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y Tong

|共70篇|

幸運政治學:甚麼政見的人會更相信運氣?

每個人都想有好運,一個人時運高,自然做事得心應手一點。可是,究竟一個人成功與否,運氣因素有多重要,每個人的看法都不同。一班賓夕凡尼亞大學和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的心理學家,就提出幸運政治學(Politics of Luck)的概念,她們指出保守建制的人,會較不相信運氣的重要性,而開明自由的人,會更認同運氣主宰一個人的成就。

同盟國的反撲:二戰後納粹軍人的下場

第二次世界大戰是人類史上慘烈的一章,納粹德國政府有系統地屠殺猶太人,令約 600 萬猶太人遇難。其後,納粹德國敗亡,希特拉和戈培爾等領導人在此以前就自殺了,「蓋世太保」首長戈林等多名高級官員在紐倫堡大審判被處以極刑,有少部分納粹黨人成功流亡到南美。可是,有關一般納粹軍人的下場卻很少被提及,作為獨裁政權的士兵,他們下場大多十分悲涼。

以國家之名殺人:美國的政治暗殺史

今年 1 月 3 日,美國政府派無人機空襲巴格達國際機場,擊殺蘇萊馬尼。暗殺行動由杜林普親自下令,使中東一時間戰雲密佈。在美國歷史中,不乏類似的暗殺行動,美國歷史學家兼作家 James Johnston 去年就出版新書 Murder, Inc.,講述在甘迺迪和詹森總統任內的中央情報局(CIA)是如何運作,特別是如何處理古巴問題。

疾病政治學:為何疫病是個政治問題

不少學者擔心,像 1918 年西班牙流感的世紀疫症會再次降臨。全球學者都為下一場世紀大疫症嚴陣以待。挪威卑爾根大學學者 Kristian Bjørkdahl 和 Benedicte Carlsen 就在 2019 年編輯出版了 Pandemics, Publics, and Politics 一書,提醒大家若想好好備戰,就要先了解一個真相 —— 每場疫症爆發都不僅是流行病學的問題,它同樣是一個政治問題。

國際刑警如何成為獨裁者的跨國爪牙

我們常會聽到「國際刑警」這個組織,最近一次是日本政府希望藉其協助,緝拿日產汽車前董事長戈恩。在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亦曾有網民發起去信國際刑警,要求介入調查香港警察。然而,有別於電影裡的英明形象,國際安全專家 Edward Lemon 去年撰文警告,國際刑警或已淪為獨裁者的跨國爪牙。

患社交障礙症的獨裁者,如何統治世界?

世界步入 21 世紀的第二個十年,自由民主秩序受到第三波獨裁化浪潮衝擊,由中國、俄羅斯、土耳其到北韓,我們都可以見到獨裁強人的身影。這些「獨裁強人」對外一直保持威嚴、強悍、英明,乃至神聖的形象,而美國資深記者 Sarah Todd 卻撰文指出,從古至今,不少獨裁者都有社交障礙,私下皆為不善對談的怪人。她更進一步問,這些「狂人」如何在政治世界中生存。

民主已死?

近年,中國和俄羅斯崛起,挑戰西方民主國家主導的國際秩序,獨裁者的鎮壓愈演激烈,各國選舉舞弊嚴重,西方民主國家則面對民粹主義的威脅。當學界一遍悲觀情緒,指出民主會怎麼死亡,兩名哥德堡大學學者則在 2019 年,於老牌政治學期刊 Democratization 撰文,告訴大家要說「民主已死」,為時尚早。

抗爭藝術:以月曆把抗爭帶進日常

一年伊始,萬象更新,2020 年很快來臨,要送舊迎新,少不免要買來年的記事簿和月曆。對於不少香港人來說,2019 年是艱辛的一年,自 6 月起,苦苦抗爭半年,中間經歷大量香港人畢生難忘的事件。在外國,不少活躍於社運的藝術家,就以月曆作為媒介,把抗爭帶進日常,也到時到候提醒人們勿忘初衷。

