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y Tong

|共112篇|

1968 年香港流感:以香港為名的世紀疫症

在 20 世紀,人類經歷過四場流感大流行,1918 年西班牙流感、1957 年亞洲流感、1968 年香港流感和 1977 年俄羅斯流感,每場流感的死亡人數暫時都遠高於武漢肺炎,是人類史上慘痛的公共衛生災難,其中西班牙流感就殺掉超過五千萬人。而 1968 年香港流感,就是對上一次死亡人數過百萬的大流行。

了解武漢肺炎重症患者的情況

武漢肺炎的確診個案每日攀升,截止 4 月 7 日,全球已超過 130 萬人染病,超過 7 萬人死亡。英國首相約翰遜宣稱隔離後多天,竟突然情況惡化被送入加護病房,到底得了武肺的情況如何?澳洲紐卡素大學醫學教授 Peter Wark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講述醫院如何治療重症者,而他們又會有甚麼後遺症。

世衛成員一定是主權國?

世界衛生組織近年腐敗不堪,在今次疫情更被指醜態百出。世衛助理總幹事艾爾活,接受香港電台英語節目「脈搏」訪問時,更加「cut 線」迴避台灣成員資格問題。事件一再發酵,先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指港台違反一個中國原則,再有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表示世衛成員是以主權國為單位。但事實上,世衛成員也包括一些非主權國。

極權在笑:藉疫症獵殺抗爭者

近日,因應武漢肺炎疫情愈趨失控,各地政府都大幅加強抗疫措施,包括限制出入和集會自由,引起不少人討論,到底人權和防疫之間的界線,該如何拿捏?誠然,人命關天,短暫犧牲個人自由無可厚非,但有立心不良者,卻以抗疫之名打壓異己,當中,哥倫比亞的故事最為淒慘。

認識病毒分類:正在變種的武漢病毒

截至 4 月 1 日,全球已經有超過 85 萬人感染武漢肺炎,超過 4 萬人死亡。大眾都知道武漢肺炎的元凶,是所謂的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學名是「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冠狀病毒 2 型」(SARS-CoV-2)。嚴格來說,這種新型冠狀病毒並不是單一一種病毒,事關它其實一直變種,並已至少衍生出 8 種不同亞型病株(strain)。

世上還剩下甚麼沒有武漢肺炎的國家?

截止 3 月 31 日,全球已經有 200 個國家及地區發現武漢肺炎確診個案,超過 80 萬人受感染,3 萬人死亡。不單美國、意大利、日本等大國當災,也蔓延到聖馬力諾、摩納哥、不丹等小國。可是,世界很大,還是有少量國家暫時未受到疫情波及。

意大利死亡數字何以高企?

短短不足半年,意大利由全歐洲最健康的國家,淪為中國以外最嚴重的武漢肺炎疫區。有評論歸咎是政府反應太慢,低估疫情,也有人認為是醫療系統不堪重負;亦有人認為是因為意大利人口老化嚴重,而這次疫情中老人的死亡率特別高。不過,統計方法也可能是箇中一個原因:「死亡數字」這個概念看似科學中立,但各地的計算方法可以大不同。

與其社交距離,試試遙距社交?

武漢肺炎肆虐,政府緊急規定,禁止 4 人以上的聚會,只要保持社交距離,減少人與人之間的物理接觸,就能大大遏止武漢病毒擴散。可是,人類始終是社交動物,工作需要各種禮儀,情侶間也會想談情。如何可以在抗疫的同時,又能滿足人類的心理需要?史丹福大學心理學副教授 Jamil Zaki 就倡議,與其「社交距離」(social distancing),不如遙距社交(distant socializing)。

狀態意識:完整資訊是抗疫的一大關鍵

疾病全球大流行,不單是科學問題,背後也關乎人文和社會因素。故此,抗疫是一個跨學科的任務,不止要運用醫學和公共衛生知識,政治學家、經濟學家和心理學家亦共同出謀獻策。在訊息學中,有一個叫做「狀態意識」的基本概念,並在疾病大爆發一類的災難管理任務中扮演關鍵角色。若政府不能準確匯報資訊,民眾和外國政府便不能進入狀態意識,有機會釀成慘痛災難。

對抗武漢肺炎變相遏止流感擴散?

疫情發展至今,依然很多人拿武漢肺炎跟流感比較,認為人們這次反應過度恐慌。誠然,流感雖看來普通但足以致命,2019 年,香港冬季流感便有 357 宗死亡個案,數字遠超今天的武漢肺炎。可是,這種比較沒有很大意思,武漢肺炎和流感同樣是人類大敵,而抗疫工作根本不是互相排斥:武漢肺炎爆發後,多個地區的流感個案便大幅減少。

足癬的歷史:香港腳真的與香港有關?

