺頭的工作就算。揮別過去務實賺錢,這是島崎的考量,也似是木村本人的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