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y Tong

|共503篇|

港日關係史(三):日佔時期兩華會

明治維新後,日本成為亞洲強國,但 30 年代走上軍國主義道路,其後在太平洋戰爭侵略亞洲各國,期間干犯不少反人類罪行。當時為英殖香港亦一度淪陷,經歷三年零八個月的苦難。不過在日治期間,香港政治其實比想像中複雜,有華人精英就高調支持日本統治,例如所謂的兩華會,當中有些家族,英殖時崇英,日佔時助日,中治時親中,到今天依然在香港的權力核心之中。

港日關係史(一):黑船培理訪港記

日本自 19 世紀中葉開關,走上現代化之路,短短數十年就躋身列強之林,卻不幸在 20 世紀初踏上軍國主義之路,在二次世界大戰中受到慘烈的教訓。不過,日本在戰後奇蹟般復甦,到今天依然是第三大經濟體。香港在 1841 年開埠,走在東亞現代化道路的前沿,在歷史發展中,也時有與日本交匯的時刻。今天要講的,是美國黑船第二次訪日前,在香港的趣聞。

在護城河跳水:西班牙流感下的安特衛普奧運會

原定於 2020 年夏天舉辦的東京奧運,因為疫情問題一拖再拖,終於會在今年 7 月 23 日揭幕。恰巧在 100 年前,西班牙流感正肆虐全球,1920 年比利時安特衛普奧運會的籌備工作亦遇上各種阻滯。澳洲麥覺理大學體育史學家 Keith Rathbone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還原當時的情況。

香港首屆奧運之行:被遺忘的泳壇四將

每逢奧運,我們都可看到香港代表的身影。提到香港與奧運,大家會記得首面金牌是在 1996 年亞特蘭大奧運,由風帆選手李麗珊奪得。但究竟香港在甚麼時候第一次參與奧運會?其實早在 1952 年,香港就首次組織了四人代表團,出戰赫爾辛基奧運。由於時值冷戰初期,很多精英運動員都心繫中華民國或者共產中國,香港首次奧運之行很少被提及,甚至連運動員肖像也很難找到。

以學術專業推斷真相:專家證人的歷史

在「國安法」唐英傑案中,控辯雙方都出動專家證人,控方請來的是嶺南大學歷史系教授劉智鵬,辯方是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李詠怡,以及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其中辯方專家的陳述,彷彿向大眾上了一門社會科學課。過往很長的時間裡,西方法庭都並非以科學為依歸,我們今天習以為常的專家證人制度,其實到 18 世紀啟蒙時代以後才出現。

美國人要走了,替美軍打工的阿富汗人呢?

美國將於 9 月 11 日從阿富汗全面撤軍,暫時當地仍有至少 2,500 名駐軍。與此同時,塔利班的軍隊正勢如破竹,並聲稱已控制全國 85% 領土。美國撤出後,現時阿富汗的親美民主政權極有可能倒台,雜誌「外交家」的評論就憂慮,美國的移民局能否加快行動,批出特別簽證予曾為美軍工作的當地人。

與奧運抗衡:冷戰時期的新興力量運動會

1964 年的東京奧運,象徵了日本戰後經濟奇蹟,對日本而言,至今仍別具意義。可是,該屆東奧舉行的前一年,其實曾經發生一段小插曲:印尼和共產中國合力牽頭,舉行「新興力量運動會」(GANEFO),希望與國際奧委會的奧林匹克運動會分庭抗禮,印尼學者 Retno Mustikawati 就稱之為「左翼奧林匹克」。

80 年代中共構想的香港政制藍圖:日本經團連模式

1984 的「中英聯合聲明」,確立香港的「一國兩制」方針。解決香港主權問題後,中共下一步思考究竟如何執行「一國兩制」,讓資本主義在 97 後依然能順暢運行。1983 年,許家屯來港出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他在其回憶錄透露,中共曾經希望仿傚日本,在香港建立所謂的「經團連」模式,以商家財閥為管治核心,以維繫香港繁榮穩定。