充滿意外的民主化之後,岡比亞正面臨浩大的回流潮

一個地方要達致民主化,通常要透過人民發起革命,如今年 30 周年的捷克天鵝絨革命,又或者要當權者主動進行改革,如台灣的李登輝;要不然就要由外國勢力干預,如美國推翻阿富汗塔利班政權。岡比亞的民主化路程,則十分另類,充滿驚喜,而這場意外的民主化過後,岡比亞正面臨著一個始料不及的問題 —— 一場浩大的回流潮。

獨裁政權美化暴行的方程式

當人民對政權不滿,走上街頭抗爭,獨裁政府很多時會訴諸暴力,血腥鎮壓人民反抗的聲音。2019 年,香港人便飽受了超過半年的警察暴力,而世界多國也烽煙四起。獨裁政權的法寶,除了槍炮,還有文宣機器和媒體審查,用以作思想箝制。由於單憑血腥鎮壓,很快便會民心背離,獨裁政權會以各種措辭,美化暴行,凝聚民心。過去不少社會科學學者,便剖析獨裁政權美化暴行的方程式。

【公務員加薪】高薪養廉,還是高薪養貪?

香港的公職人員薪金,一向差不多冠絕全球,尤其特首林鄭月娥,薪金更位列全球領導人第二,連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的人工,也比澳洲總理高。在香港、新加坡等華人社會,一直有種「高薪養廉」的想法;可是,近年香港政府民望低迷,而公職人員人工持續高企,有人直斥是「高薪養惡」甚至「高薪養貪」,究竟學者們是怎樣說的?

在假新聞的年代,Fact Check 成為了一門產業

我們正處於充斥假新聞的年代。一方面,後真相政治興起,忽視真相、不顧事實的政客比比皆是;另一方面,獨裁政權如俄羅斯,視假新聞為維穩工具,既把不利政權的新聞描述為假新聞,同時散播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來鼓動民眾情緒。香港這次反送中運動裡同樣流傳大量假新聞, 8 月,Facebook 和 Twitter 則關掉大量疑似與中國政府有關的假帳戶。假新聞蓬勃,意外造就了一門新興產業 —— Fact Check 業的誕生。

因受賄而成的警察武器:胡椒噴霧史

根據官方資料,自 6 月 9 日百萬人大遊行,到 12 月 5 日的 177 日之間,香港警方一共使用約 1.6 萬發催淚彈,即平均每日大概 90 發;同時也發射了近萬枚橡膠彈,以及分別約 2,000 枚布袋彈和海綿彈,數字十分嚇人。其實,除了上述彈藥,警方也一直濫用警棍及胡椒噴霧等近身武器,現在就讓我們理解其源起。

治安真空:教會組義工抓捕黑警

治安真空是犯罪學其中一個特別議題,當一些失敗國家,政府因為天災人禍,而沒有能力提供正常警察服務;又或者因為貪污腐敗而令紀律部隊認受性破產,就會出現治安真空。澳洲國立大學的特聘榮譽教授 John Braithwaite 和博士生 Naing Ko Ko 今年在犯罪學期刊 Policing and Society 發表文章,透過緬甸克欽邦浸信會抓捕毒販和涉毒警員的例子,呈現出另一種治安真空、人民自救的想像。

司法抗爭:當獨裁者被判謀殺罪

在獨裁國家,很多時所謂法治,就是「依法治國」(Rule by Law),政府以法律作為管治工具,而不是自由主義中,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Rule of Law)。可是,有人依然會寸土必爭,在法律體制內嘗試進行周旋。在南美洲小國蘇里南,奇蹟就發生了。該國現任總統鮑特瑟,被控 1982 年專政期間,非法殺害 15 名異見人士,終裁定罪名成立,判囚 20 年。判刑時,這名殺人犯總統還身在北京,被中南海奉以上賓之禮。

過去半年,有甚麼國家變天了?

6 月 9 日,香港一百萬人上街,掀開反送中運動的序幕,至今半年已過,香港彷如隔世。墨爾本大學榮休教授彼得.麥菲(Peter McPhee)指出,我們正處於動盪世代,在一些代議民主國家,經濟全球化帶來惡果,新自由主義令貧富不均;當人們對西方民主國家失去信心的時候,在一些威權國家,政府則愈見獨裁專橫,對人民壓迫甚深,而過去半年,玻利維亞、伊拉克、黎巴嫩等地都爆發大型示威,當中一些國家成功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