今場疫症,令很多人反思究竟疾病是如何命名,應該依據發源地叫武漢肺炎,抑或是避免提及個別地區,而叫新冠肺炎?有人認為以發源地起名,是過往持之有效的做法,例如伊波拉病毒、日本腦炎、中東呼吸綜合症;同時,過往一些疾病名的確具誤導性,例如 1918 年西班牙流感和 1977 年俄羅斯流感,都有學術研究指是起源於中國。而香港人十分熟悉的「香港腳」是一個很有趣的例子,基本上只有華人會用「香港腳」一詞,在英語世界極少人會稱足癬作「Hong Kong Foot」。

1918 年西班牙流感:中國起源說

這次武漢肺炎大爆發,牽連全球過百國家和地區,逾十萬人受感染,絕對是 21 世紀至今最大的疾病災難。而在 20 世紀,最可怕的流行病當數 1918 年西班牙流感,死亡人數約 5,000 萬至 1 億,比整場第一次世界大戰還要多。西班牙流感的源頭一直不明,但很確定並非源於西班牙,而最新、最有力的說法指出,中國才是當年整場全球大流行的源頭。

小國大疫情:跑到天涯海角的武漢肺炎

「南華早報」一篇報道指出,早在 11 月 17 日,中國湖北省就可能出現第一位武漢肺炎患者。截止 3 月 15 日,經過約 4 個月,已經有 151 個國家及地區發現武漢肺炎個案,名副其實進入全球大流行階段。傳媒近日廣泛報道意大利、伊朗、南韓、日本等國家的疫情,但其實還有一些被大眾遺忘,甚至大家從不認識的國家,他們的抗疫措施可能比一些大國來得更果斷。

全球電影業都被武漢肺炎搞垮了?

全球專家都預料,武漢肺炎將會帶來龐大的經濟災難,其中一些患上「中國依賴症」的國家將會首當其衝;若果以行業來分類,電影業是其中一個最嚴重的行業;而且由於需要大量人手生產一部作品,感染風險極高,正在籌備拍攝貓王傳記電影的兩屆金像獎影帝湯漢斯,即在澳洲確診。「石英財經網」就有專題報道,分析全球電影工業在這場武漢肺炎危機的損失。

中國依賴症:紐西蘭隨著武肺步入經濟寒冬?

中國自從改革開放後,一直維持高水平經濟增長,至今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一片大國崛起,欣欣向榮的景象,很多國家也患上了「中國依賴症」,例如紐西蘭。由中美貿易戰,再到今次的武漢肺炎危機,紐西蘭奧克蘭理工大學經濟學家 Rahul Sen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分析指,紐西蘭也將步入經濟寒冬。

全球口罩荒:中國商人在非洲的口罩爭奪戰

武漢肺炎爆發後,全球口罩需求急增,市場供應還未回復穩定,不單在香港和大陸一罩難求,連帶美國、南韓等國家都鬧口罩荒。在香港,近日就有商人開設口罩生產線,有民主派政黨甚至遠赴洪都拉斯搶購口罩。這場口罩爭奪戰,更蔓延到非洲,不少中國商人在非洲大量掃貨,有專家就憂慮會威脅非洲脆弱的醫療體系。

抗疫人權:強制隔離如何做到合乎人權價值

要阻止武漢肺炎繼續肆虐,首要任務是堵截社區傳播鏈,其中一個法寶就是把高危群組作強制隔離檢疫。無疑,強制隔離會令一些受影響的人不滿,同時,別有用心的政府會以抗疫為名,進一步壓迫少數民族和異見分子,加強社會監控。諾丁漢特倫特大學的法學院 Morgan Shimwell,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闡明強制隔離政策應如何遵守人權界線。

中國直接操控了哪些國際組織?

在今次武漢肺炎危機中,世界衛生組織的表現強差人意,反應遲緩,而且譚德塞一面倒親中的態度,更被網民戲謔世衛應改稱「中國衛生組織」。現時聯合國共有 15 個專門機構,最出名是世衛、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而尚且不計算譚德塞一類的中國老朋友,中國代表已經直接進佔了當中 4 個專門機構的主席之位。

生物恐怖主義:全球公共安全的一大威脅

這次武漢肺炎危機,讓我們意識到各國的社會、經濟、醫療體系,其實脆弱不堪。即使武漢肺炎或許比過往疫症的死亡率要低,但也奪去超過 3,000 人的性命,重創全球經濟。試想像,若果有恐怖分子故意洩漏傳染性強的致命病毒,對全球影響將難以估計。2001 年美國炭疽恐襲事件後,很多專家就視生物恐怖主義(bioterrorism)為全球公共安全的一大威脅,然而各國政府看來還沒有準備好接受挑戰。

肺炎疫情至今,環球醫學專家有甚麼研究進展?

武漢肺炎爆發至今,邁入全球大流行的階段,全球接近 9 萬人受感染,蔓延四十多個國家,南韓、意大利、伊朗成為重災區。武漢肺炎殺傷力雖然比過往沙士病毒低,但由於傳播力高,全球醫學專家們未敢鬆懈,日以繼夜尋求抗疫良方,麻省理工學院旗下的百年期刊「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就在 2 月 25 日總結了目前為止專家們的研究進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