香港前途談判:李光耀的絕緣體論與譚惠珠的公司論

由於新界的租借期在 1997 年屆滿。1980 年代,中英兩國展開一連串的香港前途談判。在 1984 年「中英聯合聲明」,確立「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定案。其實在此之前,政界討論過多個方案,前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曾在其回憶錄中披露昔日港英親信譚惠珠的「香港公司論」,以及新加坡建國總理李光耀的「絕緣體論」。

探索佛學:輪迴轉世的政治哲學

提到佛學,很多都市人或會即時想起禪修、正念療法等概念。佛學經過現代化,甚至商業化改造,已經不單是一種宗教信仰,更加被包裝成健康、時尚的生活態度。普林斯頓大學講師 Avram Alpert 就在學術網站 Aeon 撰文,希望大眾能夠重新反思一個古老、看似不符合現代科學的概念「轉世」(Reincarnation),以及其背後的政治哲學含義。

蘇衛清:被湮沒的英格蘭首位非白人國腳

在將士用命之下,英格蘭足球隊一路過關斬將,終於在今年首度殺入歐洲國家盃。英格蘭一向被認為是現代足球的發源地,是歐洲的足球強國之一,在過去百多年的歷史中盛產數之不盡的球星。當中,有一位非常特別,他是英格蘭首位非白人國腳,亦是至今唯一一位華裔國腳,其故事一度被人遺忘,近年才被重新考究,他的名字是蘇衛清(Frank Soo)。

最脆弱亦最血腥的專制政體:軍政府

絕大部分市民至少粗略理解民主和專制政體的分別,前者有三權分立,人民權利受到保障,統治者得到民意授權;而專制政府普遍缺乏制衡機制,權力較容易定於一尊。其實無論民主,抑或是專制政體都可以再細分很多種類,而這次介紹的是軍政府(military rule)。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殿堂級的政治學家芭芭拉.蓋德斯認為,軍政府是芸芸專制政體中最脆弱、最血腥的一種。

紐西蘭「反起底法」的平衡世界

據「華爾街日報」在 7 月 5 日報道,由 Google、Facebook、Twitter 等科技巨企組成的「亞洲互聯網聯盟」(AIC),於 6 月去信香港政府,警告當局若繼續「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修訂(民間又稱「反起底法」),該聯盟憂慮或會停止在香港提供服務,以免令員工墮入法網。誠言,有些西方民主國家都設有類似的「反起底法案」,關鍵是如何在資訊權與個人私隱間取得平衡。

以裝甲車鎮壓學運:國民黨的北平七五慘案

二戰後,中國很快就爆發國共內戰。 在美英等西方大國的支持下,國民黨本來佔盡優勢,卻意外地在短短五年之內全面崩潰,把整片中國大陸都敗掉。國民黨的敗因有很多,除了中共的宣傳和軍事策略得宜,又得到蘇聯援助,亦多得國民黨本身貪污腐敗,市面物價騰貴,人民無以維生,又血腥鎮壓反對聲音,例如在 1948 年「北平七五慘案」中,出動裝甲車殺害學生。

【香港的陸上帝國史】香港是否曾是越南趙朝的一部分?

過去二千多年,香港長年被多個中原政權統治,不過亦有些時期例外,例如英屬香港、日本三年零八個月、葡佔屯門、蒙古元朝,以上政權要麼是西方的殖民勢力,要麼是來自北方的強大軍事帝國所建立。這次要講的故事,則與上述不同,香港在大約公元前 203 年到前 111 年,曾經由一個被中國稱為「南越國」,越南稱為「趙朝」的政權所統治,該國的地位一直為兩國史學家所爭論。

【香港的陸上帝國史】祥興元年,皇帝在香港登基?

屯馬綫宋皇臺站開通,令更多香港人重新了解香港古代史。相傳南宋時期皇帝宋端宗趙昰曾逃難到今天九龍城、馬頭涌,並建立行宮。今天宋皇臺石碑就是當地人為紀念皇帝到訪而豎立。其實兩位皇帝在香港的活動範圍十分廣闊,有說法指宋端宗之弟、末代皇帝宋少帝趙昺正是在今天梅窩、馬灣一帶登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