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y Tong

|共19篇|

澳洲原住民巡邏隊:在政府警察系統以外追求安全

香港有網民曾經號召成立香港民衛隊,以保衛示威者和普通市民。其實,有關民衛隊的意念,在外地尋常可見,例如墨西哥居民因對抗黑警和黑幫而自組的 Autodefensas。澳洲國立大學研究員 Amanda Porter 就在犯罪學期刊 Theoretical Criminology 發表論文,分析澳洲原住民巡邏隊的例子。

【假驅散,真圍堵】沸水戰術的歷史

沸水戰術(Kettling),是近年來世界各地常用的人群管理策略。警方會組成大型封鎖線,四方八面,長時間地把示威者包圍在一個狹小的有限區域,就像熱水煲(Kettle)把流水煮沸一樣。這個戰術在英國、美國尤其常用,在香港警察也用上類似手法。各國警方會把沸水戰術稱為圍堵(containment),認為能有效遏止暴力和動亂;示威者則指沸水戰術大大侵害人權,包括人身自由和示威權利。

水炮車真的能止暴制亂嗎?

8 月,香港的反送中示威,警方首次動用水炮車,意圖驅散示威者。在很多地區,水炮車是警暴的象徵,過往也有不少水炮車造成重傷甚至死亡的案例,例如 2015 年南韓農民白南基在反朴槿惠示威中被擊斃。有人認為用高殺傷力的武器才能鎮壓示威,水炮車也被標示為「人群管理特別用途車」,但在人群管理角度,水炮車有沒有效用?

警察工會坐大,如何成為政府和社會的隱患?

近月,香港的各級警察工會多番發表公開聲明,其中警察隊員佐級協會更一度形容示威者是「蟑螂」,又一度對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予以最嚴厲的譴責」,內容令人咋舌。警察工會固然不是香港獨有的產物;在美國,當地的警察工會勢力便十分強大,很多學者和評論人便把美國長年的警察濫權問題,歸咎於美國的警察工會。

暴力抗爭與非暴力抗爭:哪個模式更能達到民主化?

政治暴力又或者集體暴力,一直是政治學和社會學的重要課題。波士頓學院的伊朗社會學家 Mohammad Ali Kadivar 就提出一個新的觀點,他認為暴力抗爭的種類也十分廣泛,學者應梳理不同種類的暴力抗爭與民主化的關係。他提出一個新的概念:「非武裝集體武力(Unarmed Collective Violence)」。

黑群示威:蒙面如何改變全球社會運動模式

在近日的「反送中條例」運動,到佔領立法會,我們常常見到這樣的畫面:示威者身穿全黑色裝束,再以口罩、眼罩和頭盔蒙面來保護自己,免受胡椒噴霧攻擊,也以防被警察辨別出來。示威者會佔領路面、包圍政府建築物,務求向政府施壓。這種示威策略名為「黑群(Black Blocs)」,黑群示威正改變全球社會運動的模式。

為甚麼警隊改革總是十分困難?

保守派政黨、警方、媒體造成強大的建制聯盟,捕捉市民追求和諧穩定的心理,把強化警權包裝成為支持法治,把削弱警權扭曲成向罪惡低頭。一些短視的政客因為怕影響選情,不敢貿然提出警權的問題。相反,支持限制警權的改革聯盟,可能會因為一些警方濫權事件,成功激起民憤,獲得社會支持。但事件淡化後,民憤消卻,他們的實力很快無以為繼。

多倫多的速龍小隊,成為強隊後如何改變加拿大?

美國國家籃球協會(NBA)在 1995 年於加拿大成立了兩支 NBA 球隊:多倫多速龍和溫哥華灰熊。灰熊於 2001 年遷往田納西州,令多倫多速龍成為了唯一一隊非美國本土的 NBA 球隊。今年,這支有 24 年歷史的球隊,首度昂然躋身 NBA 總決賽。多倫多速龍的成功,在加拿大全國捲起籃球熱情,不單對 NBA 的國際化政策意義重大,也標誌著加拿大人的身份認同轉變。

你敢嘗試以微創機械人洗牙嗎?

現時牙醫主要用傳統的牙科工具,如鐮型刮器,再以超聲波洗牙機清除牙石。最近,一班來自賓夕凡尼亞大學的牙醫、工程師和生物學家,便成功開發了一支能夠有效清潔牙齒的微創機械人軍團,可以精確、深入地消除牙菌斑和牙石,這種技術或會成為牙醫學的新趨勢。

【Soul Monday】來自威爾斯:歷史性殺入歐霸盃的大學校隊

威爾斯的卡迪夫都會大學(Cardiff Metropolitan University)的大學足球隊,今季締造歷史,成功殺入歐霸盃外圍賽,或者是第一支大學足球隊參與歐洲的男子洲際足球賽事。若果他們成功晉級到分組賽,更有機會與英超豪門曼聯對碰。